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办公室桌下用嘴伺候(两个少妇用嘴帮我口)

天鹰都郊外,整整数百名神人和小神肝胆欲裂地望着风绝羽,有的心生怨恨、有的于心不甘、有的战战兢兢。

身为天鹰都的正规军,他们早已横行霸道贯了,在自己的地盘,何曾受过此等奇耻大辱,被一个人逼的毫无还手之力。

队伍中很多神人都义愤填膺、忍无可忍,恨不得冲上前去,跟风绝羽斗个你死我活。

可一看到满地尸骸,他们又打起了退堂鼓。

对方能一人一剑,连神器都不用就能大杀四方,顷刻间灭杀数百人,这份修为着实是常人难比。

标签]“尊上,不如通传都府,请出几位掌座前来坐镇,若有掌座大人出手,这贼子定是插翅难逃。”

吕朝元的几个心腹不敢明目张胆的跟风绝羽抗衡,暗中向吕朝元出谋划策。

吕朝元身上的伤势虽然不重,但风绝羽最后那一剑的威力却是在他的心里落下了深刻的阴影。

他是最懂得算计的人,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千年内就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

坐拥大权,就可以掌握更多的修炼资源,与此同时,勤奋修炼,此时的吕元朝,已经拥有了超过二转的修为。

他深深地懂得风绝羽的修为有多么可怕。

按照风绝羽此前出手的状态,其修为应该已经超过三转之境了,即便是没有超过,也是稳稳的站在三转这个境界之上,就算是天鹰都的几位掌座一起出手,恐怕也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要知道,风绝羽到现在都没有拿出哪怕一件神器呢。

空着双手,就能把自己压的死死的。

倘若他全力施为,他们这些人的下场,恐怕会比那四百人更加凄惨。

而最麻烦的是,下面的神人和小神并不清楚,此际的天鹰都根本没有高手坐镇。

徐章已经把手下最得力的精锐和高手悄悄的带走了,准备在金州城向金钟君发难。

而这件事,因为需要防止走漏风声,让金钟君有所准备,所以目前知道的人很少。

没有高手,通传谁去啊……

谁能在这个时候前来帮忙?

吕朝元恨的咬牙切齿,一时间却也无可奈何。

是以,在属于提议之后,吕朝元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朝着树梢上的风绝羽说道:“你想要神石,可以,不知你要多少。”

“五千万!”

风绝羽下巴微微抬起,毫不犹豫地报出了一个数字。

此时的城郊,早就聚拢了大批闻讯赶来的小神,他们都是得知城郊发生大战,跑来看热闹的。

听到风绝羽向吕朝元索要五千万块下品神石,所有人都被风绝羽的贪婪吓了一跳。

“好大的口气,单枪匹马,勒索吕朝元五千万块下品神石,这小子实在是胆大包天。”

“是啊,吕朝元是天鹰都的红人,手下掌管着超过数千名好手,此人胆子太大了,在天鹰都的地界,居然敢勒索吕朝元,他就不怕成为众矢之地吗?”

“这也难说吧,你看此人,单人独剑,阻千人于城外仍面不改色,说明他是有把握的。”

“啧啧,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多少年了,从未见过有人如此猖獗过,要是我有他的修为,那该多好啊,我也可以横扫昆仑,目空一切了。”

“……”

修行中人,最仰慕的就是手段高绝、不可一世的顶尖强者。

风绝羽单人独剑屹立于城头之外,明目张胆的勒索吕朝元,就等于勒索天鹰都。

好大的气魄。

吕朝元恨的牙根直痒痒。

因为风绝羽把这句话说出来,五千万块神石已经是次要的了,重要的是,他蔑视了天鹰都的权威。

当众勒索自己这个天鹰都的总管事,这得多大的胆子?

最无语的是,人家还真有那份能耐。

“尊上,这小子太猖狂了,不能再忍了,我去通知掌座大人。”一名手下义愤填膺,说完扭头就要走。

“通知谁?城主和掌座们目前不在城内。”

吕朝元压着喉咙提点了一声,听的那名手下瞠目结舌:“城主和掌座们……不在……”

“不在。”吕朝元捂着腹部伤口,内心煎熬无比。

如果按照他的怕死心性,他确实有点想息事宁人的意思。

毕竟神石再多,也比不上性命珍贵。

五千万块下品神石,他也拿的出来。

可是拿出来之后呢?

