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高挑人妻翘臀迎接粗大撞击 洗澡被公强奷30分钟视频

有穆亦琛坐镇,来医馆里做保养皮肤身体的年轻女性越来越多。

叶北月都快招呼不过来了。

不过这方面的疗程十分简单,小明带着新助理穆小宝就能完成。

叶北月只要把需要用的药品搭配好,交给小明就行。

才短短一周的时间,盈利就比上个月的月收入还多出两倍来。

叶北月对此很满意。

给小明和穆亦琛都发了奖金,趁着周末休息,带他们和俩孩子来到了南城一家非常出名的火锅店里。

这家火锅店是南城的一绝,一般人提前一周预约可能都预约不上。

不过叶北月曾经给这家店的老板调理过身体,不用预约,直接报姓名就能进去,而且还能进一个安静的雅间。

这不,老板见她过来,高兴地亲自把他们往楼上的雅间带。

要了两个鸳鸯锅。

叶北月和小明坐在辣的这边,让小家伙和穆亦琛坐在了不辣的旁边。

穆小宝和穆子昊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叶北月和小明轮番给他们夹菜,小家伙嘴巴不停地吃着。

尤其是穆小宝,吃着碗里的,两只大眼睛还巴巴地往锅里看。

叶北月知道她喜欢吃肉,不停地给她涮肉吃。

就在他们吃得正开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躁动声。

有人在争吵,甚至还踹上了门。

叶北月拧眉看了过去。

门外,老板正紧张地低声下气地解释:“袁少爷,今天真的没有位置了,明天我保证给您留一个雅间好不好?”

“去你妈的!明明今天下午的时候这里还没人的,怎么现在就有人了?你是不是故意要给本少爷添堵?”

他抬脚就要往老板的身上踹。

也是这时,紧闭的门被推开。

他扫眼瞪了过去,当看到是叶北月后,他目光一亮,当即就把脚收了回去。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他眯起眼睛,一点都不遮掩对叶北月的喜欢,直直地朝叶北月走过去。

叶北月礼貌地对他说道:“袁少爷,今天这间包厢被我包了,你想用的话,明天再来吧。”

说完她转身就要进去。

袁枫迅速冲了过来,把要关上的门给推开,就是不让叶北月关上门。

然后他朝里面看了过去。

除了认识的小明之外,还有三个人。

一个陌生男人,两个从没见过的小屁孩。

陌生男人没正眼看他,两个小屁孩倒是好奇地盯着他看。

他呵呵笑了声,冲叶北月亲昵地问:“小月月,这几个人是谁啊?你亲戚吗?”

饭桌旁,穆亦琛握着筷子的力度重了几分。

不等叶北月说什么,穆子昊和穆小宝同时喊了一嗓子:“她是我们的妈妈!”

袁枫脸一黑,“小屁孩,胡说什么呢!”

穆小宝冷哼了声,“你才是小屁孩,你全家都是小屁孩!她就是我们的妈妈,不信你问我爸爸!”

“爸爸”指的可不就是穆亦琛?

穆亦琛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乖,好好吃饭。”

穆小宝“嗯嗯”了一声,张嘴就吞掉一大块肉。

然后气氛安静起来。

安静了好一会儿,穆子昊忽然冲叶北月喊道:“妈妈,这位叔叔也是你的病人吗?”
叶北月:“……”

袁枫一脸乌黑。

这还没完,穆子昊又冲穆亦琛问:“爸爸,你认识这位叔叔吗?”

穆亦琛给他夹了一颗青菜,顺便回了声:“不认识。”

袁枫拧眉看向叶北月,一脸他被她绿了的模样,“小月月,你敢背叛我!”

叶北月一头问号。

没记错的话,他们总共也就见过两次面吧。

就跟陌生人没啥区别,她怎么就背叛他了?

叶北月想回去吃饭,不想和他在这纠缠,保持礼貌的态度对他说道:“袁少爷,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我还要吃饭,请你离开吧。”

袁枫是本地出名的富二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什么时候被自己看上的女人这么对待过?

他气闷地看了眼里面正在吃饭的穆亦琛和的俩孩子,冲叶北月喊道:“你给我等着!”

他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叶北月把门合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饭。

她神色平静,似乎没把袁枫的话给放在心上。

穆亦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问小明:“他是谁?”

小明对上他的眼神,莫名打了个哆嗦,然后老实地对他说:“他是个富二代,听说他爸掌管我们南城所有的夜总会,家里很有势力。”

说完,他又小心地看了叶北月一眼,“师父,袁少爷好像真的记恨上您了,您要不要跟他认个错解释一下?”

在南城得罪袁家确实不好。

要不是因为这个,刚刚袁枫在外面骂老板的时候,她可能就赏他一脚了。

可是叫她认错?

