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肌肉男保镖硕大粗硬(我和小保安的激情同性)

看到了车前子突然出现,郝正义立马从案板上跳了起来。他警惕的看着小道士,做出来随时一击必杀的姿态来......

虽然也没有想到车前子会藏在厨房里,不过高亮的反应没有郝正义那么过激。高胖子笑了一下,按住了郝正义,说道:“车前子和孙德胜两位同志都是从四十年后回来的,你的事情瞒不了他们,人家早就知道了......我知道说出来像神话故事,可是你还不能不信。”

郝正义没有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半大小子。车前子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说道:“我们家胖子也是想瞎了心,就怕老高你吃亏了。心里明镜似的,也还要让我来盯着点。没事就行,我回屋睡觉去了......对了,郝正义你还真猜着了,再过三十来年,你还真坐上那个什么委员会会长的位置了。”

听了车前子的话,郝正义眨巴眨巴眼睛,忍不住继续说道:“那之后的事情呢?我回到民调局了吗?”

车前子听孙德胜说过郝家哥俩的事情,民调局崩塌也和面前这个人有关。后来因为高亮的死,折磨的郝正义差点疯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可不能说,他装作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道:“你走得早,我来得晚,咱们不得拜街坊......我才来民调局几天,就被孙胖子拉过来了。你的事情问他去......”

说着,车前子转身就要继续往厨房外面走去。这时候,高亮叫住了他,说道:“车前子同志,还有点事情要麻烦你......”

看着小道士停下了脚步,高亮这才继续说道:“我们这个计划还有点小瑕疵,你也看到了,郝正义和马行空二打一对付我,结果他们俩一死一伤,这个多少有点说不通。现在你出现就好办了,可以解释成被你发现,最后一刻救了我。这样的话也就说得通了......”

“还是要我给你俩做点伤嘛......”车前子转回身来,看了一眼两个人之后,说道:“要几分生死的伤?”

高亮干笑了一声,说道:“别死啊,逼真一点就行......”

“逼真一点啊,你这可难倒我了。就好像以前我给老登儿做稀饭,问他要喝稀的还是厚的。每次他都说不稀不厚的......”说着,车前子突然对着他和高亮当中的空气挥了挥巴掌。就这凭空的一巴掌直接将高胖子打飞了出去......

看着高亮摔在了地上,车前子又对着郝正义说道:“你呢?也是不稀不厚的?”

郝正义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说道:“不要太重,太重的话我还能逃出去也不真......”

“不轻不重啊,你比高胖子还难伺候。我试试看......”说话的时候,车前子已经到了郝正义的面前,他伸出来一根手指头,杵进了郝正义的肩头。

随着车前子的手指轻轻一和弄,郝正义的肩头被搅出来一个血窟窿。疼的他连连后退,看着鲜血直流的肩膀,说道:“可以了!说得过去了。也不用这么重......”

“真是难侍候,我在帮你一把......”说着,车前子又到了郝正义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衣领,将郝正义轮了起来,随后顺着厨房窗户扔了出去。

标签]这时候,车前子这才大声喊道:“来人啊!高胖子被人打死了......”

郝正义被扔出去之后,立即爬起来,跳出了招待所的后墙。随后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一个多小时之后,郝正义出现在了西城区一间涉外宾馆的套房里。从窗户翻进来之后,郝正义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对着面前几个人说道:“准备应付局面吧......马行空死了,我杀了高亮......”

安如山和王军也在房间里,听到了郝正义的话之后,安如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这个肩膀还在哗哗流血的郝正义。他先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你们几个出去,把郝正义的血迹都擦掉。不要引到宾馆来,做完你们直接去塘沽,不要回来了。来人給郝正义疗伤......”

安排好抹掉郝正义过来的痕迹之后,安如山这才对着郝正义说道:“确定高亮死了吗?你有几分把握?你好好和我说一说......”

“八九分把握吧,可惜当时车前子到了,我来不及去查看高亮的尸首......”郝正义的脸色苍白,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知道高亮有吃宵夜的习惯,他喜欢吃宵夜的时候复盘最近的大事,身边一般不会有人跟随。就和马行空商量,趁着这个时候解决他......

一开始很顺利,马行空拼着自己重伤,也给我制造了杀死高亮的机会。我把他打飞了出去,打在心脏的位置,一定是活不成了......可是就在我要去查验的时候,民调局新晋的车前子到了。他不是一般的修士,一下子就把马行空打死了。如果不是我的腿脚快,这时候也死了......”

安如山根本不关心马行空的死活。他打断了郝正义的话,说道:“你看着他的生气没了?好好回忆一下,高亮是不是真死了......算了,韩山虎,你去探听一下,如果高亮真的死了,我就为郝正义庆功......”

这时候的高亮已经送到了医院里,正在进行抢救。进了手术室之后,已经下了三个病危通知书。接过来第三封病危通知书,孙德胜纠结的看着车前子,说道:“兄弟,真不是哥哥我说你,让你做点伤,没让你真送他走......”

车前子回答道:“是高胖子让我逼真一点的,你看看,这要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孙德胜,车前子说道:“刚刚郝文明已经把伤药送进去了。那是咱们从归不归那里带回来的伤药。高胖子死不了......”

这时候,手术室大门打开,一名医生走了出来,说道:“病人家属来一下,我们已经尽力了......”

