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蒋舒含校花的YIN荡大学生活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免费

到了目的地下车来,看着入口处的赵君,夏薇薇有些头大。

当时舒婕提议让赵君一起,她刚准备拒绝。一直在接公司电话的商焱忽然也加入其中,让她叫人出来一起玩。

舒婕就罢了,商焱之前表示过对赵君的不爽,不知道这次是凑的什么热闹。

可她再不愿意,在两人的磨求之下,只好给赵君打了电话问他今天有没有时间出来。

看到夏薇薇从车上下来,赵君立马走了过去。他眼神担忧,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关切问,“薇薇,昨晚没受伤吧?对不起,柔歌那个孩子太胡闹。下次她如果再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你直接告诉我。万万不能去那么危险地方,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赵君说的情真意切,对昨天的情况又抱歉又懊悔。

听得后面的舒婕挽着商焱的手臂,噗嗤笑出声,“薇薇,你不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赵君似乎这才注意到夏薇薇身后的两个人,连忙礼貌伸出手打招呼,“你好,我是赵君。”

商焱双手插在兜里,端倪着他,并没有马上伸出手。

还是舒婕快速伸出手握住赵君才避免了尴尬。

“赵公子,久仰大名。之前婚礼上没有来得及好好招待,今天可千万要给机会让我们请你吃个饭。”

“商太太客气了!”赵君收回手,笑的很得体,没有一丝异样。似乎刚刚没有被那一个小小的插曲影响心情。

舒婕和商焱走在前面,夏薇薇自然和赵君走在了后面。

“昨晚你走了之后我一直放心不下本想着去看看你,不过你家人说你已经睡下了。本来还有些担心,今天看到你没事太好了。”

两人落在了后面,赵君还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再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夏薇薇笑着挥了挥手。

“不过昨晚柔歌肯定是被吓坏了吧?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也该给她一点教训,不然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舒婕走了一段路有些气喘吁吁,商焱皱眉扶着她,“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吗?”

舒婕摇摇头笑了,“我还能坚持。”她抬了抬下巴,“你看,薇薇笑的多开心?她好像现在才自在,在我面前都没笑的这么开心过。”

商焱看到了,夏薇薇走在赵君旁边,不知道赵君说了什么,她笑的眉眼弯弯。

那是发自内心的笑,跟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

看到这样的笑容,商焱顿时觉得有些刺眼。

“其实,这样看过去,他们两个还是挺配的。”

刚说完,商焱放开了扶着她胳膊的手。

舒婕心中落了下,抬头看着他,对上了他不悦的眼神。她苦笑了下,“你不高兴了吗?”

“你想我回答什么?”商焱冷淡地看着她的脸。疏离冷漠。这哪是看待妻子的眼神,分明就是陌生人。

舒婕心里狠狠痛了下,虽然很多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她还是私心的期待着会有意外。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你们是在等我们吗?”赵君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地方,见他们两个人还停在原地,笑着问。

商焱转头就走,这次没有扶舒婕将她一个人留在原地。

舒婕脸色一白,身体晃了下,夏薇薇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肩膀。

“舒婕,你没事吧?”

“我没事。”舒婕靠在夏薇薇怀里,抬起头冲着她笑笑,“就是有点头晕。可能是太久没运动了,有点不习惯。”

“我扶你去那边坐一会。”

“不用了,我现在好多了。我们慢慢走吧,可不能因为我拖了你们后腿。”

舒婕执意要继续爬山,夏薇薇央不过,只好扶着她继续。赵君去前面给她们买水去了。

夏薇薇看了眼大步走到前面,已经快要看不清人影的商焱,有些生气,“商焱也太不会照顾人了,没看到你不舒服吗,还走的那么快!”

