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小东西…叫大声点 东北50岁熟妇露脸在线

报答?

怎么报答?

白汐月微微愣了一下,按理来说她被苏逸尘救了,她表达感谢是正常的,可是作为施救者一方主动提出这件事,她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

苏逸尘见她面色犹豫,也暗暗有些不悦,“怎么,你不愿意?”

白汐月连忙摇头,“不是,当然不是,你之前帮过我,现在又救了我,我报答你也是应该的,只是...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

她就是再傻也能想到,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酒吧里的“头牌牛郎”,虽然还不知道他具体的身份,但是她敢肯定他也不是普通的有钱人...

“帮忙?”苏逸尘对她所想表示的报答有些不满,甚至有些不屑“你觉得你能帮上我什么忙?”

“我...”白汐月仔细想了想,自己除了医术还能拿的出手以外好像也确实没什么能帮的上忙的,“我知道我可能也帮不上你的什么忙,但是只要你说,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到。”

苏逸尘轻轻扫了一眼信誓旦旦的白汐月,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那天她为自己检查身体的画面,在性谷欠方面他从来都没什么兴致,却在那时对她的触碰有了明显蓬勃反应,更别说之后两个人在车上的纠缠......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苏逸尘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轻声问道。

白汐月被他问的有点紧张,正在打点滴的右手暗暗攥紧了被子的一边,尽量保持微笑的点点头:“嗯。”

心想他应该不会太为难她,毕竟她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女中医,能做的事也很有限。

只是这样想着,却没注意到男人的一张俊脸忽然靠的很近,眼中闪烁著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光芒,白汐月下意识的往后一躲,蹙眉说问道:“你干嘛突然离我这么近?”

苏逸尘没有回答,就这样一直沉默的看着,似乎是想在她的脸上需找着什么。

白汐月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甚至有些害怕的想要推开他,可是她的一只手受了伤不能动,一只手又打着点滴,都不方便,最后只好无奈道:“你靠这么近,不会是想让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别人听到吧,事先声明,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做。”

苏逸尘收回探寻的目光,轻笑一声,“你还挺有原则,放心,那种事情要做也轮不到你来做。”

闻言,白汐月抬头对视着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瞳,“那你到想让我做什么?”

苏逸尘默然的抬起手,在她被包裹着厚重纱布的左手上,轻轻的来回摩擦,“等你的手恢复好了就知道了。”

白汐月彻底迷茫了,“等我的手好了,为什么?”

她的手除了日常生活,和给病人针灸看病外,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因为今后我专用的一双手,不允许有任何问题。”苏逸尘霸道宣布。

“什么意思?”白汐月觉得莫名其妙,“我的手怎么就成了你专用的了?”

“怎么,白小姐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反悔了?”苏逸尘望着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小脸,勾起嘴角,一张脸却没有笑意。

白汐月下很快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是反悔了,我只是不明白你想用我的手做什么?”

她既然把话都说出去了,就不会反悔,再说报答他救命之恩也是应该的,就是他说的话太难让人理解了。

“很简单。”说着,苏逸尘优雅的站了起来,走到病床的另一边,顺手拔掉了她右手上的针头,一边按着她手背的胶布,一边把她的手拉到自己身下某个关键之处。

白汐月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在明白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立马挣扎了起来,“放手,苏逸尘,你放手!”

“如果不想这只手也不能动了,就老实点。”苏逸尘低沉着嗓子,有些风雨欲来的压抑感。

白汐月愤怒的瞪着苏逸尘,亏她还一心想要感谢他,原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种龌龊的事情!

