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不要两个一起会裂(仿佛打开了身体淫荡的开关)

“马董事长,我觉得应该选用我的转盘式设计,新颖而独特,肯定获利颇丰的!”

“你那是异想天开,人家多说了天润现在

公么的几几比老公的大

最多拿出来十个亿的资金,你刚才说的没有一百亿的资金免谈!应该用我的小户型神秘村庄设计!”

“我的临海一条龙服务才最适合……”

“放屁!那个海字往哪里找去,应该用我的森林计划!”

“你才放屁,我的欧式宫殿才帅气……”

“你们一群人都是孤陋寡闻!”

“别说我们,你也是见识短浅!”

“……”

在场的每个人都拿出了对职业最大的热情,开始叫骂开了,叶小飞有些头疼,难道这就是穿着中高素质人才的真性情!

马茹菲刚想拍案而起,就听到圆桌最远处传来一声嘲讽的笑声。

争吵声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看向坐在最末位的邋遢男人,马茹菲也觉得不痛快,纵使争吵也是为了这个项目,而这个肮脏的男人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突然出笑,她尽量平和了语气问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我只是笑马总你怎么这么有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

顿时,一语犯众怒,那些争吵的高素质人才全都怒目而视着他。

“呵呵!不用看了,就是说的你们,你们想象力真的太丰富乐,怎么不说太空设计,宇宙设计,要不然建造个野人部落吧,呵呵!我觉得你们不应该坐在这里,而应该去写小说,一定会非常卖座的!”

在座的没有傻子,全都听的出来这个男人话里的嘲讽,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忽然一片桌子怒道:“先生贵姓何名,恕我孤陋寡闻!”

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根本没有客气一怒就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一下子把我们都否定了!有本事的话,自己拿出设计方案出来,用这种方式吸引注意,真算不上本事。”

这时,叶小飞很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邋遢男人,想自己肯定是没有勇气当中这么否定别人的吧!

“这位先生,请不要影响我们的面试!”

一名高管气愤的说道,生怕马茹菲会责怪自己选中这样的面试者。

邋遢男人忽然看向了马茹菲说:“这个公司是你的,马总你也认为我是在捣乱么!”

本来马茹菲就听着挺郁闷的了,这些人个个自以为是,偏偏又出了一个犯了众怒的人物,她也有些闹情绪的沉声说:“这位先生,我们天润是可以提供一个真正的发展平台的,但是如果有人找事儿的话,我马茹菲也绝不答应!”

邋遢男人嘴角挂起了冷笑,“看来,你们让我失望了!”

说完,忽然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等一下!”

一直坐在旁边的叶小飞忽然开口了,等到邋遢男人转过身来这才微笑着说道:“我很想听听你的方案!”

“马董事长这位是什么人,反正我们都不喜欢那个家伙,就让他走了算了!”

“就是,他有什么权利让那人留下来啊?”

“这位先生是什么职务啊,这么年轻不懂规矩么……”

会议室又吵了起来,叶小飞忽然觉得像是到了菜市场,脾气一上来站起身吼了一声,“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哎?你这年轻人怎么说话呢,马董这就是你们天润的素质么?”最大年纪的家伙气愤异常。

“他完全的可以代表我!”

马茹菲冷冷的抛下一句话又看向了那个邋遢男人。

“你真的愿意听我的方案?”

邋遢男人认真的看着叶小飞。

“呵呵,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了,你的狂态我很赞赏,但是如果一个巨资项目凭借狂妄就能建立的话,我想我比你还会成功,我之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就是想再给我一个机会给天润一个机会,不文绉绉的了,大俗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也让这些业界精英们跟家有了炫耀的资本!”

邋遢男人眼神闪烁着忽然把衣服一抖拉了一把椅子又做了下来,然后一句废话没有就把他的想法侃侃谈出来,“现在人们生活工作压力大,没错!是应该需要放松心情的娱乐设施,可是就现在的娱乐服务界来看的,太多都是人们熟悉的,一点新鲜度都没有,换句话说已经让顾客精神疲劳了,度假村很好,但是不是简单吃喝一条龙,而是要分区域多方位的发展,国顺路那块地可不小啊,足够划分成多个区域,现代娱古典娱乐甚至未来危机相结合,就是要增强顾客的代入感,比如说未来危机,那就是要制造出来世界末日的感觉……”

此时,邋遢男人像是在给学生上课一样,说的眉飞色舞,甚至都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们震惊聆听。

马茹菲好奇的很,她看看面前这个男人再看看身边的叶小飞,心里多少有底了,难怪小李这家伙说已经有了人选了呢。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现在要走了!”

邋遢男人站了起来没有任何预兆的转身就走。

“我想你错了!”

叶小飞也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对他们说:“谢谢诸位对天润公司的支持,我们期待着和你们的下次合作!”

说完,坐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言而喻,你们这群人没有通过面试!

众人傻眼了,连转过身来的邋遢男人都发怔了,没想到叶小飞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招聘了么?”

“还是我们这些人都不符合你们天润的心意?”

叶小飞懒得和他们废话,一扬手说:“我说了我已经有了人选了!谢谢你们对天润的支持。”

“谁,到底是谁?”

年龄最大的老学究扫视着众人,想知道谁在这些人中独占鳌头。

“这已经和你们没有关系了吧,请吧!”

马茹菲一发话会议室门口打开,这些面试者面面相觑最后在气愤愤中甩袖离开,心里早就咒了八百六十遍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没有其他人了,邋遢男人的眼神还是疑惑不定,抬头看向叶小飞,“你真的聘用我了?”