五千万块下品神石啊,他可没有那么多,想拿神石息事宁人,除非得动用城府的公用资源,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最关键的是,倘若乖乖的把神石送给风绝羽了,那徐章回来之后,定会因为他的胆小怕事而重重责罚于他,说不定会直接杀了他,否则天鹰都将颜面扫地。

所以,在吕朝元心中,风绝羽要的不仅仅是五千万块下品神石,这等于要他的命。

吕朝元恨恨地看着风绝羽,气的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怎么?你不舍得?”风绝羽鄙夷地望着吕朝元,眼中没有半分怜悯之色。

吕朝元这个人,精于算计,觉得自己的脑子灵光,把所有人当作利用的工具。

当年,他就利用了自己,让自己帮他杀人,反过来,还阴损的利用梁参想把自己一脚踢开,为人阴险毒辣,最是让风绝羽痛恨。

既然现在有了横扫六合的修为,那必须好好整治一下吕朝元,以报当年过河拆桥之仇。

吕朝元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而就在这时,天鹰都内传来震耳欲聋的脚步声。

青木分岭出了事,有人将消息传了出去,首当其冲的,其他三个分岭的岭主就不能坐视不理。

他们离的远,来的稍远了一会儿,但也在此时赶到了城郊。

而城中还有几个二转修为的管事,也是带着人马赶了过来。

再加上吕朝元的本部,不知不觉的,城内城外、四面八方,居然有成千上万的小神和神人疯狂的朝着这里聚集。

听到身后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吕朝元心中终于有了决断,破天荒地硬朗了起来。

“风绝羽,你好大的口气,在天鹰都,居然敢勒索我这个掌使,你以为我会答应你这般无理的要求吗?”

吕朝元大声喊着,声音回荡在平原上,嘹亮至极。

就在这时,城中几大掌使带着本部人马纷纷出现,站在了外围。

随着赶来的天鹰精锐越来越多,城外的气氛也越发的沉重凛冽了起来,近万人围着风绝羽怒目而视,犹如大军压境,杀气冲天。

有了大军撑腰,吕朝元腰杆硬了起来:“风绝羽,你好大的威风,居然敢在天鹰都撒野,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如今你敢挑衅天鹰都的威严,便是无视城主,藐视我天鹰精锐,你该当何罪。”

“风绝羽,今天你必无疑,我吕朝元,必将取你首级,逞之在城主书案之前,来人。”

“哗啦!”

吕朝元大手一挥,其他掌使的人马暂且不管,他手下的人足有两、三千人全部站了出来。

天鹰都的其他司职掌使此刻也是围拢在外围,他们看见风绝羽独挡一面时,不由觉得可笑起来。

这个家伙居然,想逞一人之勇,独自面对整个天鹰都的精锐,真是狗胆包天。

难道他不怕死吗?

他的修为就是再强,还能比得上成千上万的小神大军?

真是不自量力。

就在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之时,风绝羽也是眯起了眼睛。

勒索吕朝元,一是报仇,二是为了多弄点神石储备起来,日后修炼使用。

虽然他的身上刚刚掠夺了三千万神石,但在风绝羽心中,这个数字是远远不够的。

吕朝元出来阻截自己,他跟自己还反目过,那就不能空手而归。

报仇回抢劫,一块办了。

看着腰杆笔直的吕朝元,风绝羽眼中充斥着无尽嘲讽:“好,既然你冥顽不灵,那风某人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

唰!

风绝羽说完,如同大鸟一样扑落而下,来到了地面上。

“嘶!”

望着风绝羽从树上跳下来,围观的小神和神人们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凉气。

“这个家伙,还真敢下去啊。”

“那边可是有成千上万的小神和神人,这么多人,每人祭出一件神器,就能把他狂轰滥炸至死,他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就是啊,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他真有把握横扫天鹰都?”

“不可能,以一敌万,而且他的修为又没有达到一转,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

“……”

众人窃窃私语着,同时心里也有点小期待,期待风绝羽能带来奇迹,毕竟这种场面,可是不多啊。

起码在西界,从未有过。

吕朝元也懵了。

风绝羽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让人惊艳,可你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万吧?

这个家伙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真的不怕?

吕朝元有些不知所措,可双方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吕朝元眉头一拧,当机立断的下了命令:“好一个狂徒,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我吕朝元不客气了,来人,给我动手。”

这边话音刚落,天鹰都外的城郊处,便是有超过两千件残宝神器以及神符飞上了天空。

一片片五彩斑斓的神光乍现,把整个天际照亮了。

“杀!”

下一秒,所有的宝物宛若瓢泼大雨一般朝着风绝羽砸落而去。

“找死……”

风绝羽并没有后退,反而嘴角往上一扬,纵身朝着人海中的吕朝元杀了过去。

喜欢异世无冕邪皇请大家收藏:

树林深处,风绝羽将袁飞和单啸叫到了一旁:“单啸,你知道夸工现在在哪吧?”