她握紧了拳头,说什么都不想靠近男人的身体,可是不管她用了多大的力气,都没能挣脱。

“别乱动,有样东西我需要确认一下。”苏逸尘冰冷的眼睛里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白汐月只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几乎吸不到空气,可那人仍旧不紧不慢的挪动着她的手指,视而不见她的慌乱。

直到她的手碰到了她不该碰的地方。

那是和她作为医生专业的检查不一样,她只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然而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手上开始蔓延,白汐月只觉得脸部莫名的开始发烫,毛孔都竖了起来,身子僵硬,动也不能动。

苏逸尘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在其他任何女人面前都感觉不到的谷欠望,身下裤链处那高高隆起的地方就说明了一切。

像是确定了什么一般,苏逸尘没有在继续强求什么,平静的把白汐月还在微微颤抖的手放回到床上,还善解人意般的替她掖紧了被子。

白汐月瞪着双眼看着那人慢镜头一样的动作,仿佛文质彬彬的绅士,嘴角挂着一摸浅显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的缓慢收回。

白汐月躺在那里不动弹,虚弱苍白的脸上是再也掩不住的脆弱和无力。

“效果不错,我很满意,等你康复出院,就到我身边来吧。”苏逸尘的声音非常轻柔,低沉的声音缓缓说出,带着几分慵懒,几分随意。

闻言,白汐月不悦的抬起头,半阖着眼睛,氤氲着一层水雾,模模糊糊的看向男人,看不清,只是能感觉到他的话不容拒绝。

但是她还是想都不想的就拒绝道:“我不去。”

谁知道他还会让她做什么更变.态的事情!

“饿了吧,想吃什么,我一会儿让赵天琦去买。”苏逸尘像是没听见白汐月的回答,自顾自的问道。

白汐月却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这算什么,打了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

“我不饿,也不想吃,请你出去,我不想在看见你。”也不管什么报答不报答了,白汐月沉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是她把事情想简单了,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欺负,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当做从来不认识,以后不再见面。

“生气了?”苏逸尘语调温柔低沉的细细问道。

白汐月的血液仿佛都凝住一般,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带微笑的男人,耀眼的像是散发圣洁光芒的天使,闪烁着让人心悸的目光。

不得不承认,他的脸确实很养眼,要不是他之前的行为太过分,她一定不会这么冷漠对待。

收回目光,她把脸转到了另一边,没有说话。

刚好这个时候到楼下取药的赵天琦从外面敲门进来,看到苏逸尘还站在床边,便直接开口说道:“苏先生住院手续办好了,药我也拿来了,一会儿等白医生起来吃了就行。”

一边说着一边把药盒和缴费单子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白汐月向他看来,“麻烦你了赵助理。”

“不麻烦,不麻烦,这些都是苏先生要我做的,我就是一个跑腿的。”赵天琪客气说道。

白汐月当然知道她住院是苏逸尘安排的,可是她现在一点想说感谢的心都没有了。

屋内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赵天琪明显的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气氛的不对,他现在是张嘴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只好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站着以免祸从口出。

大概过了那么十几秒,白汐月的额头漫漫沁出了些细汗,身体紧绷的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苏逸尘离她很近,看的也很清楚,但就是没有张口说话。

左手上的麻药药效过了之后,一股钻心的疼痛,让本来就身体虚弱的白汐月难以忍受,直到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了,寻求的看向了苏逸尘身后的赵天琦,“赵助理麻烦你帮我把止痛药拿过来一下好吗?”

赵天琦刚要动手,就被苏逸尘凉凉的扫了一眼,他立刻把手收了回去,歉意的看向了白汐月。

而苏逸尘也看得出来白汐月忍的很痛苦,可他还是无动于衷,也不让赵天琪拿药,就只是看着,等着,等她亲自开口求他。

白汐月不想继续让赵天琦为难,就没在开口请他帮忙,而是自己挣扎着要从床上做起来去拿药,可惜她的身体情况实在太差,左手又有伤,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还晃晃悠悠的差点摔下了床。

要不是苏逸尘及时出手扶住了她,说不定刚包扎好的左手伤口又要裂开了。

但是白汐月却一点都不领情,“别碰我,放手!”

一想到他拿着她的手作了那种事情,她就气的浑身发抖,连他的触碰都觉得恶心。

苏逸尘当然没有听话的放手而是细心的将她扶靠在病床上,带着一丝宠溺的看着依旧倔强不满的女人,“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任性。”

任性?

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她任性?

