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我的妺妺H伦浴室&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江小鱼原本放松的身体,立即绷得笔直。

他是在叫自己吗?

这个时候将衣服送进去,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可是如果不送进去,她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江小鱼拿起睡衣,站在浴室门口,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几乎可以预想到打开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什么。也更加知道,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

她轻轻地将浴室的门拉开,蹑手蹑脚地进去。

“陆先生,衣服放在这里了!”她没敢看浴缸里的男人,声音轻的恐怕连自己都听不见。

浴缸里,男人的身体浸在水中,他双眼紧闭,呼吸匀称的好像睡着了一般。

听不到回应,江小鱼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声音太小。

“陆先生,衣服放在这里了!”她提高了音量,后退一步,随时准备逃出去。

“出去!”陆渊依旧没有睁开双眼,只唇角微动,冷冷的一声,像命令一般严厉。

一股森寒之气逼得她透不过气来,她快速地转身,关上门,逃了出来。

突然有一种屈辱的感觉,明明自己希望什么都不要发生,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出来,却比被冒犯还要让人难受。

她努力地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为了这份工作。只要她不惹怒这个男人,她还可以保住这份工作。

十点半,陆渊从浴室出来,客厅的灯亮着。他的情绪不是太好,冷峻的面庞上还沾这细微的水珠。

江小鱼缩在沙发上,已经睡了过去。

他眉心微蹙,几乎已经忘记这个女人了。原以为这个女人会离开,想不到,她竟然没走。

想借他往上爬的女人有很多,这样欲拒还迎的伎俩,他一点都不陌生。

到底他的脸上还是浮过一丝不屑。

江小鱼枕着沙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困的睡了过去,怀中的包并没有拉上,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陶瓷碎片。

陆渊一眼看见了那些锋利的碎片。

所以她的手是被碎片割伤?多重要的东西值得她睡觉也要抱在怀里?

一刹那的念头里,他竟然对她产生了好奇。

江小鱼,二十七岁,化妆师,父母双亡,自幼被阿姨收养,未婚……

十一点,助理司宇发来江小鱼的全部资料。

他扫了一眼信息,随即按掉手机。

老套的资料,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江小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她很少醒的这么晚,即便是今天这样的周末。

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身上何时盖着一条薄毯,迷迭香的味道唤醒了她还未苏醒的意识。

是陆渊!毯子是陆渊给她盖上的。

她掀开毯子,房子里格外安静,想必陆渊已经离开了。

也好,不用面对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她看了看手中的包,所有的东西都在,这才放心。

简单收拾一下,她便准备离开,鞋柜上放着这套房子的钥匙,她犹豫着要不要带走。

奇怪,自己为什么要犹豫呢?明明已经做好决定以后都不会来这里住了。

这里不属于她!富人的游戏她也玩不起!没有拿钥匙,她带上门出去。

今天是周末,她约了舒童陪她去看房子。既然阿姨那里住不得,她总得为自己做好打算。

买是买不起的,再升职她也没办法短期凑够首付,况且,以她的能力,付了首付也还不起按揭。

舒童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和房产中介聊着。

“怎么,有大房子不住,出来租房子?”舒童在她身边坐下来,“不会这么快就分手了吧?”

江小鱼一脸懵地看着她,完全没听懂她的意思。

“你别装啊!陆渊的事,你还欠我个说法呢!”舒童朝她眨了眨眼,一脸的八卦。

陆渊?陆渊跟她能有什么事。

“他是我老板,我是他的员工,能有什么事!”江小鱼轻描淡写地说。事实也不过如此。

“我看中这套一居室,就是价格有点贵!”她故意岔开话题,“你陪我先去看看房子!”

“我可不敢!要是陆渊怪罪起来,我们舒家可担不起!”舒童玩笑着说。

“我跟他真的只是……”江小鱼语塞了,她跟陆渊到底属于哪种关系?

“只是什么?”

“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想到陆渊的阴晴不定,她就浑身不舒服。

“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能在韩靖的婚礼上承认是你男朋友?”舒童可不信。

江小鱼只是笑笑,关于陆渊的事,她真的解释不清,或许那个男人真的有什么目的吧。但她坚决不信他能看上自己。

“陪我去看房子吧!”江小鱼不想再说陆渊的事,拉着舒童就要走。

舒童还想从她嘴里撬出点什么,可是江小鱼嘴巴太严,竟然什么也撬不出来。

看好房子,中介拿出租房协议给她看。

“你可要想好了!”舒童按住协议,“确定不去我家住?”