舒婕听着笑笑,心里想说他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自己惹恼了他。

“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活动,今天能够陪我出来我已经很高兴了。估计是公司有事吧……”

这么牵强的理由,也只有舒婕会想尽办法地给他找。

夏薇薇叹了口气,嘀咕了句,“你就别帮他说话了。他什么德行我又不是不清楚。”

“不要说他了。我观察了下,这个赵君人还挺不错的,温柔贴心,是个不错的对象。薇薇你真的可以好好考虑下。”

夏薇薇看了眼前面买水的男人,心里苦笑。

如果没有发生以前那种事,她或许真的可以考虑这样一个优秀的人选。

但如今的她,没有资格想!

“他是个好人……”好人不应该被她祸害!

“你,不会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舒婕忽然笑着打趣,“这么多年,也不见你交个男朋友。难道是因为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在等他,所以迟迟不愿意交男朋友?”

夏薇薇心里一顿,脑子里闪过一张脸。她吓得脚步一停,“没有。不可能!”

舒婕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这是?反应这么大?”

“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不太想交往。两个人的关系太难维系,我不希望分手的时候自己狼狈出场。”

夏薇薇忽然很严肃地解释。

赵君抱着水过来正好听到她这一系列话,他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淡去,后又恢复正常,朝她们走去。

“走了这么久,渴了吧?先喝点水……”

快到中午,他们三个才爬到山顶。商焱早已经到了,找了家环境相对来说最干净的餐厅已经点好了菜。

看到他们,他站起来将舒婕揽过来扶到旁边坐下,又拿出湿纸巾给舒婕擦脸。跟之前冷漠走掉的时候判若两人。

“身体不好,下次不出来爬山了。”

舒婕脸色变了变,这听着看似关心的话,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不是。

就像现在,他可以绅士体贴地照顾自己,可她知道只不过是因为身份使然。

反倒是对面的赵君,也很细心地照顾着夏薇薇,却能够看出来完全不一样。举手投足,眉眼之间全都是藏不住的爱意。

——赵君是真喜欢夏薇薇。

她抬头看了眼商焱,对方脸色不太好看,虽然极力在克制隐藏,但她就知道他此时很不高兴。

赵家公子毫不保留对夏薇薇的喜欢,让他不爽了。

早上没怎么吃,爬了一上午的山,夏薇薇此刻是真饿了。

一直专心在吃东西,没有留意周围的波潮暗涌。

赵君给她一直在夹菜,她便埋头吃。吃的有些狼吞虎咽……

“注意点自己的形象,瞧你这吃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饿了三天三夜了。”商焱冷不防吐槽,很是嫌弃。

夏薇薇一顿,尴尬地看着碗里的菜,有点难以下咽了。

“没关系,都是自己人。你放开吃吧。”赵君宠溺地冲着她笑,“看你吃的这么香,我也变得有食欲了。”

夏薇薇眼睛一亮,侧头看着赵君,眯着眼睛笑了。

有人站在她这边,夏薇薇就放开吃了。

商焱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只觉得这满桌子菜都变得碍眼,他一点食欲都没有。

“嘶,烫烫烫,好烫!”
夏薇薇刚从火锅里夹出来一个丸子放进嘴里,烫的她咽也不是吐也不是,脸都烫红了。

“吐出来,喝水!”

“吐出来,喝水!”

同一时间,面前伸过来两杯水。

商焱跟赵君互相对视一眼,谁都没有收回手的意思。

夏薇薇烫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也没察觉眼前是个什么样的诡异情形。伸手就近拿了杯水过来就喝……

冰凉的水进嘴里,她才缓和了点。没注意到随着她拿过去的那一刻,某人的脸色铁青变得特别难看,顿了一会才收回手。

赵君唇角不觉得弯起一个弧度,帮她顺着背,“慢点喝,小心又呛到!”

喝完了水,夏薇薇才尴尬地笑笑,“让你见笑了。”

说话间,嘴巴还有些疼。应该是刚刚烫破皮了……

“挺可爱的……”赵君笑笑。

一开始接触只是尝试着了解的话,那么现在接触的越深,他越喜欢夏薇薇这种自然可爱的性格。

“砰!”杯子摔到地上的刺耳声音。

吓得夏薇薇一抖,朝声音来源看过去。

就看到商焱面前的水杯不知道何时怎么掉到地上去了——摔的四分五裂,一地残渣。

舒婕最先反应过来,抓着他的手关心地问,“手没伤到吧?”