白汐月不想和他再争辩什么,皱着眉头,直言道:“把药给我。”

苏逸尘伸手拿起她最想要的止痛片,轻轻一晃,低声道:“想吃,求我。”

其实对白汐月来说,让她求一个人不难,只是当这个人是苏逸尘的时候,真的就比杀了她还难。

白汐月咬着下嘴唇,说什么都不肯张口求他,就这么一边忍着手上的剧痛,一边等瞪着要强的眼睛伸手就要去抢。

可想而知她根本就抢不到。

试了几次,白汐月没了力气,也放弃拿药,宁愿继续疼着也不开口求那人一句,最后是赵天琦实在看不下去,犹豫的开了口,“苏先生,我看白医生忍的挺痛苦的,要不把药给她吧。”

“你心疼了?”苏逸尘微挑着眉毛,突然冷声问了他一句。

闻言,赵天琦吓的连忙摇头,“没有,苏先生,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怕你心疼......

虽然不知道在这之前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得出来苏先生很关心白汐月,却硬是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别扭,所以他说那话还不是为了给他找台阶下。

可是现在怎么感觉矛头忽然转向了他呢,他招谁惹谁了?

苏逸尘没有理会赵天琦的惊慌,状似无意的低眉扫了一眼药盒上的说明后,又把它扔了回去,淡淡说道:“去附近买点吃的回来,要清淡一些的。”

赵天琦如临大赦,“是苏先生,我这就去。”

等他离开,苏逸尘才把那盒止痛片拆开,拿出其中的一片和一杯清水递到白汐月面前,“吃吧。”

白汐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止痛片,即使她疼的每根神经都是紧绷的,也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极其不悦的低斥道:“苏逸尘,好玩吗?”

她想吃的时候他不给,她不想吃的时候反而又主动送到了她面前,这不明摆着在耍她吗!

苏逸尘看到她又生气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唇角淡淡勾起,评价了两个字“还行。”

白汐月大气,连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你有病吧!”

苏逸尘却气定神闲的回答道:“我有药,你吃吗?”

白汐月真是快要被气的半死,跟这种喜怒无常,性格反复的人说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原以为他只是那方面可能不太正常,没想到他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太正常,真希望从来就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我不用你在这假好心,请你出去!”

苏逸尘的脸上依旧是一片淡然,自动屏蔽了她的不满,低沉说道:“别逞强,把药吃了,你的手就不疼了。”

白汐月已经不在意她的手疼不疼了,愤怒的几乎要从病床上跳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打掉了他手里的药,冷冷说道:“我不吃,滚开!”

“你说什么?”苏逸尘并不是在疑问,也不是恼怒,只是一种简单的询问,意思像是在说,你知道你自己说的是什么吗。

“我说,滚开啊,变.态,疯子!”白汐月毫不示弱,微抬下巴,目光中充满了厌恶和鄙视,全然没有了刚清醒时的感激和柔顺,现在的他就像是被人惹急了的野猫,终于耐不住伸出了锋利的小爪子。

“你早就想这么骂我了,是吧?”苏逸尘还是不怒。

“是。”白汐月琢磨不透他究竟想怎样,那人越是冷静,她越是恐慌生怕他做出什么更让人疯狂的举动。

苏逸尘突然笑了起来,以往冷硬俊朗的面孔,总是给人不易接近的感觉,在此刻,那种一点也不做作虚伪的笑,让他忽然多了许多人气,不能否认,他的脸庞线条清晰,轮廓硬朗,本来就是属于长相非常不错的男人,这会儿他放开的大笑,让整张脸看起来更加的有吸引力,甚至,有些别样的性.感。

白汐月却只觉得冷汗直冒,身子崩的很紧,慌张的不知所措。

他这算是什么反应,被她骂了还这么高兴?

“刚才不给你止痛片,是怕你空腹吃了对身体不好,我看了说明发现空腹吃也没关系,才又把药给你。”苏逸尘一边解释一边又在药盒里拿了一片药,重新递了过去,“现在可以吃了吧。”

白汐月还是戒备的看着他,不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好心,简直和那个逼着她摸他那种地方的时候判若两人。

她开始感觉到莫名的焦躁,“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让你吃了药,快点好起来,健康出院,然后来到我的身边。”苏逸尘说着离白汐月又靠近了一步,直接把药递到了她的嘴边。

可白汐月还是不自觉的往后躲了又躲,皱着眉头深深无奈道:“我说了我不吃,你走吧!”

