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老赵第一次上媛媛第六一章

阮小溪看了乔奕森一眼,他的眼睛里透着光芒,是笃定的自信。

有些累了,如果自己的文真的要明天发的话,五点就得起床去印场看一下,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墙上的钟表已经慢慢指向了一点,再不睡,纠结下去身体肯定要受不了。

所以,阮小溪看了一眼乔奕森。

默不作声的转身,走到了床边。

才说了一句,“好。我们穿衣服睡。”

“随便你,如果你想脱衣服,对我来说,也没有问题。”

她没有回这句话,只是看着这张双人床,足够大。

凭着记忆,进门的时候,乔奕森是睡在左边靠窗的位置的,所以,她默认为乔奕森睡在左边,自己便在右边将枕头翻过去了。

再然后,拿起自己手中的床单,是个单人的床单,将自己右边这半面的床铺了一下。

乔奕森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有些不解。

一直到看着阮小溪又转身去衣柜前把行李箱拿出来打开,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再合上,犹豫了下,摘了条棉布的家居群叠了两下挡在枕头上面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了。

“嫌脏?”

这种表现,分明就是嫌弃。

乔奕森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唇角是上扬的。

阮小溪看似温驯的抬头看了乔奕森一眼,说话却是有些遮掩的,“我个人的洁癖问题。”

她只能归结于这个。

那总不能告诉他,她今天早晨进来的时候,他和沐沐亲密的那么难分难舍,可想而知,两个人不定缠、绵多少次了。

这床上,这个房间,楼下的客厅,亦或者是沙发浴室,谁知道他们都一起滚过哪里。

她想一想,就觉得脏。

乔奕森听到阮小溪的解释,笑意更深,上前一步直接就捏住了阮小溪的下巴。

让她的脸被迫抬起来,与他四目相对。

她的眼睛里,温顺下是倔强。

他的眼睛里,却是冷傲与不屑。

直接就将他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阮小溪没有防备,连忙的抵抗想要推开他。

而乔奕森则用手死死地钳住了阮小溪,一直到后来,他觉得够了,才放开他。

唇边的笑意更浓了,“这样是不是觉得更脏?”

他在示威,如果她连他睡过的地方都觉得脏,那如此脏的他侵入到她的口腔呢?

“变、态。”

阮小溪低咒,转身去爬到床边,连他的被子都没有盖,直接的把自己拿来的床罩盖在自己的身上。

乔奕森,却更加暴躁了。

他死死地盯着阮小溪,向前走过去,靠近阮小溪。

阮小溪却闭着眼睛,不再看他了。

只吐了一句,“我明天早上五点还要去印场,如果你不想你父母明天看到我顶着黑眼圈询问的话……”

“好啊,你睡。”乔奕森淡淡一笑。

没有让她说完,就直接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门。

随着重重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阮小溪以为安宁了,想赶紧睡,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出现在了家里。

“这么晚把人家叫过来,人家正睡觉觉呢。”

这个声音,她听过,是沐沐的。

然后,便是乔奕森的笑声。

“森,这么晚,咱们要去哪里吗?”

沐沐是有些疑问的。

乔奕森却冷笑一声,直接问道,“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沐沐脸上表现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她们知道,乔奕森有怪癖,那就是自己的房子从来不留女人。

“真的吗?”

沐沐疑惑的问道。

如果是真的,那她简直是高兴死了,这预示着,她的地位和殊宠。

“真的。”

乔奕森淡淡开口。

却在说完之后,沐沐吧唧一口就亲在了自己的脸上。

乔奕森抹了一下,冷冷的指了指楼上,让沐沐上楼。

阮小溪能够清楚的听到楼下的谈话,紧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接着就听到隔壁的卧室门被打开。

不一会儿就传来沐沐受宠幸的声音。

阮小溪抓狂地坐起来,挠挠头。

“不要脸!竟然跟她在一个房间里的隔壁卧室做这种事情,还不关门!”

她怔怔的坐在床上,简直想弄死乔奕森。

这分明就是在挑、衅,在示威。

自己刚刚嫌弃了他脏,他便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报复自己。

阮小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决定充耳不闻,如果她找过去,就给了乔奕森羞辱自己的机会。

无奈又躺下,拿着被单蒙住头,尽量想屏蔽掉隔壁的声音。

可是那声音越来越大,都没有间断过。

“神经病!”

阮小溪又坐起来骂了一句,她是真的睡不着了。

想起明天早上要早起,而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还没有睡觉,她就想将乔奕森的祖祖孙孙都给问候一遍。

不,她不能!