商焱不着痕迹地抽回手,淡淡道,“我没事。”

服务员闻声而来,立马将地上的残渣收拾走。

商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都别愣着了,继续吃吧。”

一切都归于平静。夏薇薇却心里有些忐忑,商焱那皮笑肉不笑地样子她实在太熟悉了。总觉得他在生气,究竟在气什么她不清楚。

她早就料到今天出来会不太平,自己一直在努力地降低存在感,但现在他那个样子,总有一种她又做错了什么。

突然间没了食欲。

商焱站起来去卫生间了。没有那么超低的气压压迫,夏薇薇松了口气。

只是,她还没松懈多久,手机来了短信。

她一开始没注意,手机又震动了下才拿起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第一条:“来洗手间!”

第二条:“30秒之内!迟到后果自负!!”

接连三个感叹号,让她的心都吊了起来。

已经过去了十多秒……

商焱那个人说一不二,更何况他不高兴的时候,动起怒来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无论什么,都是她承担不起的!

她猛地站起来,神色掩饰不住的慌乱。

赵君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可能吃的有点急肚子有点疼,我先去下卫生间!”

她尴尬地解释原因,也不管他们是否相信,大步朝卫生间走去。

赵君跟着站起来,也要跟过去。

“赵先生先坐下吧。女孩子总有一些私人事情要解决,你现在过去怕是薇薇会不好意思呢。”舒婕笑着解释。

赵君恍然大悟,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舒婕朝夏薇薇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卫生间门口,夏薇薇站在门口犹豫了又犹豫。

刚好有个男人上完洗手间出来看到她站在门口吓了一跳,估计把她当做奇怪的人了。

夏薇薇有些头大,商焱让她过来找他,他不会在男卫生间吧?这里来往那么多人,她怎么进去?

一定会被当做女变态的!

“啊!”

手被人握住,整个人被扯进卫生间旁边的狭窄过道中。她的背后是坚硬的墙壁,身前是商焱的胸膛。

整个人被他禁锢在双臂当中。

他的身上还有浓浓的烟草气味。

——他抽烟了?

“你迟到了!”商焱不悦地开口,因为空间狭窄,他几乎是贴着她的脸。

虽然这里光线不明,没什么人经过。但旁边就是卫生间,往往来来的都是人。如果一旦有人往这边走,绝对会发现他们……

夏薇薇很紧张,急忙解释,“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以为在卫生间里面。”

她说话的时候,一双受惊的眼睛睁的极大,里面湿漉漉的,像是某种毛茸茸的可怜小动物。

“你喜欢那个男人?”

突然莫名其妙的的一个问题,问懵了夏薇薇。

那个男人?

难道指的是赵君?

这哪里有的事?

就在她思考间,落在商焱眼中就是迟疑。

腰被人掐了一把,她疼的差点叫出声。某人还没有放过,一直搁在她腰上。

很危险地继续问,“看来很喜欢?”

“没有。”夏薇薇连忙回答,“我跟他只是朋友。”

“朋友?”商焱冷笑了下,“你可吃了人家夹的菜,喝了人家给的水。”

“……”额,这有什么问题吗?夏薇薇不解地看着他。

看着她的眼神,商焱没来由的一股烦躁,粗声粗气地命令,“既然只把别人当朋友,就不要给人家可以交往的信号。保持距离,才是你应该做的!”

夏薇薇突然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连忙点点头。

看到她还算识趣,商焱稍微心情好了一点。

“还有!以后不准对他笑!”

夏薇薇,“……”

这是什么无理要求,她不对别人笑难道对别人哭吗?

“可微笑只不过是一种礼仪……”

刚说完,又被掐了!

夏薇薇都想反手还回去,这人掐人的力道太重了,她毫不怀疑腰部明天会青。

——她忽然明白身上那些青痕怎么来的了。

“我说不准笑就不准笑!”

