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无删减全文, 校花的丝袜[完]

婵月趴在明月楼的窗边。

她望着那儒衣先生一步步远去,那柄油纸扇在风雨中摇晃,却始终没有坠下。

她抬起头来,眼中见那一道道金光去往大乾各地,眼中再无此前的波澜不惊。

“阿弥陀佛。”

‘婵月’双手合十,口中念叨了一声:“……不愧为陈先生。”

她的眼眸中泛起金光,却随着金光消散在五川坊后一同淡去。

婵月晃了晃神,瞧着外面愣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来的窗边?

自己怎就记不得了。

怪事。

婵月却也没太在意,回头便去找婉娘了。

“婉娘!”

.

.

五川坊那夜暴雨,激起了整个陈江以及清河的水势,倒是冲毁了不少庄稼,不过好在是没出人命。

损失倒也没有多大,待那江水退下后重新清理出来便是了。

这雨来的突然,而那雷劫又是这般骇人,众人第二日来到清河便查案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些许焦糊味,不过却没有在现场发现一点痕迹。

那天夜里,县令便让人将那地上雷击的痕迹尽数擦去了,做的悄无声息,更没有一人透露出来。

如此神仙景象,亦是他们不敢透露的。

虽是掩盖了些许,但也难免会有人揣测不停,又说天威,又言县令大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故而才引来的天雷。

县令大人听了自然是气的发昏,却也没跟那些人计较,心想着早晚有一日收拾他们的时候。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却似个没事人一般,正站在清河边上的蜜饯铺子前,给他肩头那顽皮的小狐狸买蜜饯。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狐九伸着爪子,指着那铺子里个是这样的蜜饯。

它是瞧见了哪个喜欢哪个,就没有它忌讳的东西,只要是蜜饯,那都好吃。

婉月一样给它拿了一些,顺便摸了摸红狐的小爪子,说道:“你吃那么多,不怕坏了牙齿吗?”

狐九哼哼两声,说道:“我可是妖怪,怎么会坏牙齿。”

先生伸手敲了敲狐九的脑袋。

“唔。”狐九捂了唔额头,却听先生说道:“婉月姑娘说的不错,这些太多了,再好的牙,也禁不起你这么吃啊。”

狐九反驳道:“没有啊先生,明明不多啊,就那么一点,就一点……”

还不够它吃几天的。

婉月微微一笑,摸了摸狐九的额头,说道:“它若是喜欢吃,那便吃吧。”

陈九摇头道:“太多了,还是减去一半吧。”

狐九闻言大惊,连忙晃起了先生的肩膀,嘴里唤道:“先生,先生,先生!”

“我可不是跟你商量。”陈九说道。

他看向婉月,说道:“劳烦婉月姑娘了。”

婉月瞧着委屈巴巴的狐九,又觉得这小狐狸乖巧的很,就像是个孩子一般还会有小脾气。

“小狐狸这是没口福了。”

她将那蜜饯拿去了些,留下了其中味道最好的。

陈九摸出了腰间的钱袋,问道:“多少钱?”

婉月却是摇头道:“先生救了小女的命,怎敢提钱,那去吃便是了。”

陈九没接,摇头道:“上次婉月姑娘送了蜜饯来,足够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白拿了。”

婉月姑娘说道:“陈先生太客气了,拿去吃吧。”

陈九接过蜜饯,顿了一下,从钱袋里摸出了几枚碎银,放在了桌上。

只听先生说道:“这些银子想来是够了。”

婉月一惊,低头将那银子抓起,就要还给陈先生。

“先生,这可不……”

当婉月抬起头时,面前还哪有什么陈先生,所见,只是空无一人的街道。

婉月手里攥着那碎银,无奈一笑。

这陈先生,当真是太客气了。

哪有半点神仙的样子。

躺在摇椅上的婵月摸了摸肚子,说道:“婉娘,我也想吃蜜饯。”

“没你的份!”

“……”

婵月心中一叹,或许这就是区别吧。

她也没在意,换了个姿势继续在摇椅上躺着。

.

.