“寄人篱下二十年了,我总该享受一下什么是自由了吧!”江小鱼自嘲地笑笑。

“你是怕我打扰你吧?”舒童坏笑道。

江小鱼懒得解释了,将协议拿过来细细地看着。

“你确定要出来自己住吗?这个房租可是不便宜!以你现在的工资,如果租房的话,可就剩不下多少钱了!”舒童再三问。

江小鱼没有抬头,以她的工资,合租当然是最好的,可是她又担心合租不安全。但是租下这套房子,可能她这辈子都买不起房子了。不租房,她又能住哪里呢?

电话这时候响起来,是方兰打来的电话,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接通了。

“小鱼!”电话那边,阿姨方兰哭着开口。

舒童从她骤变的表情上觉察到事情不对。

江小鱼的表情沉重起来。

“我知道了!”她的语气不太好,说完匆匆地挂了电话。

“发生了什么?”舒童关切地问。

“没什么!”江小鱼旋下笔帽准备签字,手却悬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江小姐,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中介倒是急了,虽说租房的提成不是很高,但是好歹遇到个比较干脆的,看了一套房子就决定签协议,省了他多少麻烦。

江小鱼看了看中介,硬是挤出几分微笑。

“没问题!”她想签字,却到底还是将手收了回来,“我突然有点急事,能不能中午再过来签?”

中介脸上标志性的假笑也顿了一下,却很快掩饰过去。

“好的,那等您忙完了再联系我!”

江小鱼点点头离开。

“小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舒童跟着她出来,她几乎可以断定,电话是方兰打来的,能让江小鱼这么在意的,除了方兰也没有别人了。

江小鱼只是快步地往前走,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舒童知道她还在为高家的人和事担心,一定会狠狠地骂自己。

“是不是你阿姨找你?”舒童拦到她面前问。

“高文洁流产了!”江小鱼不想隐瞒她,“就是昨天晚上的事。”

舒童一点都不同情高文洁,反倒是听到这个消息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这跟你有关系吗?”舒童有点哭笑不得地问。

“昨天晚上我回去过,差点和她动手。最重要的是……”江小鱼说着心里升起满满的负罪感,“她亲眼看到韩靖纠缠我,也正是因此才流产。”

“那是她罪有应得!谁叫她……”

“医生说,她可能,很难再有孩子了!”江小鱼打断了她。

舒童还未说完,硬生生地将后面的话咽了进去。

“这么严重?”

江小鱼心里堵得慌,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这么多年来,虽然高文洁一直欺负她,可是她从来没有真的恨过她。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

病房里,高文洁刚刚睡着了,方兰坐在床边,偷偷地抹眼泪。

江小鱼犹豫着要不要推开门进去,这个时候的高文洁应该恨死自己了吧!

她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方兰闻声看了过来。

“小鱼,你来了!”她的眼圈通红,看起来哭了很久。

“表姐怎么样了?”江小鱼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高文洁。

不过一夜没见,高文洁看起来好像变了个人一般,往日脸上的盛气凌人此刻荡然无存。倒是安静的像个孩子。

“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方兰说着叹了口气。

“韩……”她想了想,改了口,“姐夫呢?”

听到她提起韩靖,方兰又叹了口气。她了解自己的女儿,从小就心高气傲,什么都要打压江小鱼。这次若不是借着怀孕,韩靖也不会跟她结婚,现在事情弄成这样,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他公司有事,先回去忙了!”方兰说着,满怀歉意地看着江小鱼,“小鱼,阿姨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这次的事,其实和你无关,是文洁太任性了!”

江小鱼知道和她无关,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表姐还这么年轻,养好身体以后还会再有孩子的!”江小鱼说着,便准备离开。

方兰却叫住了她。

“小鱼!”方兰走到她跟前,拦住了她,“阿姨喊你来医院,其实是有事想求你!”

江小鱼深吸一口气,从小到大,方兰不知道求了她多少次了,每次都是这样的语气。

“我和韩靖没有缘分做夫妻,也不可能有缘分做情人!”江小鱼知道方兰的心思,提前说了出来,“您也看到了,我现在和陆渊在一起,不可能看到上韩靖!”