“我知道了!”夏薇薇弱弱的。

“还有以后私下不要再接触了。”

夏薇薇没有说话,她跟赵君不私下接触不可能的,她是赵柔歌的心理医生。不过她不打算告诉商焱这层关系,虽然纸包不住火,但能够瞒多久是多久。

她点点头!

见她总算是乖顺,商焱那一口浊气总算是发泄了。看着她的脸,目光注意到刚刚被烫的红红的嘴唇。

一时兴起——突然俯身亲了上去!

夏薇薇惊的瞪大眼睛。

她被烫了,现在还是疼的,商焱轻轻一碰,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又被堵住唇,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我不高兴,这是惩罚!”
夏薇薇本就嘴巴痛,商焱这么对她,更痛了。

等他好不容易放开,夏薇薇感觉自己的唇都麻了。她又恨又羞地瞪着商焱,后者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眯着眼睛勾起唇,一副很满足的模样。

“这样能够缓解疼痛,我帮你治疗下。”

夏薇薇,“……”

见过胡说八道的,没见过这么厚着脸皮胡说八道的。

商焱心满意足地走了。夏薇薇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好好冷静了一下才回去。

“薇薇,你不舒服吗?脸怎么这么红?”她刚坐下,赵君看着她的脸有些担心,伸手就要探向她额头。

夏薇薇感觉眼前一片阴影,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朝后仰,躲开了。

赵君的手尴尬地停顿在半空中。

夏薇薇连忙笑笑解释,“我没事,就是刚刚吃的有点急热的。”说完还假装热的受不了,用手扇风。

她一直垂着眸不敢抬头,即便如此,对面那道灼热的目光还是让她喘不过气。

赵君宠溺地看着她笑,转身叫来服务员低声交代了几句什么,没过多久服务员就拿过来一个小猪佩奇的手持小电扇。

赵君拿过来一直对着她吹,夏薇薇不适应,本来就是一个客套的说辞,赵君却当了真。

“我自己来吧!她伸手要接。

赵君拿开,“你专心吃东西,我帮你。”

有了刚刚的教训,夏薇薇怎么还敢心安理得地吃东西。

“我吃饱了。”她解释。

赵君还准备让她再吃点,就听到商焱接着说,“既然都吃好了,我们走!”

他说完就站了起来,完全没有给人一点商量的余地。

夏薇薇连忙也跟着站起来,就怕自己晚一秒,某人又对她各种威胁。

看到大家都站起来,赵君也只好闭嘴。

只是目光不由得在商焱身上多落了几秒,露出几分深思。

因为商焱有公事要处理,一行人直接坐了缆车下山,结束了短暂的爬山旅行。

“薇薇,正好我现在没事,我送你回去。”下山来之后,赵君就表了态,还非常善意地说,“商总应该有事要忙,你们就先走吧。薇薇我负责送回家。”

他都已经将话说死了,商焱再怎么不满,也没法拒绝。

上车的时候看着夏薇薇,目光平静,“早点回家,不要到处乱跑!”

这就是无声警告了!

夏薇薇怎么会听不明白这话中之话。

“薇薇,下次我们再约。”舒婕上车的时候说了一句,目光在她唇上一扫而过。

回去的路上夏薇薇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神情恍惚。

赵君看她状态不佳,就没再跟她说话让她静静发着呆。

车内的音乐舒缓温柔,夏薇薇不安烦躁的心情渐渐有所缓和。车停,她看向车外,才发现并不是在她家门口。

“怎么到这里来了?”

赵君直接将车开到了他家楼下。

“昨天的事,柔歌说要跟你一起吃饭向你道歉。”赵君察言观色,又接着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不,不用。”听说赵柔歌要跟她道歉吃饭,夏薇薇想到那个孩子难得主动一次。如果自己不答应,怕是对她心灵又是一次打击。

“刚好我饿了,一起吃个饭吧。不过,不需要她向我道歉,那件事本来不关她的事。”

赵君笑着点点头,“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话太令人遐想非非了,夏薇薇目光转向一边,避开了他灼热目光。

可能因为前天晚上的事,赵柔歌从见到夏薇薇,态度都有些别扭。不跟她说话,偶尔被夏薇薇注意到她在看自己,她看过去的时候赵柔歌又假装看向窗外。

别扭的小孩子。

如此往复几次,夏薇薇在她又一次假装看窗外的时候侧身靠过去,跟她一起看着窗外,“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吗?”

