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跟婆婆互换老公 二女叠在一起一人一下来章节

叶薇薇闻言倒是怔住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黎星洛,她一时之间觉得自己似乎看不透黎星洛了。

“你,你不是吧?”

黎星洛扬了扬眉,“开玩笑的!你也信?杀人是要偿命的,不是吗?”

黎星洛一语双关,似乎也隐隐点破了叶薇薇下药的事情。

叶薇薇脸色尴尬至极,但很快恢复了从容。

“呵呵,真没有想到,星洛你还像以前一样幽默!那个……我觉得你现在来找庭琛可能不是好时机,他可能不太想见你!”

“是么?”

“千真万确!!”

“那不好意思,我非要见他不可,要不然,你把我打晕算了。”

黎星洛今天是有备而来,她的确是非见薄庭琛不可。

他可以装高冷不见她,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再跟他耗时间,因为爸爸的生命即将进入倒计时了。

他不见,她就直接硬闯了,掉头就往里面走。

叶薇薇又怎么肯轻易地放她进去,伸长了手臂拦在了黎星洛的身前。

“星洛,这样吧,我给他打个电话,他如果同意我就放你进去……”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她拿起自己的手机,当场拔通了薄庭琛的电话。

她看了黎星洛一眼,这便对着手机温声道。

“总裁,黎星洛来了!她闹着非要见您……”

“让她滚!”

叶薇薇开着免提,薄庭琛冷厉的声线清晰地传了出来。

黎星洛也听得一清二楚,她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道,“薄庭琛,你不见我一下,你又怎么知道我有什么话要跟你说?”

电话里,薄庭琛沉默了几秒钟,随后冷冷道,“让她进来!”

叶薇薇立即接过了话头,“好的,总裁!”

她挂断电话之后,看向黎星洛,“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离他远远的,这辈子都不再见他!”

黎星洛讽刺的眼神看向她,“你的建议真好啊!我真是要感谢你。”

说完,便是错身朝着里面的总裁办公室里走去。

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了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音,一直到门外才停了下来。

薄庭琛整理了一下原本就非常整洁的西装,在黑色的真皮转椅上坐了下来。

门打开了,黎星洛推门走了进来。

他凝起了黑眸看向她。

比起一个星期之前来,她似乎颓废了许多。

眼里的那种抗拒之色淡去了很多,不像以前那尖锐,生硬……还有几分畏惧之色。

她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她仍旧那么美,美得让人窒息。

薄庭琛挥了挥手,站在门口的叶薇薇识趣地退了出去,顺手关紧了门。

他低下头玩弄着手里的金笔,“我很忙,给你一分钟!”

她非常勉强地挤出来一丝笑意,“薄少爷,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错了!”

“错在哪里?”

“我……”

错在哪里?她心里挣扎了很久,是错在新婚之前跟他睡了?还是错在爱上了他?

她又将游离的眸光重新聚焦到眼前的男人身上,她想要弄清楚,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事实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该那天晚上跟那个男人做那种事情的!”她的嗓音有些哑。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你要如此维护他?”他立即追问。

果然,他在意的还是这个!

她苦笑了一下,“像我这样下贱的女人,在夜店里随便找个男人就上了,哪管他是谁!之所以不肯说出来他的名字,没有半点要维护的意思,而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也不在乎他是谁!”
是的,她看出来了,薄家的人都觉得她下贱!薄庭琛也觉得她下贱,那么,她就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

她就是下贱!

只要能够救爸爸,说她是荡妇都行!

那点儿微末的尊严有个屁用啊!

反正这辈子他也不会爱上她,她还挣扎什么?索性就烂到底吧!

薄庭琛英俊的脸上,渐渐又笼罩上了一层阴冷,他似乎更加不爽了,冷冷讥诮道。

“呵,是个男人你都能上?”

黎星洛心里碎成了渣渣,但仍旧勉强着虚弱的笑,声音干涩,“是!”

“那好,只要你肯让我舒服了,我就放你一马!”

他双手撑着办公桌,黑色的黑皮转椅往后滚动了一段距离,脸上流露出邪恶的表情。

“舒服?我不太明白,麻烦薄少爷说清楚一些!”

“少装了!把你那天对那个男人所做的一切,对我来做一次!你那种行为,跟出来卖有什么区别?”

他邪恶地勾着唇。

她惊愕了!

简直是天崩地裂!

她真的不知道,一个男人的恶劣可以到这种程度。

她曾经喜欢得一塌糊涂的绝美少年,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入目了。

“不想做是吧!那滚吧!”

他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手里的金笔都扔了出去。

她咬了咬下唇,唯诺了一声,“好!我愿意!”