单啸点头:“知道,夸工去了炎地城,据说她就是从那边来的,对那边的情况比较熟悉。”

“你能找到她?”

“应该可以。”

“好,那你把夸工那一份也带给她吧。”

风绝羽将准备好的乾坤囊拿了出来,交给单啸道:“我就不跟你们走了,天涯路远,各自珍重。”

袁飞和单啸看着风绝羽,眼眶有泪花闪烁。

就在这个时候,天鹰都方向响起了震天的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正在朝着青木分岭方向跑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道道红色的烟雾冲天而起,变成飞鸟在空中盘旋。

“糟了,是天鹰魂烟,我们的事暴露了。”袁飞回头一看,心惊肉跳。

风绝羽见状,眯着眼睛道:“跟我一场,不能让你们身陷险境,你们走吧,我拦他们一拦。”

风绝羽说罢,作势便要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袁飞一看,连忙跑过来道:“岭主,不可,人太多了,你先走。”

“多什么多,以本尊目前的修为,他们就是人再多也没用,天鹰都没有高手,他们拦不住我,你们化整为零,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说完,风绝羽脚尖轻轻点地,纵身飞上树梢,然后施展追风神术,快速朝着援兵的方向迎了过去。

脚下盘星,金华阵阵。

袁飞和单啸目瞪口呆。

“岭主的追风神术都修炼出二十多种道则,太强了。”单啸感叹道。

袁飞点了点头:“是啊,如果当年岭主没有失踪,那青木分府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唉,走吧。”

二人说完,马上回到林外,带着其他人顺着前往炎地的路线,钻进了深山老林之中。

……

另一边,天鹰都方向,涌现出大量的小神和神人,而其中为首的,就是目前在天鹰都炙手可热的人物,吕朝元。

“暗府有人传讯,青木分岭遭到了贼人入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暗府那边不是由冷泉掌座亲自督管吗?咱们是怎么知道的?”

“暗府那边有人用了特殊手段传讯,这在以前是从未见过的,这说明,暗府那边已经被洗劫了,没有人逃出来。”

“……”

吕朝元目前是天鹰都亲卫府的掌尊之一,可以说是手握大权,手下掌管着三千多精锐。

六千年的时间,吕朝元风生水起,除了几大掌座之外,风头一时无两。

此次他收到了暗府传来的特殊消息,立马向暗府靠拢,而他这次带来的人,足足有一千多人。

虽然不是全部人马,可这些人的配备也是相当的精良,根本不是神兵荒原边缘的小神可以媲美的。

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吕朝元指着远处道:“梁参,是那个方向吗?”

“对,青木分府……”

风绝羽的老对头梁参,目前已经进入了二转之境,他登高望远道:“这个暗府,六千多年前,是天鹰都最大的秘密,聚宝楼他们大闹一场之后,暗府也算是由暗变明了,不算是什么秘密,可就再是如此,也不能让人洗劫了吧。”

向来谨慎的吕朝元道:“不要说废话,暗府人手虽然不多,但每个小神的修为却是不浅,如今他们发出惊蛰符,便是遇到了灭顶之灾,城主、掌座全部不在城内,我们必须抓住贼人,否则城主回来,我们没办法交待。”

“那其他几个分岭的人呢?”

“他们离的太远,一时半会过不来,但也在往这边赶,玛的,怎么挑这个时候。”

吕朝元还不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是谁,但他很烦燥。

因为暗府的情况,他不是很了解,而且就算知之一二,也不会经常过问。

毕竟属于两个系统。

“再快点,别让人跑了……”

]吕朝下令,大队伍快速前进,走出大约里地之遥时,忽然一道人影从远处的树冠上,施展着身法神术飘然而来。

最后,轻轻的用脚尖点在树梢的树叶上,稳稳站定。

这个人就是风绝羽了。

袁飞和单啸他们在逃命,风绝羽是来阻止天鹰都的人追击的,不过他也没料到,能遇到老熟人。

树梢上一站,风绝羽看着下方人头攒动的队伍,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他深吸口气,大声喊道:“不要走了,就在这吧。”

哗!

队伍停下,所有人抬头看去。

晃眼的阳光之下,一个帅气逼人的青年背着手站在树叶上,目光冷峻则充满轻视的望着他们。

“谁在喊话?”

