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穿越兽世一妻多夫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夜子翎虽然有点奇怪万年冷漠的表情的夏琉璃突然有点奇怪,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继续他的游戏。

“你儿子跟她是情侣,你不知道?”夜子翎双手抱拳,一脸慵懒的看着两个人。

夏琉璃又默默低下了头。这个男人,简直想把她最卑微最屈辱的一面展露给所有人才甘心。

她一直以为,像夜子晨这种有钱人,留下她只不过良心发现,但是现在她才知道,有钱人三观简直出了问题,比如夜子翎,坏的流油。

“夜总,你搞错了吧,我儿子谈恋爱我怎么不知道,再说,这女孩…在这地方…我也不可能同意啊?”苏明辉突兀的一句话让夏琉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琉璃小姐可是厉害的很。”夜子翎笑道,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我可是见识过。”

苏明辉这才仔细看了一眼夏琉璃,刚刚看到她那张脸的时候苏明辉眼睛一亮,又带着一股鄙夷。

夏琉璃绝望般地闭上眼,她的脑中,混沌成一片。

此时此刻。

慕管家快步走到夜子晨的书房里,敲响了房门。“大少爷,出事了。”

夜子晨正在书房里闭目养神,听到慕管家的话,并没有睁开眼睛。

“进来。”夜子晨冷冷的说到,过了好久才慢慢地直立起身子。

慕管家快步走进来,然后关上门,对着夜子晨有点为难的说到,“琉璃小姐那边有点麻烦。”

夜子晨一听,皱起眉毛,冷冷的说到,“什么麻烦。”

“夜子翎对她动手了,虽然计划很顺利,但是…”慕管家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口。

“我那个弟弟爱玩的很,怎么,是不是又想出什么法子整她了?”夜子晨笑着问慕管家,眼里全部都是势在必得的笑意。

慕管家知道此时发生的事情,夜子晨都知道。

毕竟那个酒吧里,有太多夜子晨的人。

“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伤害夏琉璃小姐的身心,您也是,看着她四年了…”管家有点为难的说着,没有敢看夜子晨的表情。

一时间。

夜子晨坐在上方并没有说话。

“看来那个小家伙很受欢迎啊,连你都心疼了?”夜子晨突然笑了,看着管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管家知道夜子晨并没有想要停止计划的意思。

“她,毕竟在我这里四年了,琉璃是个很不错的女孩。”管家自言自语的说着。

夜子晨抽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对不起,大少爷,我退下了。”慕管家知道夜子晨什么意思,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关门退下了。

在酒吧里。

坐在上边的苏明溪终于坐不住了,他张口,“爸,其实…”

“怎么,谈恋爱还偷偷的?”夜子翎话峰一转,对上苏明溪那难堪的眼神。

苏明溪望了夏琉璃那卑微的身子,瞬间脸上燃起愤怒,他看着夜子翎也语气强硬起来,“夜总,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至于为难一个小女孩吗?!”

一旁的苏明辉吓了一跳。

这个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跟大老板这么说话的?!

苏明辉赶紧站起来,踢了一脚苏明溪,示意他闭嘴后,赔笑连连,“对不起夜总,孩子还小,这说话口无遮无拦的,我回去肯定教训一下”。

“爸,你就看着这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吗?”取苏明溪不满地望向夜子翎,这个男的,看上去也就是25岁左右的样子,也不比他大多少啊。

“你今天怎么回事?你管这种闲事干什么?!”苏明辉小声怒斥,瞪了反常的儿子一眼后,恨铁不成钢的说,“至于谈恋爱这种事,我回去再找你算账。”

夏琉璃看着苏明溪,有点为难的朝着他摇了摇头。

夜子翎这个人只要让她感觉到羞辱和难堪,他自然不会对苏明溪做什么,所以这个时候苏明溪不能惹到他。

夜子翎看着夏琉璃那为难的表情,瞬间脸又臭了一半。

苏明溪接收到夏琉璃的眼神,无奈的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猛地喝了一大口,俊脸憋得通红。