无形当中,她又一次的拒绝了苏逸尘的要求,现在的她只想离他远远的,再也不要见面。

“看来我得亲自喂你吃进去才行。”苏逸尘压低了声音,还带着一丝暧昧,眼神幽深的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白汐月还没反应过来苏逸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见他把止痛片吃到了自己嘴里,然后把手伸到她后脑勺,将她的头往前靠,紧接着他的唇便贴上了她的唇,顺带着苦涩的药片随着他灵活的舌头进入到了她的口中。

白汐月惊恐的推拒着苏逸尘的胸口,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连手上的伤都顾不得,拼命的挣扎,急切的想要推开面前得寸进尺的男人。

止痛片已经完全进入到了白汐月的口中,甚至在她挣扎之中咽了下去,但苏逸尘没有一点要松口的意思,原本就深邃的眸子这会更是暗沉,一点点,力道加大,狂肆的在口腔内扫荡,逼着里面的小舌头也跟着起舞,越吻越深,几乎要探到喉咙里将整个人吃到嘴里。

一直等到两人几乎都要喘不过气,苏逸尘才不得不松开。

白汐月因为缺氧而憋的通红的双颊,染了一层水雾的眸子,双唇微启,随着喘息一开一合的样子,让苏逸尘的头再次低下,亲吻了上去。

可是这一次,白汐月有了防备,报复似的狠狠的咬伤了他的唇瓣,一股铁锈味瞬间在彼此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嘴角留了血,苏逸尘抬起手随便一擦,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眼里的狠厉是白白汐月从来不曾见过的:“本来我不想这么对你的,是你太不听话了。”

平缓的语调,一字一句的说出,却让白汐月几乎汗毛倒竖,她隐隐约约明白,这人让自己惹怒了。

但是她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明明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她的底线,以一个施救者的高姿态强迫她做了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强忍着泪水,疲惫不堪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苏逸尘嘴角一勾,“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白汐月承认自己当时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答应了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的条件,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这么随便的侵犯她,还一理所应当的样子。

“那你也没说要让我做那种事,还强吻我!”白汐月强撑着身子,急着说道。

看着她依旧充满怒火的双眼,苏逸尘笑意更盛,“我是没说,但你也没问,不是吗?”

白汐月发现自己跟这个男人就不能讲道理,说来说去吃亏的都只有她,不想再和他争辩什么,沉默的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这时赵天琦带着香气四溢的外卖从外面赶了回来,一脸歉意的解释道:“对不起苏先生,让您久等了,我怕医院附近的食物不干净,耽误白医生的身体恢复,就去了您常去的盛玉楼取的粥,所以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

白汐月闻着饭菜的香味,却没什么胃口,但是胃又饿的有些难受,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怕是想说不饿都难了。

尴尬,真是太尴尬了......

“来,把粥喝了。”苏逸尘端过碗送到白汐月面前。

白汐月头也不抬,一句话不说,因为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苏逸尘坐在她旁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到她的嘴边,“你的手不方便,我为喂你吃。”

白汐月微微抬头,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别过脸,意思很明显她不吃。

苏逸尘也不生气,只是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不介意像喂你吃药那样喂你吃饭。”

白汐月立即就明白他的意思,雅致的小脸几乎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差点下意识的就要把脸转了回去,但很快又让自己给压制住了。

她不说话,苏逸尘倒也有耐心,将那碗粥放下,就这么打量着,白汐月尽管是侧着头,也能感觉到那几乎能灼烧自己的视线,不得已她长叹了一口气,伸出那只还能动的右手说道:“不用你喂,我自己可以。”

不等他同意,便自己拿起勺子低着头,闷不吭声的一勺勺吃着。

赵天琦带回来的粥很好吃,里面放了些葱花和鱼肉,煮的时间久,入口绵软,几乎不用嚼,就可以一口咽下去。

白汐月饿了一整天,这会吃起东西来,应该说是更加香甜才对,可是她一口口的机械吞咽着,却什么也吃不出来,只有刚才还疼的厉害的胃一点点暖回来,让她身子舒服了不少。

要是她醒来没有发生那些不愉快该有多好......