叶北月没好气地问:“我错哪儿了?”

分明是他先挑事。

虽然几家分店都是在他的关系下才顺利开业,但是她也救过他妈妈,把他妈妈从死神手里抢了过来。

反正在她看来,谁也不欠谁的,叶北月问心无愧。

小明识趣地闭上嘴。

穆亦琛瞧着叶北月淡定从容的神色,无声地勾了勾唇角。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有些胆魄。

而此时,叶北月正盘算着抽个时间给袁枫的妈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要是袁枫抽风,真要对她的医馆做些什么的话,她这三年来的计划就白费了。

晚饭吃完,各回各家。

叶北月抱着穆小宝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不给穆亦琛和穆子昊踏进来的机会,直接就把门给反锁上了。

穆亦琛领着穆子昊回到了隔壁的这间公寓里。

不一会儿,德叔就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穆亦琛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问他:“这里的安保措施做好了吗?”

“您放心,这一栋公寓都已经包下来了,里面都是我们的人,陌生人一步也靠近不了。”

沉默了会儿,穆亦琛淡声道:“把林业叫来。”

德叔应了声,走出去不过十分钟,助理林业就走了进来。

他手里抱着一叠文件,都是最近穆亦琛积压下来没有审批过的。

“三爷,您该看一看了。”他微笑着说。

穆亦琛没理他这声,转而问道:“知道一个叫袁枫的人吗?”

林业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好像是南城夜总会总负责人袁樘的儿子,我之前招聘袁樘的时候,他还把他儿子带来过,想让他儿子见您一面。”
见穆亦琛不说话,林业疑惑地问:“三爷,您提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大事。”

“额…那是有什么小事吗?”

穆亦琛瞥向他,“他今天威胁了我的女人。”

林业两腿颤了下,忙说道:“三爷,我这就去处理。”

“嗯。”

林业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把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到的穆子昊,好奇地凑过来问:“爸爸,林助理能处理好他吗?”

“能。”

穆子昊“哦哦”了声,没过一会儿,又感叹了起来:“好想和妈妈一起睡觉觉啊!”

穆亦琛额头划过几道黑线,一脚把他从沙发上踢了下去。

……

南城富人区,袁家。

刚刚接了一通电话后,袁家一家之主袁樘,气得拎起一根木棍,把袁枫拎过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高挑人妻翘臀迎接粗大撞击 洗澡被公强奷30分钟视频

袁太太和好几个佣人一块拉着也没能拉开。

直到袁枫的两条小腿都被打骨折了,袁樘才丢下木棍。

袁太太吓得差点旧病复发,抱着袁枫哭,不解地埋怨:“你好端端的干什么打他?”

袁樘冷冷地哼了声,“你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要不是林助理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他胆子竟然这么大,连三爷的女人也敢调戏!今天我要是不打断他的腿,明天我们全家都得完蛋!”

他气得胸口起伏,作势要拿起木棍再抽袁枫一顿。

袁太太忙挡在袁枫身前。

袁枫疼得龇牙咧嘴的,气闷地吼道:“什么三爷的女人?我都已经一个月没玩过女人了!”

“臭小子,还跟跟我狡辩!”

“我真的没有!”都到这份上了,袁枫干脆都说了,“我就是喜欢上一个女人,今天才知道她有丈夫孩子了,其他的女人我一个都没碰过!”

他还正郁闷着呢。

袁樘倒抽了一口寒气,吼道:“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人!人家是三爷的老婆,哪儿是你这小子能肖想的!”

袁枫两眼一睁,“叶北月?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是三爷的女人?”

“就是她!亏人家以前还救过你妈妈,你这小子不懂得回报人家也就算了,还骚扰人家!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接下来又是好一会儿的臭骂。

被打骨折的袁枫,在两腿上都缠上石膏之后,就被禁足在家里了。

袁樘和袁太太忧心忡忡了一晚上,才商量好对策——资助叶北月创业。

……

第二天上午。

叶北月正给一名客人针灸。

客人是一位三十岁的女白领,天天低头工作,脊椎和腰椎都有严重的问题。

叶北月正认真地给她扎针呢,余光里忽然就出现一抹高大的身影。

她愣愣地回头。

还没来及说什么,客人就发出了花痴的叫声。

叶北月意识到她整个后背都是光溜溜的,当即瞪向穆亦琛,“快出去。”

她推了他一把。

穆亦琛瞥了那女客人一眼,神色如常,平静地对叶北月说:“有位自称是袁太太的人,给你打了电话。”

袁枫他妈?

叶北月当即朝柜台那边走。

穆亦琛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要跟上去。

却被女客人给叫住了。

她冲穆亦琛挤了挤眼睛,故意把声音放嗲,“帅哥,我腰上的针好像歪了,你能帮我扶正吗?”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