方兰的表情将信将疑地舒展开。

“那如果他再纠缠你呢?”方兰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

“陆渊会打断他的腿!”

江小鱼这样的答案倒是让方兰彻底放了心。只要韩靖和江小鱼不再有纠缠,那高文洁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

孩子嘛,多看些名医,应该是会再有的!

“好,阿姨相信你!”方兰说着脸上慢慢地露出笑容,“你先去忙你的去吧!”

江小鱼突然觉得自己像条狗一样,方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好!”她的唇齿微动,应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是小鱼吗?”高文洁的声音无力地响起。

江小鱼的脚步停了下来,随即转过身来看向病床上的女人。
我的妺妺H伦浴室&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高文洁已经睁开了眼睛,涣散的眼底尽是悲痛与茫然无助。

“表姐,孩子还会再有的!你要节哀!”江小鱼并没有走过去,她太了解高文洁了,自私任性,这个时候应该杀她的心都有了。

高文洁的表情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眼底闪过一丝恨意,一场手术倒让她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了。

“我想了很多!发现这么多年来,我特别对不起你!”高文洁说看向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小鱼,对不起!我现在特别恨自己!为什么一直那么针对你!”

江小鱼倒是愣了一下,她在闹哪一出?良心发现?怎么突然会向自己道歉?

“原谅我好吗?”高文洁说着撑着床想要坐起来,方兰连忙过去扶住她。

“我想起了好多小时候的事,我真的不配当一个姐姐!”高文洁声泪俱下地说。她提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江小鱼克制着却还是没忍住,掉起了眼泪。

“我还记得你才搬来我家的时候,我将妈妈给你买的衣服都剪碎了,害你哭了几天;你十六岁那年,本来可以上重点中学,是我改了你的中考志愿……”

“别说了!”江小鱼深吸一口气,“你好好保重身体吧!”

“你搬回来住好吗?”高文洁用尽力气叫住她。

方兰也很奇怪,为什么高文洁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昨天进医院的路上还在痛骂着江小鱼狐狸精,怎么这么快的时间她仿佛换了个人。

江小鱼没有回答,快步离开了。

方兰扶着高文洁让她躺下来。

“妈,你要让小鱼搬回来住!”高文洁的语气立即变得阴狠起来。

“文洁,你这是要干什么?”

高文洁恶狠狠地看着虚掩的门。

“她不回来,我怎么好报仇?”

方兰惊了一下,她何曾见过表情如此狠绝的女儿!

你真的相信高文洁改变了吗?”舒童一边开车一边问她。

江小鱼枕着靠垫,想起高文洁刚刚说的那番话,心里多少有些触动。高文洁是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自私任性,目中无人。即便她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江小鱼也不会原谅她。

“你回去住,还不如搬过来跟我住!”

江小鱼看了看她,闭上了眼睛沉思。她的手机调成了静音,从她离开病房,方兰就一直在给她电话。毫无疑问,方兰要她搬回去住。

“我回去看看吧,如果她真的痛改前非,我会考虑当做没有看见她!”江小鱼只觉得高文洁是自作自受,“毕竟她抢走的韩靖,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说的也是!如果不是她,跟韩靖结婚的就是你了!”舒童转念想了想,如果是江小鱼嫁给了韩靖之后,才发现韩靖是渣男,那样更痛苦,“可是她会不会把流产的账算在你头上?”

江小鱼缓缓地睁开眼睛,高文洁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何必要让自己搬回去住?这个时候,应该是最不想看到她才对。

“我回去住,可不是为了她!”

“可是你阿姨对你也不怎么样啊!”舒童每次都一句话戳到她最痛的地方。

江小鱼深吸一口气,这些年阿姨方兰对她确实算不得多好,可是从寄人篱下的角度来看,方兰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供她读书,送她学化妆,如果没有方兰,她不会有今天。

二十年前,父母带着姐姐去参加舞蹈比赛,轮船事故,整条船上的人都得救了,只有父母和姐姐没能回来。后来她知道轮船公司出了一笔赔偿金,却被好赌的爷爷抢走,输了个精光。

阿姨是母亲的妹妹,经济条件并不是多好,那个时候愿意领养她,本来就不容易。

只是这份感情,舒童不会懂。

她轻叹一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舒童见她不说话,只好不再说下去。

高文洁出院回家的时候,江小鱼已经回来住了一天。

“小鱼,你回来了!”看到江小鱼在家,高文洁立即换了一副高兴的表情,加快了步伐走过去,“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的!”

