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女高中生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舒婕突然晕倒送去医院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晕倒,他不会要赶过去看。只因为舒婕的身体状况不如一般人,她生了重病——乳腺癌晚期。

刚刚给他打电话的就是舒婕的主治医生。

他说舒婕的状况很不好,让他立马过来商量后续事情。

回来在家里待了不过半小时,他又急忙走。

下楼来张阿姨看到他,连忙从厨房中迎出来,“先生,给您准备的宵夜,您要用一点吗?”

“不用。”他一边走一边说,“你问问她吃不吃。”

张阿姨还被之前夏薇薇说的事情所震惊,连忙诺诺地应了声。

“还有,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看住她,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

出来之后,被冷风一吹,商焱头脑清醒了一些。回想起之前说的话,心里有一瞬间的懊悔,最后又被其他事情冲散。

在医院守了一天一夜,舒婕才暂时渡过危险期。医生告诉他,就算舒婕暂时渡过了危险期,时日也不多了。

“商先生,令夫人本来就是晚期,她又只接受保守治疗。如今情况恶化也只是情理之中,最近多陪陪夫人,让她安然走过最后这一段路吧。”

就因为这个,商焱将工作都推了,暂时在医院守着。

其实他们结婚之前他就知道她生病了,且是晚期,那个时候医生就告诉她接受治疗只能给她的寿命延长一年。

她不想死的时候头发掉光,整个人完全不似以前。为了保留最后的体面,她选择保守治疗。只是这样一来,寿命就只减少到三个月。

也是因为她告诉他实情,商焱才答应她娶她。

那个时候,舒婕找到自己说,“商焱,你娶我,不到三个月我就死了。到时候你就能恢复自由,那个时候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我现在不娶你也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你不知道吗?我是薇薇最好的朋友。我们结婚,她一定没有理由不参加。”她笑着说,好像把他一切都看穿了看透了。

“你不是一直想让她回来吗,这是最好的机会。”

他看着她,眼神凌厉,还想着什么借口来否认。最后却站起来,说,“我可以答应你这个交易,但是嫁给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不会对你负责,更不会碰你。”

意思就是走一个形式,他们毫无瓜葛。

“当然,我对你也没有其他要求。”只要能够嫁给你,圆我一生所愿就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商焱有了这种心思。

是那次夏薇薇的生日聚会上,亦或者更早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舒婕终于在一个午后苏醒,她醒来看到病房间的商焱,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欣喜,也有一些自责。

“对不起,又麻烦你了。”

“说这些话做什么,好好养着。医生说你醒来可以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我陪你。”

私底下难得温情的时刻,也只有在她生病的时候才能见到。

她自然猜到自己怕是情况不太好,也知道一切都是可怜她同情她,她还是贪婪的享受着这点时光。

“你如果有事的话,不必陪我的。”

没多久,医护就端了一些吃的进来。她如今刚醒,都是一些清淡好消化的食物。看着一点食欲都没有。

但是有商焱陪着,她突然觉得什么都变得很好吃。

难得的安静,突然被门口的一阵嘈杂声打断。

“这位先生,您不能随便进去。”门口舒家安排的两个保镖的说话声传进来,舒婕皱了皱眉,就看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赵君一脸急色走了进来。

看到穿着一身病服的舒婕,他歉意地弯了弯腰,“抱歉,商夫人。不是有意打扰您。只是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商先生,不得不闯进来。”

大约又是因为夏薇薇,舒婕善解人意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商先生,借一步说话。”

商焱不想搭理这个男人,那次就是因为他,他跟夏薇薇的关系闹得更僵。如今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看了眼还在病中的舒婕,罢了,他不想再这里多生事端影响到她,站起来走了出去。

一出来,商焱说,“赵先生,如果还是因为找不到薇薇,我也无能为力。我跟她的关系并不亲密,她去哪里也从来不会主动跟我说。”

“我来这里只想问你一件事。”赵君脸色严肃,“你知道薇薇有严重抑郁症吗?”
赵君的问题,把商焱问懵了。

他忽然笑了,“赵先生最近找人找魔怔了吧,夏薇薇她自己是心理医疗师。”

“是,没错。”看商焱这个样子,他就证实了心中所想,他绝对不知道,“但是没有谁规定,心理医疗师不能有抑郁症。”

赵君无视他的脸色,自顾自地接着说,“这些天我一直在联系她,也知道了一些她生病的事。薇薇是医生,但同时也是抑郁症病人,而且很严重。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是如果有消息,就一定要留意她这个病情。及时带她去医院接受治疗。这个病,随时会让病人崩溃,有自杀倾向。”

商焱一时没有说话,面色冷峻。良久,他淡淡道,“不知道赵先生从哪里得来的这些不实消息。我想告诉你的是,她很好,没生病。如果你再这么缠着不放,怕是没病也要被你逼出病了,还请赵先生自重!”