“夜总,咱们不脸小孩子的事。”一旁的苏明辉赶紧把话题拉了回来切入正题。我们这边的酒吧事业,想要挂您这边皇室的牌子,也不知道,加盟费用方面,怎么谈?”苏明辉小心翼翼的问着。

“毕竟我们都是生意人,加盟后,利润,五五分?”夜子翎微眯起眼,笑着回应着苏明辉。

“那太好了!我们只要挂上您夜氏旗下任何品牌,我们都是双赢啊。”苏明辉高兴的差点就剩下举杯了。

“加盟费,二百万”。夜子翎好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下一秒说出的冰凉的话语,让人带着一股错觉,这个男人就是耍他的。

苏明溪没有说话,身为一个男人,他的确觉得这个夜子翎仿佛是君临天下般的强者存在。

“二百万?这…”苏明辉有点为难了。

“二百万,也太贵了,我们只不过就挂一个牌子。”苏明溪说话了,这加盟费也太贵了,还不如去抢钱呢。

夜子翎并没有搭理面前的苏明溪,只是玩味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夏琉璃。

苏明辉想了想,毕竟这是夜氏财团的牌子,就像正名一样,让他的酒吧瞬间变得更加暴利。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苏明辉咬了咬牙,抬起头直接回答道,“好!一言为定!二百万就二百万!”

夏琉璃没有说话,她不懂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不过她也不相信这个夜子翎就这么轻易地给人好处?

夜子翎看着夏琉璃一脸皱眉的表情嘴上的笑意越染越深。

生意上的事情谈完了,接下来就是游戏时间。

夜子翎俯下身,忽的手上再用力。

“啊!”夏琉璃猛地一惊,她没有想到这个夜子翎竟然这么大胆,直接拦腰把她抓了过来。

夜子翎猛地用力一带,夏琉璃更是不可抑制地向前,一下子直接趴在他的胸膛上。

夜子翎笑着,好玩似的直接摸上夏琉璃的屁股。

这样的姿势,连苏明辉都没眼睛看,更是说不出的暧昧。

“夜子翎!你住手……”,夏琉璃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叫出他的名字。

“怎么不愿意了?还是在你老朋友面前,没有办法全心全意的跟我在一起?”夜子翎在夏琉璃的屁股上轻轻掐了一下,五指带着舒适的凉意。

“你!”,夏琉璃赶紧扭动着身子,这个夜子翎真是太变态了!抓的她非常的难受!

苏明辉看到这个样子觉得他们该走了,连忙示意苏明溪起身。

苏明溪本来就窝着火气,见夜子翎这么做,气的直接站起来。

“住手!你没看见她不愿意么!”苏明溪上前一步,在两人面前站定。
穿越兽世一妻多夫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这一句话吓得苏明辉差点没站稳。

他这个儿子是不是疯了?!

“明溪,你在胡说些什么?”苏明辉赶紧一手拉住他的袖子。

不想挣钱了?竟然敢惹这个人?

夏琉璃也着急了,苏明溪大可不必为了她,得罪夜子翎啊。

“爸,我觉得我喜欢她,不可以吗?”苏明溪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却坚定十足,“我见她第一眼,就对她有好感……”

夏琉璃猛然抬起头,狠狠闭上眼,“住口!苏明溪!”

苏明辉觉得这个儿子真是太没出息了,她的目光最后落在夏琉璃身上。

“不可能,不行,我不同意。”

苏明辉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夏琉璃闭上了眼睛。

她这次,真正品尝到了绝望羞辱的味道。

并不是她喜欢苏明溪,而是别人看待她的看法。

苏明溪不说话了,绝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是蠢还是傻?”苏明辉赶紧拉着苏明溪往外走。

“你没发现那个夜子翎对那个女孩感兴趣,你有多大的本事跟他抢女人?”