不一会儿,白汐月就把一整碗粥给全部喝完了,她把碗推到了一边,带着谢意的看向了赵天琦,“谢谢你赵助理,粥很好喝。”

“您太客气了,这都是苏先生安排的,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赵天琦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应道。

白汐月当然知道所有背后做主的人是苏逸尘,只是他想要的感谢太沉重,她给不起,所以也就自动忽略了他的付出,只是向赵天琦感谢道:“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要不是你给我打电话发现我的不对劲,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来到医院治疗,说一声谢谢也是应该的。”
小东西…叫大声点 东北50岁熟妇露脸在线

赵天琦注意到苏逸尘的一张俊脸已经冷了下来,也不敢轻易接话,祈求的看着白汐月,只希望她别再单独对他说谢谢了,否则他可能就要失业了......

还好这时一段急促的手机铃声及时出现,挽救了他的事业危机,也不管打电话的是谁,直接接起来就说,“喂,你说什么,我这里信号不好,听不太清,你等等啊...”

拿着手机请示了一下苏逸尘,得到对方的眼神同意后,便急忙离开了快要让他崩溃的病房,那里面的气压实在是太低。

白汐月见赵天琦走了出去,收回了脸上的微笑,冷言道:“时间不早了,我累了想休息,你走吧。”

“嗯,你先休息,等过两天你出院我再派人过来接你。”苏逸尘缓缓起身,接着又说了一句他的决定,“中医院那边你就不用回去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更合适的工作。”

白汐月沉默了,不是在考虑他说的话,而是觉得跟他就没什么沟通的必要,反正腿长在她自己身上,病好了想去哪就去哪。

“记住我说的话。”苏逸尘以为白汐月在犹豫,便轻轻抬手,帮她梳拢凌乱的头发,黑亮的发丝萦在她的胸前,清香淡雅的味道,让他的心中麻痒痒的,好似被千万只蚂蚁微微踩过,同时一种少有的温馨滋味也萦绕在了他的心头......

男人忽然温柔说话,让白汐月有一瞬间的怔愣,甚至还有一点点的而害怕,她讨厌这种感觉,“我...我不会跟你走的,我得回中医院,那里还有病人需要我。”

虽然说现在中医这个行业不太景气,但事在华夏国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中医治疗的,她不能因为苏逸尘的几句话就随便离开,那样就太不负责了。

或许是早就知道白汐月会这么回答,苏逸尘居微皱了一下眉头,居高临下的说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不容拒绝的语气,让白熙月有些反感,“我也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她又不是他的下属,凭什么他说什么她都要听。

白汐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让苏逸尘有些烦躁,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这么的不听话,看来他必须断了她某些念想才行,“就算你回去,他们也不会再要你。”

白汐月诧异的看着苏逸尘,“你什么意思?”

近几年,除了她是主动到中医院报道的以外,已经没有医生愿意来那里上班了,更不可能还不让她回去,这完全没有理由啊。

“我不允许你回去。”苏逸尘理所当然的说道,“所以你被开除了。”

听到自己被开除的消息,白汐月并不害怕,反而觉得有些可笑,虽然她不是那种喜欢靠关系工作的人,但是中医院每个人都知道她是陈院长的关门弟子,也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只要院长不同意,没人可以随便开除她,“呵呵,苏逸尘,你别开玩笑了,陈老师怎么可能会因为你开除我。”

苏逸尘锐利的黑眸俯视着白汐月,薄唇微掀,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他会。”

白汐月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但是她更相信自己认识的老师,急着争辩道:“不可能,你骗我,我这就打电话给陈老师!”