喜欢混世狂少请大家收藏:

叶小飞沉吟片刻忽然打了一个响指,“求佛不如求自己啊,房地产专家不是很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真正有才华的设计师,最好是熟悉娱乐行情的!”

闻言,马茹菲苦笑摇头:“小飞,你还是太年轻啊,这些高端有能力的人才早就被各大公司挖走了,怎么会让他们闲着呢,那些不具名气的根本是不入流的货色了!”

“谁说没有名气就没有真本事了!”

叶小飞坏笑一声,嘴硬的说着,“我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么!你知道的,隐藏在市侩中的金子也是不少的哦!”

叶小飞说的极其自信,只是他心里在苦笑,都说是潜力股,可是如果潜的太深了,那跟默默无闻也没啥区别,叶小飞心中对寻找人才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他不能在女人面前露怯,尤其是喜欢的女人。

“那你打算准备怎么办?”

马茹菲看着叶小飞,叶小飞现在可是她全部的希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我们已经接受这个大工程,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做好,让别人知道天润公司是有能力的大公司。”

叶小飞暗暗的握一下手,深吸一口气,想到接踵而来的开发大工程,心里突然有种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

“是要做好,不仅仅是要做给大姐看,也是要做给老爸看。”

马茹菲微笑的看着叶小飞,说,“也是你向他们证明,你是块金子,不管在哪里都是要发亮的。”

这时,车速提起,许久叶小飞才平静的说:“之前,我一直都是千里马,终于遇到欣赏我的伯乐,这次让我当一次伯乐吧,天润要有一次隆重的招聘会了……”

不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而是叶小飞真的需要一个团队了。

周建兵没有任何抵抗的被送进了监狱,刑期为之三年。

他知道这个年限已经是老岳父马龙最大的恩惠了,哦!现在他已经不是自己的岳丈了,周建兵看着手中的离婚证,滚烫的泪珠从身陷的眼窝里滚落了下来,掉在了苍白的手背上,他竟然感觉到灼伤的痛。

失去了,这才是真的失去,现在属于他的只有一条生命了,周建兵不知道该不该后悔当初的选择,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

如果就此罢手了,是不是还会留一笔不错的财产和声誉,可是这些东西跟自由比起来又太无足轻重了。

周建兵长叹一声,头脑里忽然闪现出来叶小飞的模样,此时此刻他竟然有些想这个让他一直轻视的男人。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同样是男人,马茹菲为什么就会喜欢他,甚至连马龙那老头子也很欣赏他,难道就是因为他比自己小几岁么!

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的家庭也许还会维持一段时间吧,他真的想恨叶小飞,可是看着四面的徒壁才发现一点痛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建兵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被人利用了,而且是被同一个人利用了两次,那个人就是龙天翔。

此刻,周建兵攥住了拳头,如果真的聚起他的怒气的人,那就是这龙天翔了吧。

只要能出去了,一切便会从头开始,欺辱他的人们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不为别的,只是要证明他周建兵根本不是人热宰割的傻瓜,可现在只能一日接着一日在这里‘磨练’着。

三年隐忍,安知非福啊!

天润大楼前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等待面试的排成了长龙延伸到很远很远,差点把天润公司的大门给踩破,这很让天润高管人员头痛,这么多的人招聘起来还不得猴年马月啊。

经过了半个月的准备,查阅了大量的约了第三产业的经典案例,叶小飞心里多少已经有了数,何况他本来就有了宏大的心思。

当然这点临时抱佛脚的知识对于建造一座宏伟的娱乐城来说是杯水车薪的,所以专业人才才是成功的关键。

只是当他远远没有想到招聘一打出去,一个典型的年薪一百万的数字加年底分红,吸引来的人说就不下两千人,这让马茹菲高兴的眉飞色舞,只是叶小飞很不乐观的想到,估计这次招聘会很难召到合适的人才。

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可是被埋没的太深,终究是很难被发现,眼下面对着这么多金子、潜力股,叶小飞真没有时间去一一的识别。

于是他制定了一条竞聘资格,那就是没有经典设计从业少于五年的,三十岁以下的人免谈。

什么青年才俊,才华横溢,这样的人只会出现在小说中。

于是合格的人员大批缩减,能够在设计业界从业五年的人很多,但是能拿出经典的设计方案的少之又少,所以经过层层选拔,最后只有十位精英人才进入最后一次面试。

叶小飞坐在马茹菲的下手位,仔细的打量着面前十个人的面貌特征,这几个人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多岁,年龄最大的已经五十七岁了,一个个西装革履,笔直的坐着。

最后一次面试采取的是圆桌会议,马茹菲没有任何的前奏上来就把国顺路那块地的沙盘让人拿了上来,直接告诉这些精英们天润此次的用意,让他们拿出各自本事来,这次面试的最后通过着将成为天润的员工,更重要的是将领导整个国顺路那块地的开发建设。

绝对的名利双收!整个会议室在马茹菲说完话的瞬间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不论老少这些业界大腕全都侃侃而谈。

正所谓同行出冤家么,一声比一声高,一句比一句自信,仿佛只有听了他们的意见这座娱乐度假村才会有建成的希望一样。

乱糟糟的会议室没有吸引到叶小飞的注意,他反而很安静很认真的坐在距离他最远的一个特别的人身上,说他特别是因为其他的人都穿着得体的西服,而他身上的那件衣服说是西服不是西服说是休闲装不是休闲装。

再往他脸上看胡子拉擦一头乱发,虽然用蓬头垢后形容有点过分,但看上去确实给人邋遢的感觉

公么的几几比老公的大

,叶小飞很感兴趣,不知道这个中年大叔是怎么通过层层复试走到这里的。

喜欢混世狂少请大家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