喜欢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请大家收藏:

听了孙德胜的话,高亮叹了口气,好像轰苍蝇一样的轰着孙胖子,说道:“滚吧.....还以为你能顶住民调局,啥也不是......”

孙德胜嘿嘿一笑,边走边说道:“您不用多想了,再过三十多年,您亲自把我和辣子招到民调局,那个时候,再把这摊子交给我。现在孙德胜就是一室的调查员......”

看着孙德胜的背影,高亮沉默了片刻,随后回身将面碗里剩下的一口面条吃完。吃饱喝足之后,他端着空碗回到了厨房。走到了水池边,挽了挽袖子开始刷碗......

就在他刷好了饭碗,正要将大海碗放在碗柜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高亮回头看过去,正是刚才和淮燮峨一起入住招待所的刘为民。

高亮好像吓了一跳,他向后退了一步,随后捂着心口说道:“刘为民同志,你可吓死我了,怎么走路一年声音都没有的......这时候来厨房,是饿了吧?我们厨房的大师傅和其他的同志都下班回家休息了。你忍一晚上,明早上炸油条、糖油饼和豆腐脑儿......”

刘为民正是上环道马行空假扮的,他捂了捂肚子,苦笑了一声,说道:“所长同志,您帮帮忙,我在火车上一天一夜了,就没怎么吃过东西......实在扛不住了,我还有点低血糖。现在就有点迷糊了......”

说着,马行空便瘫坐在了椅子上,一边出着虚汗一边轻微的哆嗦着。这正是低血糖的症状。

高亮看到之后,急忙从糖罐子里抓了一把糖,随后用热水冲开。端了过去说道:“赶紧的,你把这碗白糖水喝了......一会我再给你下一锅面条,多下点胡椒粉。你吃好了之后,就赶紧回去睡一觉。发发汗明早上就好了......”

马行空伸手去接碗,眼看着就要接过去的时候,他的手心里突然出现了一把白色的灰尘,反手扬在了高亮的脸上。

高亮好像没有丝毫的防备,一边倒退一边说道:“迷眼了.....干什么你,我好心好意的给你.......”

“高局长别装了......”马行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个不是普通的白灰,是七尺木鸟的骨灰。现在你的气息一直会保持这个状态,就是死了也不例外......不会因为你的气息突然消失,就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七尺木鸟的骨灰,这玩意儿不好弄啊......”见到马行空识破了自己,高亮也不客气了。他的右手伸进了怀里,盯着马行空说道:“我听过你的声音——你是火车上的假列车员......鬼头刀已经拿走了,还想要干什么......”

“还想要高局您的人头,给我们兄弟倆进入宗教事务委员会做个投名状......”这时候,假扮成另外一个人的郝正义也走了进来。随着他走进厨房,高亮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是返魂香里加了檀香,现在用在这里,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郝正义,当年我教你这个时候,你想过会用到我身上吗......”高亮盯着这个新进来的男人,继续说道:“我也教了你不少东西了,现在最后教你点本事......”

马行空听到这句话,当下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高亮身上,生怕这个胖子最后挣扎的时候,再伤到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马行空突然感觉到胸前一紧。等到他低头看的时候,就见胸口出现了半截明晃晃的剑尖。剑尖的顶端刺破了他随身携带的项链链坠......

马行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个下场。他回头愣愣的看向郝正义,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郝正义已经抽出了长剑,随后挥剑将马行空的脑袋砍了下来......

]看到了郝正义一剑砍掉了马行空的脑袋,高亮已经到了他的身边。趁着马行空倒地的时候,走到了跟前,一把将他脖子上挂着的链坠拽了下来,与此同时,郝正义丢掉了手里的长剑,咬破舌尖对着自己的双手喷了一扣舌尖血,随后从马行空的身体里掏出来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来。随后他将人影按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小葫芦里......

高亮一把将链坠捏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死尸之后,长出了口气,坐在了厨房的案板上,掏出来香烟分给了郝正义一眼。

两个人坐着抽了一口香烟之后,高亮伸出来手心里的链坠残渣,说道:“就这小玩意儿能听到这边的声音?里面是什么阵法?这样的法器也就是百里熙能打造出来。上面怎么还有一行外国字......”

郝正义笑了一下,说道:“这是先进的窃听器,安如山花了三万美元从米国买回来的。算是高科技。老大,这世上不是什么东西都是阵法、法器的。现在间谍卫星都满天飞了,不是以前还要制作千里眼、顺风耳的符咒了......”

高亮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时代变化的太快了。当年徐福大方师出海的时候,能想到现在飞机在天上飞吗?连原子弹都有了,连帝崩那样的大法器都相形见拙了......你那边说得通吗?得给你做点伤吧......”

郝正义笑了一下,说道:“是得做点伤,不过不是我,是老大你......你伤在我手里,在床上躺三五个月的话,我在宗教委员会的名头就算是打出去了。再过几年我坐上会长位置也不是不能想象的......”

听到郝正义要给自己做点伤,高亮的脸便苦了起来。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合适,这几天我这血压高的吓人,别你再把我送走了。就说你伤了我的魂魄,反正这玩意不容易看出破绽,躺俩月让吴仁荻治好了.....”

“要不还是我给你们倆都做点伤吧......”声音穿出来的时候,车前子溜溜达达的从灶台后面走了出来.......

喜欢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请大家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