乔奕森的祖祖孙孙,上有乔父,她的救命恩人,下有点点,她的宝贝儿子。

真想冲过去抽乔奕森,问问他还有没有节操!

阮小溪几次尝试,最终真的失败了,这种交响乐,自己不可能睡着。

下一刻,阮小溪下床,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凭着听觉走到了隔壁卧室旁。

门没有肆意的敞开很大,露着的小缝因为角度问题丝毫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却足以让里面的声音全部传了出来。

至于吗……叫的这么欢。简直让人作呕。

阮小溪皱着眉头二话不说,“砰”地一声关上了隔壁卧室的门,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

听到动静,乔奕森忽然打开了灯,眼光盯着门的方向,唇边玩味的笑了。

然后看了一眼独自在床上的沐沐,她此刻还在尽力的表演着。

“亲爱的,人家都累了……”

沐沐开口看着乔奕森,乔奕森却一记眼刀,对着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沐沐以为自己就要荣登乔奕森伴侣第一宝座了,却没有想到,乔奕森不碰她,反而是让她躺倒床上去表演。

真是个神奇的决定,却让她以为这是两个人调、情的新方式。

结果,自己卖力了很久,乔奕森都只是坐在黑暗中,一点上、床的意思都没有。

直到,有人帮着他们把床关上,她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似乎还有别人?!

阮小溪回到床上,躺下,隔壁的声音好像是小了不少。

但是她仍旧恶心,感觉喉咙里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她与乔奕森并没有感情,所以她不会吃醋或者嫉妒。

但是,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她也说不清。

她起床跑去洗漱间漱口,冷水热水都用了一遍,觉得好些了,才又回去躺下。

可是真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

她有一种冲动,冲过去将那对狗男女当场拍下,登上明天的头版头条。

看乔奕森这渣男还敢不敢示威。

但是,这种做法虽然解恨,她却不能这样做。

明天乔父乔母就要回来了,如果知道他们之间是这样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气昏过去。

在这样纠结与气愤之间挣扎了好久,阮小溪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闹钟将她叫醒。

支撑着隐隐作痛的脑袋,阮小溪抓紧收拾,她必须准时赶到印场去。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老赵第一次上媛媛第六一章

夏季的白天来的就是早,虽然才五点多钟,但是光线足以将房间照亮,可以看清楚她的卧室门外面。

房间里沐沐的衣服七七八八的衣服散落在地上,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阮小溪转头瞪了一眼隔壁卧室,此时静悄悄的。

大概那对男女此时累的已经睡着了。

刚想跨过地上的衣服离开,隔壁卧室门口传来乔奕森的声音:“这么早就起来查房了?”

阮小溪的脚步一滞,回头就看到乔奕森着站在门口,一只手撑在门框上,要多潇洒又多潇洒,好像是在自己干了多光荣的事情一样。

紧接着沐沐也从房间里走出来,披头散发,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衣服,走起路上还若隐若现的。

沐沐依偎在乔奕森的身侧,眼神傲娇地看着阮小溪,好像胜利者一般。

“没、兴、趣!”阮小溪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不是自称乔总的妻子吗?乔夫人在家,您丈夫却带我回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沐沐说着,没有看出来一点儿不好意思,有的只是得意和炫耀。

昨天白天,阮小溪赶她走的事,她还怀恨在心。

“我要出去了,你们继续。”阮小溪说着转身就要走,丝毫不想搭理她。

可是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转身对着沐沐道:“对了,忘了告诉你,是我不要,所以他才会在你那里表现的那么好。所以你也不用不好意思。”

“真是辛苦你了,妖精!”

阮小溪说完,扬长而去,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终于为自己讨回来一丝一毫,哪怕只是过过嘴瘾。

沐沐气的跺脚,“你瞧她叫人家什么,你也不管?”