夜子翎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谈话,将整个身子窝回沙发内。

苏明辉拉着自己的儿子,赶紧笑嘻嘻的对着夜子翎说退下了。

苏明溪再想说什么,也于事无补。

夜子翎看着关门后的夏琉璃,眸子很冷,笑容却炽热。

“难过吗?想哭的话,可以到我怀里来。”夜子翎站起身子,一脸笑意的脸凑到夏琉璃面前,“你要是真喜欢他,我可以帮你啊。”

他会有这样的好心?

“对不起,你做的正合我意,我又不喜欢他。”夏琉璃整理了一下表情,恢复了冷淡的神色。

“那你喜欢夜子晨吗?”夜子晨?

这三个字在夜子翎嘴里说出来,让夏琉璃瞬间起了疑心。

这个人和夜子晨果然是有关系的。

“你为什么提到他?”夏琉璃狐疑的看着他。

“我大哥我还是了解的。”夜子翎好看的嘴唇轻勾了下,阴暗的眼睛散发出眸中说不明的兴趣,“你以为,就你这样,能入我的眼睛?”

“你大哥?!”夏琉璃惊讶了一秒瞬间释然了,怪不得这两个人名字都是差不多的。

原来夜子晨还有一个弟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有听慕管家提起过。

“我为什么喜欢夜子晨。” 夏琉璃冷冷的回复,也顿时糊涂了。

夜子晨应该知道这个酒吧是夜子翎开的,那为什么她来这里,为什么偏偏就这么巧招惹上了这个男人?

虽然一切都是巧合,但夏琉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她又一时间想不通。

夜子翎好笑的看着她,“真的什么都没有?”

“能,能有什么!”夏琉璃尴尬的说着,她也不敢把夜子晨和她的关系说出来,毕竟这种事,还是少张扬比较好。

夜子翎没有再说话了,他不再搭理夏琉璃,而是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夏琉璃见他没有再找事,便叹了一口气悄悄的退了出去。

夏琉璃刚刚出来,经理就赶紧迎了过去。

“我的小祖奶奶,你终于出来了。”经理赶紧把夏琉璃的托盘拿了过来。

夏琉璃狐疑的看着经理,“经理有事吗?”

经理也为难啊,他可是两个主子来回应付着,一边是不能动这个女孩,一边是夜子翎想要戏弄她。

“没事,没事。今天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了。”经理笑呵呵的对她说。

夏琉璃喘了一口气,她不知道经理为什让她提前下班,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当她走出酒吧门口已是半个小时后。

一阵风突然吹了过来,苏明溪正满面担忧地向里面张望。

“苏明溪?”夏琉璃惊讶的看着他,神色有点闪躲。

苏明溪一看见夏琉璃走了出来,忙迎上去,“琉璃……”。

“苏明溪,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在等我吗?”夏琉璃惊讶的看着他一眼,表面上有点吃惊。

这个男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对,琉璃,我是在等你,”苏明溪焦虑的神色带着不安,“琉璃,是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对不起。”

夏琉璃叹了一口气,她抬了抬眼皮,“该对不起的是我,苏明溪,我觉得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把,那个滚蛋,不是什么好人,我怕再连累你,还有,我是不需要朋友的。”

朋友这个词让夏琉璃心底像是猛的被扎了一下,连呼吸都带着深深的痛楚。

四年前其实她就已经死去了。

现在活着的,只不过是一个复仇的行尸走肉而已。

苏明溪的眼睛突然微微的一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夏琉璃见面前的人没有再说话,便抿了抿唇,独自往前走。

苏明溪看着她那小小的身影,一时间有点心痛。

她是那么的孤独,就像这世间一粒无人注意的尘埃一样,苏明溪没有说话也跟上去。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往前走着。

夏琉璃知道苏明溪在生后跟着他。

她没有回头。

他也没有加快脚步。

两个人就像默契一样,都心里藏着浓浓的悲伤。

然而在他们的身后,一栋高层里。

夜子翎冷冷的望着像小蚂蚁一样的两个小人。

十楼的落地窗前,一抹修长的影子洒在暗夜中。

夜子翎端起手上的红酒轻轻喝了一小口,他眯起眼睛看着楼下的两个人,薄唇无情地抿起。

夏琉璃。

猎物,永远在作死。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