江小鱼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她能回来这里,纯粹是看了方兰的面子,和原不原谅没有一点关系。当然,她知道,自己和高文洁想要化敌为友,很难。

“你好好休息吧!”江小鱼说着进了自己的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

高文洁立即变了脸,看到江小鱼她的心里就汩汩地充满了恨意。从小她就恨江小鱼,恨她让自己什么东西都只能得到一半,更恨她什么都比自己做的好。

“文洁,你休息吧!”方兰心疼地扶住高文洁。

“妈,你告诉韩靖,这断时间我就住在这里,如果他想来的话,我没意见!”高文洁狠狠地说,“记得提醒他,江小鱼也住在这里!”

“那种人,让他过来住干嘛!”方兰一想到韩靖,心里就扑腾腾地直冒火。

高文洁瞪了方兰一眼,方兰的态度立即软了下去,接着点了点头。

九点半,高文洁靠在床上,失去孩子的痛让她变得格外清醒。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几天受的屈辱,婚礼被搅,失去了孩子,原以为最大的笑话是江小鱼,最后却成了自己!

若不是江小鱼,自己怎么会这么狼狈!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几天前她还以为自己母凭子贵,可以凭着这个孩子嫁给有钱人。到底是她眼瞎,看错了韩靖,还是她江小鱼段位太高,勾搭了陆渊,还要占着韩靖!

她发誓,自己经历了什么痛苦,都要加倍地还在江小鱼身上!

深夜十点,韩靖本不想来方家,只是方兰说江小鱼在这里,他才急急忙忙地赶过来。这个月的业绩完成的不好,若是能和陆氏合作,不仅可以出色地完成业绩,升职加薪更加不是问题。

“老婆小产,竟然要回娘家养身体,你们韩家也不怕丢人?”高文洁坐在床上,看到进来的是韩靖,讥讽地说。

“新房装修不满一年,会对你身体不好!”韩靖白了她一眼,自从新娘被替换成了高文洁之后,他便怎么都看她不顺眼,果然,靠着卑鄙手段上位的女人,就是令人恶心。

“你也有脸来我家住?就不怕我爸妈生吞活剥了你?”高文洁想到那天晚上的事,心就痛。

那天高文洁亲眼看到韩靖依旧和江小鱼拉拉扯扯,争吵中,韩靖将她推倒撞在桌角上。

送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就没了。高文洁和韩靖好之前,流过几个孩子,医生说,以后恐怕难以怀孕。

这番话当着韩靖的面说出来,韩靖转身就走了。

高文洁眼中噙满着恨意,恨不得手撕了这个人渣。

“我是他们的女婿,他们怎么会生吞活剥我?再说,你刚刚流产,我是你丈夫,当然要来照顾!”

“你来照顾我?怕你的目的不纯吧!”高文洁说着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若不是江小鱼在这里住,你今天会过来吗?”

“高文洁,当初若不是你主动勾引我,现在是我妻子的,是江小鱼,不是你!”韩靖现在竟然后悔起来。

“说的好像你很深情一样!”高文洁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在意江小鱼,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韩靖没有理她,他不想和高文洁闹得太僵,脱下自己的外套就挂在衣架上。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高文洁早就看穿了他,“你的目的,不是江小鱼!”

韩靖心虚了一下。

“是陆渊!”

“能和陆渊合作,一直是我的目标!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韩靖说着从床上拿起枕头,不顾高文洁的感受,直接去了客厅睡。

高文洁紧紧咬着嘴唇,既然要报仇,怎么能放过眼前这个渣男!

隔壁房间,江小鱼一直没睡,塞着耳机,再好听的音乐,脑子里却依旧空荡荡的。

最后自己竟然会搬回来住!真是可笑,难道受的屈辱还不够吗?她看了看放在书桌上的储蓄罐,尽管她已经用胶水粘好了,但是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摘掉耳机,她准备逼自己好好睡觉。

手机却突然震动了一下。这个年头,还有人会发短信。

点开信息,她明显地惊了一下。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