江宁府中。

正有一大一小两位穿着道袍之人坐在酒楼中吃饭,倒也点不起什么大菜,稍微应付了两口。

青柏道人问道:“许久没吃过人间的饭食了吧?”

刘槐安点了点头,狼吞虎咽似的吃起了盘里的青菜。

一盘青菜,却吃出了大鱼大肉的感觉。

倒不是青玉山上没饭吃,而是他踏入修行之后便已辟谷,食天地灵气也不会觉得饿,这般算来,他也有数年没有吃过凡世的菜了。

故而,就算是一盘青菜,也觉得极为可口。

青柏道人摸了摸徒儿的脑袋,笑道:“慢点吃,慢点吃。”

“好吃,师父。”刘槐安说道。

一盘青菜,一碗清汤,便足以刘槐安吃的舒心了。

刘槐安吃了个半饱,也满足了许多,他这时才想起一事,出口问道:“师父前些天夜里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青柏道人顿了一下,看向刘槐安略微有些惊讶,说道:“那天晚上…你感觉到了?”

一般来说,天律的变化一般来说,是化神境修士以下无法感应到的。

刘槐安点头道:“察觉到一点。”

“如

18岁女rapperdisssubs免费

今你才是蜕凡,便能察觉到天道的变化?”青柏道人欣慰道。

“可是师父,那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太一样了。”

刘槐安所感知到的东西并不完全,所以也不能妄下定论。

青柏道人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前些日的变故来自五川。”

刘槐安愣了一下,立马反应了过来:“是陈先生?”

青柏道人却是说道:“只能是陈先生。”

刘槐安听的有些不解,问道:“师父,到底是……”

青柏道人说道:“你可知世间有律?”

刘槐安点头道:“知道一些,书里说世间运转自有规律,故而才有了天道,故而才有了道之一说,便是顺应天道,由而才有了业力、功德、气运…等等一切。”

“不错。”

青柏道人看向刘槐安,说道:“不过在那一夜,天律却被人篡改了。”

刘槐安手里的筷子落地。

他心惊了一下。

“师父你说什么?”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是什么。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绵绵细雨撒入人间。

不见月色,不见星光,街道旁的老乞丐已是浑身湿透,在那寒风吹袭之下,不由得打了个摆子。

半晌……

半晌都不曾回神。

他便这么静静的站在这雨夜里,有些呆滞的望着那儒衣先生。

“天下何生这般大胆之辈。”老乞丐心中一叹,他不自觉的摇头道:“终究是我老了。”

可陈九不老吗?

或许,陈九的心比他都老。

但他口中的老,却从不是这个意思。

陈九是那纵使行事苍老,却终有少年心的,而他这一把老骨头,早已在数年前的清河边上化作一抔‘黄土’。

陈先生似是松了口气一般,伸手拿起那本《城隍正神册》,再看之下,其上字迹却早已消失殆尽,得此册封,这册子也总算是有了实质的作用。

不枉它废了这么多功夫。

却见那黑夜之中蹦出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嘴里衔着一柄纸伞,奔走于明月楼的屋瓦上,顺着那柱子滑落,踏着雨水来到了先生的面前。

“先生先生,下雨了!”

狐九将那纸伞放下,抬头望着先生道:“伞。”

陈九倒是一愣,蹲了下来,伸手摸在了小狐狸的额头上。

先生问道:“下了雨,怎还跑出来送伞?”

狐九眨了眨眼,呜了一声道:“不知道。”

它瞧着先生站在雨里,便担心的很,问白姐姐要了把伞便急匆匆的跑下来了。

这个时候它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一路走来也踩到了路上的水坑,浑身都已湿透了。

陈九和煦一笑,说道:“上来吧。”

“可是……”狐九迟疑一下,看了一眼湿漉漉的自身。

只听先生柔声说道:“无碍的。”

狐九心中一暖,衔起那地上的纸伞,一跃立在了先生的肩头。

它为先生撑起伞来。

狐九有些担忧道:“先生可别淋湿了,会着凉的。”

陈九摸了摸它湿润的毛发,说道:“好,知道了。”

狐九点了点头,“走吧先生,我们回客栈。”

“嗯。”

先生走在那劫后的风雨之中。

肩头所站的红狐撑着油纸伞,替先生遮去了风雨。

红狐瞧着前面,时而又看一眼先生,它只觉得心中欢喜。

总算是能为先生做些事了。

它可不是累赘。

红狐山上沾上的水渍顺着毛发低落,落在了先生的背上,打湿了衣衫。

先生却不在意,只是一步不停的往前走着。

他肩头站着的,大概是他在此方唯一的慰藉了。

.