可是看到乔奕森铁青的脸,沐沐立马收敛了。

阮小溪的言外之意就是她嫌弃乔奕森的呗,她的冷静和无所谓,让乔奕森青筋暴露。

赶到印场,阮小溪认真地校对着今天的报纸。

“时隔三年,乔家大少奶奶终于浮出水面,露出真容。”

看着上面她和乔奕森暧、昧不清的照片,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意。

真是造化弄人!没有乔家,就没有她阮小溪,而正是因为乔家当初救了她,也注定了她的命运不由自己。

不过很快就要解脱了,十年之期很快就到了,她就能获得自由了。

自从跟乔奕森结婚之后,她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日子越近,她的心就越是不安。

想想现在的日子,想想昨晚,不管有什么困难,她都会不惜一切结束这段婚姻,获得自由。

阮小溪从印场回到单位,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种了。

头疼得厉害,脑袋也不听使唤,无法集中注意力。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还指望升上副主编加薪呢,要知道,她的工作是她和点点的唯一生活来源。

想到点点,那可爱圆嘟嘟的小模样儿,阮小溪瞬间就有了无穷的力量一般。

明天的头版“巴黎时装周”的内容已经排好了,只是还要校对一下。

刚看了一半,手机震动了几下,有信息。

“十一点半之前,赶到机场!”是乔奕森发来的。

糟糕,忘记乔奕森他爸妈今天要回来了!真的是睡眠不足,记忆力也倒退三十年!

看看手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阮小溪几乎是冲进主编的办公室的,敲了几下门,没等里面应答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当然对上的是主编冷冰冰的脸,阮小溪顾不得那么多了,时间紧迫。

“主编,我想请一天的假,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阮小溪用了比平常快两倍的语速。

“有任务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着急。”

……

阮小溪无语,不就是昨天拿回来的照片,没有乔家大少奶奶的正脸嘛。

“明天的版面都排好了吗?”主编接着问道。

“排好了。”阮小溪回答得很有底气。

主编摆摆手,阮小溪几乎是千恩万谢着又冲出了办公室。

其实关于“巴黎时装周”的内容,阮小溪之前已经校对过好几遍了,但是她这个人就是有这个毛病,出版前必须再仔仔细细地核对。

急匆匆地将没有校对完的后半部分交给了宋萱,没等宋萱问她干什么去,阮小溪就已经踩着高跟鞋消失在了眼前。

阮小溪打车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三十五分。

真是笨哪!昨天竟然忘记问乔奕森他爸妈乘坐的飞机几点到,搞得今天这么仓促。

乔奕森酷炫的劳斯莱斯那么扎眼,跟他的人一样高调,阮小溪一眼就看到了。

等她小跑到车身旁边,就已经看到乔奕森降下车窗,头伸出窗外,朝他招手。

看来乔父乔母还没有到,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阮小溪并没有要上他车的意思,不知道这辆车上坐过多少女人,车上发生过什么不堪的事情。

再想到昨晚乔奕森是如何跟那个妖精纠缠的,阮小溪连跟他同车都觉得恶心不已。

阮小溪直接朝着机场接机处奔去,反正她只是来接乔父乔母的。

还没有走到大厅,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胳膊,往后一带,她就靠在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阮小溪一抬头,鼻子正好顶在乔奕森的下巴上,咯得她有些疼。

“你放开我。”阮小溪说着就要挣脱。

乔奕森哪里是听话的主儿,强硬地搂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前走。

“大哥。”乔一鸣在后面叫了一声。

阮小溪一愣,乔一鸣什么时候来的,不过乔奕森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朝前面走去。

他们三个人并排站在接机口,乔奕森仍然揽着阮小溪的肩膀,阮小溪时不时地挣扎两下,仿佛还能嗅到他身上沐沐的香水味道。

也不知道是真的能闻到,还是她的脑子在作祟。

乔一鸣站在阮小溪的另一侧,不时侧目看向乔奕森放在阮小溪肩膀上的手,那力度好像要把阮小溪捏碎一样。

“大哥。”乔一鸣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他们两个在一旁不停地较劲儿,不知道是想提醒乔奕森,还是心疼阮小溪。

乔奕森和阮小溪齐刷刷地看向乔一鸣。

“没什么,父母马上就到了。”最后乔一鸣看了一下手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听到没有,我爸妈马上就到,你给我老实一点儿。”乔奕森以为乔一鸣是单纯地提醒,警告阮小溪道。

阮小溪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而是盯着前方。

感觉到阮小溪不挣扎了,乔奕森得意地看了她一眼,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你干什么?”阮小溪被乔奕森突然摘掉她眼镜的动作,很是反感。

“你以前不是不戴眼镜嘛,看起来怪怪的。”

乔奕森说着将眼镜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眼镜经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后,还是躺了进去。

确实不戴眼镜的阮小溪看起来更加顺眼一些,乔一鸣看了一眼,没有出声。

戴上眼镜的阮小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古板的女学究一样,完全判若两人。

“爸,妈。”乔一鸣瞥了一眼乔奕森和阮小溪,叫着就率先走上前去。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