阳光从整面透明的玻璃墙壁晒进来,光影飘浮,她走到了他的面前,艰难地跪了下去。

他坐在黑色的大BOSS椅上,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他低下头看着她……

她小手半撑在地上,强颜欢笑,小嘴微张。

她真的很美!

特别是微微上扬的眼尾,妩媚百生。

她青葱的小手轻轻颤抖,刚刚覆在他的膝盖上。

他便直觉得嗡地一声,热血就涌了上来了。

黎星洛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男人的手给狠狠地推到了一边。

“果然是个下贱的女人,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滚远一点!”

薄庭琛对她避之如同蛇蝎,仿佛她此时的动作玷污了他的高贵一样。

“那么,薄少爷可以放过我了吗?”

男人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冷冷地发话了;“你对不起的人是大哥!你去他病房前跪上三天三夜,这事情就结了。”

“好,我现在就去,希望薄少爷说话算数。”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狼狈地转身,一抹苦涩笑意敛在了嘴角。

直至身后的脚步声远去了,薄庭琛这才猛然转身。

他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

明明是他赢了,可是为什么总感觉心底的怒火无处发泄。

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戳进了柔软的棉花里,无处着力。

叶薇薇抱着一叠文件装模作样地走进来,“总裁,半个小时有一场会议!是关于第三季度客源增流的主题……”

薄庭琛从椅背上拿起西装搭在了肩膀,“取消,我有事!”

说着,便是脚步匆匆地走了出去。

叶薇薇站在原地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黎星洛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这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把薄庭琛给勾走了?

连这么重要的会议都顾不上了?
午后下了一场小雨,黎星洛没有撑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淋得湿透了。

她没有时间去收拾自己,匆匆地赶到医院,到了医院之后便是直接跪在了薄轩的病房外面。

此时,薄轩应该是昏睡过去了,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薄母轻轻地拉开门瞟了她一眼,表情冷漠地将病房的门给紧紧地关上了。

时间过得很慢。

起初,黎星洛只是感觉到地板有些硬,她关节被硌得很疼。

一个小时之后,她的下肢失去了知觉,有些麻木,但浑身上下都很难受。

两个小时之后,天色渐渐黯了下来。

细密的雨粉被冷风卷着打到了她的脸上,身上原本已经干透的衣服又被打湿了,湿冷的雨水沿着她的发丝往下流。

她想起很久以前。

有一天下晚自习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

她把自己的花伞留给了在图书馆里晚归的他,然后自己将书包顶在头上冒雨跑回家。

那天自己被淋成了落汤鸡,后来还感冒了一段时间,可是,她的心里是欢喜的。

她躺在床上,想像着他撑着她的小花伞在雨中漫步的样子,心里甜蜜至极。

那时候天真如斯的她还在想着,也许有一天,他真的会感受到她的爱。

此时,在走廊的另一端。

一道身影矗立了很久,他将西装的领子竖起来,来抵挡着飘飞进来的雨水。

英俊的脸颊被雨水打湿,他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烟,忽然亮起的微光照亮他眸中的落寞。

在他的身边的垃圾桶上,已经堆积了很多烟头。

这个雨夜有些难熬。

他手指按了按眉心,此时已经是深夜十点了。

他侧过头,可以看到黯淡的灯光,那一道小小的身影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去一般。

呵,她在装可怜吗?

一个贱人而已!

许久,他又收回了眸光,继续抽烟,微微扬下下巴,看着浅白的烟雾飘散远去。

病房的门打开了,又关上,关上了又打开,有护士来来往往,对她投来异样的眼神。

薄家人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有那么一段时间,黎星洛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

可是疼痛又将她扯回了现实。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冰冷幽暗的走廊,这里仿佛是地狱的囚笼一般。
跟婆婆互换老公 二女叠在一起一人一下来章节

她越来越难受了,很难受,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全身酸软。

她有些支撑不住,伸手扶了一下冰冷潮湿的地板。

忽地,一道冷笑声从走廊的尽头传来。

她瞬间惊醒过来,薄庭琛这个变态,居然亲自过来监督她了?

他是生怕她会偷一点懒吗?

她不得不强打着精神挺直了身形,坚持,再坚持,过了今夜就会好些了,再熬久一些爸爸就会有救了。

此时,有两名护士从身边匆匆地路过。

“609号病房那个尿毒症病患真可怜,大晚上突然要急救,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

609号病房?那是爸爸!

黎星洛闻言心中惊骇不已,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匆匆地起身打算看望父亲。

可是长时间地跪地,让她原本虚弱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起身的瞬间,便是双眼发黑,她直接瘫软了下去。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