赵柔歌身体微微有些僵硬,不敢动弹。昨天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她自己是十分后悔和愧疚的。

如果昨晚夏薇薇因为自己发生什么事,她不敢深想。

虽然对于这个老师她才接触没多久,但是不妨碍她对她的好感。

她身上有一种让她很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她觉得安全和温暖。

不得不说——她很喜欢这个老师。

“没什么。”赵柔歌缩了缩身子,想离她远一点。

夏薇薇干脆靠在她身上了,声音又温柔又轻,“昨天我有点晕后来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没有保护你到底,你受到惊吓了吧?”

赵柔歌愣愣地摇摇头。本来是她要道歉,怎么夏薇薇在对不起她似的……

“是我不好,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我的错。是我强迫你带我去酒吧,如果不是我,你也根本不会被人灌醉。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害得你差点被人欺负。”

赵柔歌急速地说着,声音带了一些颤音,甚至还带着一丝哭腔。眼睛也红了。

看她情绪不对,夏薇薇连忙说,“好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怪就怪那些人,再说你看我不是没事吗?你别自责了,再自责我可不再敢带你出来玩了。”

说着,夏薇薇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赵柔歌有点急,“别,夏老师,我……”

“好了,都过去了。”夏薇薇打断她的话,目光温和,“我们就不要再提这件扫兴的事了,好不好?”

赵柔歌看着她,似乎要在她眼睛中找什么——但是夏薇薇眼中只有认真和诚恳。终于,赵柔歌点点头。

夏薇薇松了口气,这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没有商焱在身边,夏薇薇很自在。一顿饭跟赵柔歌两人玩玩闹闹吃了好几个小时。

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夏薇薇心里一惊,连忙拿起手机——巧的是,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

“走,我送你回去。”吃过饭,赵君提议。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

“跟我就不用客气了。”赵君笑着替她打开副驾驶的门,“手机不是没电了,你这样怎么打车?”

手机没电也没现金,确实让她没有其他办法。

“那麻烦你了。”

夏薇薇本来想跟赵柔歌坐在后排,奈何赵君已经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她突然钻进后面,也就太突兀了。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夏老师要是不上车我舅舅才伤心呢。”赵柔歌现在已经恢复了活力,说话间还扮了个鬼脸,“舅舅,我说的对不对?”

赵君无奈地拍了下她的头,“就你知道,一张嘴说个不停。”

但是也没否认赵柔歌的话。

死鸭子嘴硬的别扭男人,赵柔歌暗暗地吐了下舌头,靠回座位上就玩起了游戏,不去打扰她舅舅在喜欢女人面前表现自己了。

手机没电,夏薇薇那点不安又慢慢涌上来。

心里暗暗自责,自己真的作死。商焱不在身边,她就忘形。完全忘记了他之前给自己的警告。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联系自己。

有没有发现自己没有回家?
蒋舒含校花的YIN荡大学生活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免费

夏薇薇有些着急,一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万一被商焱发现她又没听他的警告……

赵君跟自己的搭话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很是无精打采。一直到了她家楼下,看着楼里没有灯光,她才松了口气。

看来商焱还没来她这里,应该一切都还不算坏。

她回头看了眼赵柔歌,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改天见!”夏薇薇说着已经快速开门下车了。

赵君想说什么都没来得及,只好也一起跟着下了车,跟了过来……

走了几步,夏薇薇才后知后觉赵君也跟了过来。

她停下,回头疑惑地看着他,“赵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赵君也停下,站在离她两三步的距离,认真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有一些害羞?

“也没什么事……”他说了一半,又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也是有事。”

他看着她的眸子,停顿了下慢慢说,“薇薇,我有话要对你说。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