他抬婉看了下时间,“我公司还有事,没有时间再陪你在这里说这些无聊的事。”

商焱大步离开,赵君气的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他毕竟是她哥,他没有立场怎样他!

商焱出来,一边走将手机打开,这才发现手机有很多个未接电话。

打开一看,全都是张阿姨打过来的。那一系列的电话号码,让他心里惊了惊。保姆不会无缘无故给他打电话的。

这么多的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他立即回拨过去,那边很快就接起。

“商先生,您总算接电话了。”张阿姨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发生了什么事?”商焱的声音目前还算镇定。

“夏小姐……夏小姐自杀了刚送来医院……”

自杀……医院……

料是商焱淡然自若,此时也惊的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先生,您赶紧过来看看吧。我真怕夏小姐醒不过来……”

……

夏薇薇昏迷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当中,她一直感觉自己浮浮沉沉的好像游荡在什么地方。她能够听到旁边一直都有人进进出出,也有人说话。

但是听不清楚,也不知道是谁。

她醒来是在一个傍晚,窗外夕阳的灯光洒进来落在沙发上,暖暖的。

她甚至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让她一度以为在做梦。

“爸爸?”

她真的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见到多年不曾见到的老爸呢?自从父母离婚之后,母亲就带着她改嫁,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不再允许她跟父亲有任何联络。父亲为了不让她为难,也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诶,囡囡,你醒啦。你总算醒了,你不知道爸爸都快担心死了。”

是父亲的声音!

夏薇薇眼睛睁大,夏越坐在她床前,抚摸着她的头发,“囡囡,我的乖囡囡。这些年这是过的什么日子,早知道你跟着你妈过的这么委屈。当初我就应该不顾一切将你带走。”

“爸爸,真的是您?您怎么在这里?”

到现在,夏薇薇才真正相信她的父亲是真的在自己眼前。

“听说你住院了,我就赶了过来。”夏越揉了下眼睛,声音苍老,“薇薇,等出院了我就带你离开。”

“真的吗?”夏薇薇眼睛中闪过一丝光,如果能够跟父亲一起生活,一定会很开心。父亲意向开明又善解人意,又很疼爱她。

只是……那个人会同意吗?

似乎看出她的犹豫,夏越说,“放心,他们都同意了。等你恢复好一点我就带你走。就算他们不同意,我也会拼尽全力带你离开。我的囡囡都被这些人逼的溺水自杀,他们不心疼,我心疼。”

想到自己那次对生活完全没有了期待,将自己淹没在泳池中。夏薇薇看到夏越那张苍老担忧焦虑的脸,自责地红了眼睛,“对不起,爸爸……”

这些年最关心她的也就她的父亲了。

“囡囡,别自责。你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我们父母,不知道你生病。更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夏越过来后就知道了她重度抑郁的事情。实在无法想象他以前活泼开朗的小囡囡有一天会得这种病。

后来又联系她在国外的医生才发现她在国外那几年自杀过好几次。如果不是她的主治医生一直照顾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自杀死掉。

……

夏薇薇一直不太相信她真的能够跟夏越一起走。直到出院那天她接了母亲一个电话,说打了一笔钱在她卡上,足够他们以后生活,她半信半疑。等跟父亲坐上飞机,离开这座城市,她才真的相信。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见过商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同意她跟着父亲离开。不过无论如何,她总算解脱了。

夏越在H城有自己的一个农场,环境好,夏薇薇每天帮着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些事让她能够感觉自己的价值,也不用每天胡思乱想。

这样的生活简单纯粹舒服自由,这是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一个月之后,舒婕辗转联系上了她。电话里,她的声音虚弱无力,说几句话就要歇一歇。

“薇薇,我想在死之前见你一面,你愿意过来吗?”
医院里,夏薇薇看着才几个月不见已经瘦弱的她几乎快要认不出来的舒婕,根本不敢相信!

“你来啦。”看到她,舒婕疲惫地笑了笑,要挣扎着坐起来,却又非常吃力。

夏薇薇连忙上前将她扶起,靠在床头。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病了,还病的这么严重。

“很久了。”

“那为什么以前从来不曾听你说?”