“上面有人。”

“混账东西,好大的胆子,也不看看我们这有多少人,居然拦路。”

“……”

吕朝元的手下骂骂咧咧着,随后梁参用手挡着眼睛抬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吓的他倒吸了口凉气:“风……风绝羽……”

“什么?在哪?”吕朝元闻声远望。

树梢上,风绝羽目光凛冽地看着吕朝元,表情同样有些意外。

“吕朝元,我们可是有很久没见了……”

“风绝羽,怎么是你,你不是失踪了吗?”吕朝元惊讶道。

“你也知道我失踪了?原来如此,看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吕朝元看着风绝羽道:“什么意思?你在这干什么?”

“当然是拦着你们了,不用找了,青木分岭的事儿是我干的,里面的宝物我取走了。”

“你……”

吕朝元等人听完,大惊失色。

梁参红着眼睛喝问道:“你把青木分岭怎么了?”

“当然是洗劫了!”

风绝羽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行为:“昔日为了阻止聚宝楼等商铺的反扑,我带着青木分岭的弟子鏖战众势力,就在我们最难的时候,本应派来支援我们的王绍部,居然在得知消息之后故意延迟救援,导致青木分岭的弟子损失惨重。”

“我失踪以后,王绍让洪阔顶替了我的位置,坐镇青木分岭,他就是当初故意不去救援的人,他到了青木分岭,非但不知道抱有歉意,反而来迫害青木分岭的原班弟子,将我的手下残害殆尽,这个仇,我怎么可能不报。”

“你们不用猜了,洪阔还有他的人,已经全部死于我的剑下,你们去也没用了。”

“风绝羽,你……好大的胆子……”梁参咬牙切齿道。

“胆子大吗?哼,那是洪阔咎由自取。不废话了,吕朝元、梁参,昔日我也帮过你们,虽然最后你们给了我八十万神石,可我觉得自己拿的太少了,既然今天遇见了,那正好,我要离开天鹰都,二位给留点盘缠吧。”

此言一出,可把吕朝元和梁参气坏了。

这个家伙屠了青木分岭不说,居然还要当街抢劫,实在是胆大包天啊。

吕朝元哼了一声:“风绝羽,你不要太猖狂,此处是天鹰都,城内有数万天鹰弟子,你杀了人不走,还想劫掠本尊,你凭什么?”

“就凭我手中剑!”

风绝羽说完,如同大鸟一般扑下,双手抬起,一道道炽白的剑气在掌心处犹如种子一般生长了出来。

“你还敢跟我们动手,来人……”

梁参大吼了一声,身后上千小神和神人同时出手。

只见一片一片的残宝和神符飞上天际,但还没有飞出去,风绝羽的剑罡就落了下来。

“六千年前,你们还能跟我比画比画,现在可不行了。”

风绝羽大笑着,十指狂弹,十二道剑罡带着漫天的剑光洒落而下,顿时嫌弃了一场万年难得一遇的腥风血雨。

“轰!轰!轰!”

激荡的轰鸣声响彻大地,一片片小神倒在了血泊当中,无人能够站起。

白色剑罡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溅飞的鲜血和残肢断臂,数不胜数。

风绝羽剑盖昆仑、傲然俯视大地,只一眨眼的功夫,便杀了不下四百小神,数十一转神人。

包括梁参也被剑罡直接分尸。

六千年前,风绝羽可是受了这小子不少的气。

最后没杀他,也是因为觉得在吕朝元面前没把握。

但这不代表他放过梁参了。

梁参这个家伙,从来就看不起自己,利用完了还想杀自己。

这个人绝不能留。

剑罡横扫大地,吕朝元的手下人仰马翻,剑罡扫过之后,城外的空地上到处都是尸体。

一招。

仅仅一招。

便击败了四百多人,杀的吕朝元肝胆欲裂、触目惊心。

一招过后,风绝羽站在尸堆中心,衣不沾血、气冲凌云。

“吕朝元,你还有何话可说……”

尸堆中间,风绝羽气度凌云,杀的吕朝元的手下仓皇后退。

吕朝元身中一剑,腹部流血。

这一剑,是被剑气余劲扫到的,他现在有二转上的修为,但跟洪阔一比,就差了少许。

挡不住风绝羽一剑。

吕朝元震惊的看着风绝羽,哑口无言。

当初刚认识风绝羽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小神不一般。

没想到时过数千年,此人的修为居然精进到如此地步。

太恐怖了。

难道,这是四转的修为?

起码也得是三转以上吧。

吕朝元是个非常精明的人,看见风绝羽站在尸山血海上谈笑风声,立马摆手道:“好,我给你神石,你罢手。”

喜欢异世无冕邪皇请大家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