.

酒安坊中。

城隍老爷正在庙宇中来回走动着,他的神色紧张,心中皆是担忧。

鬼神没了束缚,而城隍乃是阳间与阴间唯一的沟通渠道,如今少了约束,定然会出一些难以预料的事。

虽说《功德金身法》已在凡世流传,可说到底铸就此法也需大量的功德,并非寻常城隍可做到的。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个不稳定的因素。

“莫非此次的事,于陈先生亦有关联?”城隍老爷忽的想到此事,无奈叹道:“若是这般,陈先生当真是糊涂了。”

没有规矩,何成方圆?

却在此刻,城隍老爷忽的一愣,看向了头顶的苍穹。

似有一串金光文字映入眼帘。

“这是……”

城隍老爷愣了一下,在他眼中,面前忽的浮现出一道道文字,不可

18岁女rapperdisssubs免费

触碰,不可挥去。

【旧律已破,当立新规,感世间鬼神一道大变,故废除旧律,立下新法。】

【自今日起,城隍正神一职兼顾人妖仙佛,无论山精野怪,仙佛妖魔皆可为正神位,妖不得轮回大道,属乃世间不公也,故重开轮回一道,无论是妖是人,皆可入轮回大道。】

【故赐《功德金身法》已固城隍之力,庇佑万民,自今日起,城隍一职每百年一换,不得连任,事后何去何从,无关任何。】

【为城隍者,当护国庇民,接引亡魂……】

【为城隍者,当殚精竭虑,以城池江山为己任……】

城隍老爷双膝跪地,望着那浮现在眼前的一字字,恭敬磕头:“小神,必当遵从!”

“叩谢苍天福泽!”

这一拜,拜的是新法。

如今新规下去,世间也能少些苦难,那些活在煎熬之中的城隍也能得以解脱。

公正一词再得尊崇!

自从往后,妖物亦可入轮回大道,所谓轮回一道,也不再只限于人。

方才城隍老爷还在担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今却是完全安下心来。

“好啊,好啊……”城隍老爷由衷的笑出声来。

这万年不变的格局,终是生了变故,就如日月更替,山河流转,终是有了新气象。

面前的天道法术化作星光淡去。

而城隍也感觉到新的枷锁束缚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却没有半点不愿。

在位三百余年,他亦是不知还能在这凡世待多久,如今也只余下了寥寥百年,不过人生一世,眨眼便过去了。

待此间事了,他亦能怀揣着这一身香火功德,去瞧瞧这山川河流,定是美不胜收。

“若是陈先生在就好了。”老城隍笑了一声。

定要与先生饮上三百杯!

天律更替自然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最先知晓的自然便是城隍,之后便是这仙界的无数修士。

“何人胆敢篡改天律!”

“好大的胆子!”

在发现的一刹那,无数双眼眸望透过结界,看向了那凡世江河交汇之地。

但也仅是瞧上一眼,却也不曾加以阻止,口口声声喊着大胆,却比谁都想看看此人是如何死在天道雷劫之下的。

却不曾想,那人居然真的成功了!

废除旧律,立下新规。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无数人瞠目结舌,目光聚集在了那小小的五川坊中。

“居然……”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天律怎能篡改,这不可能!”

无数修士见了此幕道心崩碎,一口鲜血吐出,当场昏厥。

这时有明眼的仙人瞧见了那清河边敕令之人的面容,惊呼道:“是他!是那位!”

这张面孔虽极少被人知晓,但也有人曾有过一面之缘。

便是那位剑过两届山,使让剑山封山百年的鹿仙君!

篡改天律!?

“这究竟……”

“是如何做到的?”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