她到要看看陈老师否认之后,他还有什么话好说。

可是看他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白汐月心里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就连拿手机的时候都不自觉的犹豫了几秒。

连按了两下手机,没有反应,才想起来之前手机就没剩多少电量,现在肯定是自动关机了。

“我手机没电了。”白汐月说话的同时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苏逸尘从口袋里翻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用我的。”

白汐月看他这么主动,忽然心里有些没底,“我不知道号码。”

苏逸尘轻哼一声,“那没办法了,我也没有陈院长的号码。”

白汐月刚要点头说算了,就听苏逸尘又说道:“但是我的助理有,赵天琪你进来。”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他知道门外的人听得见。

赵天琪其实早就打完电话了,只不过病房里的气氛实在是不适合他的存在,就一直等在了外面,现在一听到苏逸尘叫他便马上走了进去,“苏先生,您找我?”

“嗯,白医生找陈院长有事,把你手机借她用一下。”苏逸尘直接说道。

赵天琪没有犹豫的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交了出去,“白医生,我手机正好有陈院长的号码,您直接拨过去就行了。”

“我...”白汐月刚张口说了一个字,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

赵天琦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是苏家老宅的座机,立马把手机拿了回来,心想这个时候在苏家老宅里能给他打电话的也就只有那里的管家李伟了。

“喂,李叔您找我有事吗?”

“小赵啊,大少爷在你身边吗,夫人说一直给他打电话打不通,办公室也没人接,有些担心就让我打电话问问你。”李伟在电话里细细问道。

赵天琦一听是苏夫人属意,立刻回应道,“在的,在的,我一直陪在苏先生身边,您告诉夫人放心吧,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我...”李伟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人突然把话筒给夺了过去,怒斥道:“你叫他接电话!”

赵天琦一听是苏夫人林美芝的声音,不敢耽搁时间,便把手机又转向苏逸尘递了过去,“苏先生,是苏夫人的电话找您。”

刚刚自家母亲的那一声吼,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接电话无非是自找麻烦,冷撇了一眼赵天琦手机上正在通话的字样,沉冷道:“不接,挂了。”

赵天琦愣了一下,但也没敢动。

而电话里的人听到这他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苏逸尘,你敢挂我电话试试,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还让我这么操心,那宋家千金多好的一个姑娘,你怎么忍心又放人家一晚上的鸽子,到现在都没出现,你去哪儿了?”

林美芝的不满声音穿透手机,在安静的病房里萦绕,白汐月默默低下头,嘴角上翘,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而且听那手机里说话的意思,好像是家里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相亲对象,但是他没有去,所以特地打电话来质问他了。

可是他为什么没去呢,现在细细想来,苏逸尘待在这间病房里好像也挺长时间了,不会是因为她才没去相亲的吧?

那她要不要出声解释一下,可是以什么身份说明呢?

医患关系?朋友关系?还是被救者的关系?

想来想去,好像哪个都不太合适,最终她还是继续保持了沉默,什么也没说。

林美芝在电话那边等了半天没人说话,情绪有些激动的继续质问道:“怎么不说话,你现在人在哪?”

苏逸尘是真想挂断电话的,每天都要听上几遍母亲唠叨相亲结婚生子这些事,实在是烦的不行,否则他也不会把她的手机给屏蔽掉。

“好了妈,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面对自己的母亲,苏逸尘语气还是温和了许多。

苏逸尘的态度一软下来,林美芝就拿他没办法,也跟着柔和下来,“尘尘啊,你要是真不喜欢那宋小姐,就算了,妈在给你找,总不交女朋友可不行。”

说到大儿子的终身大事,可真是愁话了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孩子从小就不愿意和女孩有过多的来往,还好前几天听小儿子说他身体检查没问题,性取向也正常,不然她就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苏家的列祖列宗了。

闻言,白汐月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小声嘀咕道:“最好现在就找一个,把他带走。”

省着他老是用一双欲求不满的眼神看着她,真是太可怕了。

她的话虽然说的很轻,但是苏逸尘还是一字不落的全都听见了,深目瞥她一眼,眸色加深,幽幽说道:“不用找了,我有女朋友。”

此话一出,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微微愣住,尤其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助理赵天琦,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连嘴都不自觉的长大了许多。

他跟在苏逸尘身边已经工作整整十年了,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是不少,可是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入他的法眼,又何来女朋友之说,最多就是眼前有一个假扮过的女朋友...

嗯?

不对!

苏先生不会要假戏真做了吧!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