“不是什么好事,免得惹你伤心。这种事情少一个知道,少一个人烦恼。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商焱,我也不会叫你过来,打扰你。”

说到商焱,夏薇薇神情有些不自在了。眼神躲避,有些想起身离开。

舒婕伸手放在她紧握的手上,轻轻安抚,“薇薇,我们多年的闺蜜,很多事情你不说我也都知道,你不用感到慌张。”

“你都知道了?”听到她这样说,夏薇薇脸色一白。

舒婕点点头,安抚性地拍拍她的手背。

“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比你想象中的知道的还要多。”舒婕叹了口气。“有些话其实我不想说,我知道你不会爱听。看在我快要死的份上,你就听一听好吗。听过之后你有任何决定,我都不会干涉。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些事。”

夏薇薇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

这也就是默许了。

舒婕抬眸看向远方,“你或许一直都有疑问,为什么我会嫁给商焱。”

“其实我喜欢他很多年了,不过他从来都不曾喜欢我。你知道他这个人的,向来独断专行,不喜欢的人和事,无论多久都会不喜欢。”

“但是为了喜欢的人,就算让他做违背心意的事也没有任何犹豫。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娶我的原因。”

夏薇薇皱眉,疑惑地看着她。

舒婕笑了,“我告诉他,如果他娶我,你就会回国。”

夏薇薇,“你……”

“对不起,连结婚我都利用了你。可是我没有办法,请允许我任性自私一次。医生告诉我活不过一年,我只想在死之前满足我的毕生所愿。即便他不爱我,即便我们只是假结婚……”

夏薇薇被她话里的信息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只是叹息了一声,“你这又是何必?”

“薇薇,你不懂。我爱他,就像他爱你一样。”见她眉头拧的更紧,她笑说,“你或许不知道吧。其实商焱一直都爱你,爱到偏执。”

“我不知道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肯定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所以才一走了之那么多年不曾联系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当年伤害了你。可是薇薇,从你走后,商焱的心也就死了。”

“你可能不曾见过他喝酒喝的烂醉如泥嘴里还念着你的名字,抱着你的照片,哭的像个孩子。这些年我见过他肆意张扬,也见过他为你学着去爱人。可他那种骄傲的人,就算是爱人也是用伤害的方式。他不懂怎么表达自己的真实内心,所以让你越来越怕他越讨厌他。”

“知道你重度抑郁之后,他什么话都没说请来了伯父带你走。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自责的,你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可是,薇薇,你病了这些年中其实他也病的不轻。他偏执的像个疯子,最后又怕伤害到你再次自杀,他决定放过你,也放过他自己。”

“我说这些,不是让你原谅他的那些所作所为,我只是想告诉你——商焱不是恨你,而是爱你爱到病入膏肓。”

舒婕说了很多话,那都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后来她因为太累,医生强制她休息不准再说话才停下。

夏薇薇从医院出来,神情有些恍惚。沉浸在舒婕的话中,久久不能平静。
女高中生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直到听到有人叫她名字,是赵君。

“薇薇,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多月没见赵君,他依旧是那么阳光有朝气。那次她住院,赵君也过来看过她被她推了。

那段时间除了父亲,她谁都不想见。

过了一个月,没想到又在医院碰到。

“你生病了吗?”赵君忽然担忧地上前一步。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没,我是来这里看舒婕。”

赵君松了口气,但看到夏薇薇的动作,他心里难过,“薇薇。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我。但是只要你需要,我就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夏薇薇笑了笑,“赵先生,我是一个不完整的人,我不想祸害你。你值得更好的,真的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我不愿意拖累别人,这会让我更难过。”

言尽于此,赵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既然如此,那祝你幸福!”

十年后……

夏薇薇和夏越出席了母亲的葬礼。十年不见,商伯父老了很多。

他说,“你母亲弥留之际一直都不放心你。她说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最遗憾的就是没能见到你结婚。”

夏薇薇看着母亲的墓碑默默无语。

这十年,她跟着父亲一起生活,日子简单也很快乐。她的病也慢慢好起来,只是感情方面依旧一片空白。

父亲帮她物色过不错的男人,可是她都拒绝了。

自然,母亲在死之前都没见到她结婚……

对于母亲,她的感情很复杂。

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怨,这么多年过去,什么都变得很平淡。看着墓碑上的人,她有瞬间都觉得陌生。

葬礼结束之后,她跟父亲说想一个人走走,从墓地慢慢下来,看到马路对面有一辆车。

车旁站着一个男人,十年过去男人变得更加成熟了些。

她站在马路这边,他站在马路对面,两人遥遥相对,默默无言……

马路中间有车驶过,扫起了一地落叶——就像他们曾经的狼藉过往,都随着风飘散在空中,不知道落在了何处……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