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傻大壮你真厉害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文免费阅读

仲晚秋,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告诉阿轩说是我逼你的。”

“不会。”踉跄的转身,仲晚秋只好匆忙离开了。

她本来是要来找夏景轩算帐的,可现在,她又无缘无故的理亏了,倒霉,仲晚秋觉得她现在就是喝凉水也能塞牙了。

游魂一样的回到宿舍,一下子就栽倒在床上,她不想上课了,拉着被子盖过头顶,“小靖,下午帮我请下假。”

“仲晚秋,你怎么了?该不会那些人说得都是真的吧?”

她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她现在头痛,啊,她还没有给梁淑珍打电话确认呢,虽然她觉得确认了也没用,以她对梁淑珍的了解,那五万块也许就是真的。

“仲晚秋,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是脚踏两条船?我不相信,以前从没听你说过那个冷大少的事。”
傻大壮你真厉害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文免费阅读
“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她吼着,精神就要崩溃了,又是掀起被子,飞快的按下梁淑珍的电话,响了半天,电话也没人接,仲晚秋气坏了,“小靖,记得帮我请假。”她躺不住了,她要去见梁淑珍,不接电话本身就代表着心虚。

“仲晚秋,你没事吧。”小靖算是她的好朋友了,见她如此,不由得担心了。

“没事,我去见我妈,那五万块的事我压根不知道。”没好气的,这世上估计再没有比她更倒霉的了。

“你妈昨晚上来找你找不到,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后来她就走了,谁知道竟是找上了夏景轩。”

仲晚秋的头开始嗡嗡作响,昨晚上,她手机关机了,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听到夏景轩的声音,昨晚上,太乱了,乱得分明就是她人生中的一个劫难。

不是第一次去白家,可每一次去,她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之所以报考T大,就是因为这是母亲的要求,母亲已经在白家做了四年的保姆了,其实,她比谁都清楚母亲在做什么,可她,却无力去阻止。

市中心的别墅区,独门独院,院子里开满了薰衣草,那透紫的颜色让她每次来时都忍不住的看了又看,太喜欢这薰衣草了,尤其是一大片的,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仲小姐,你来了。”门卫还是从前的那个门卫,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妈在吗?”

“在。”小门开了,仲晚秋便踏了进去。

径直的走向佣人房,白家的佣人房比外面的出租房还干净整洁,更是漂亮。

佣人房的窗前是一小片的葡萄架,翠绿的枝叶上是一串串的还未成熟的绿色葡萄,仿佛已沁出了葡萄的甜,“仲晚秋,你来做什么?”骄傲的女声随着主人上下打量的目光一起送给了仲晚秋。

是白慧。

仲晚秋理也不理,大步的走到母亲的门前,可她的手指才要敲下去,虚掩的房间里已传出了女子低低的呻吟声,那声音让她不得不止住在房门前,手,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下`贱,你妈来勾`引老爷子,你就来勾`引白家的少爷,是不是?”抱着膀子,白慧不屑的看着仲晚秋
“阿珍,谢谢你的五万块,若不是这五万块,只怕我真的撑不过这个月。”房间里,忽而传来白展楼低沉的男声,却让仲晚秋听着隔外的刺耳,原来,母亲要的那五万块是给了白展楼。

气不打一处来,“妈,你给我出来。”她不好意思进去,可不代表她不敢喊出来。

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窸窣的声音,紧接着,梁淑珍还有些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晚秋,你怎么来了?”似乎是有点没想到,梁淑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大概是怕仲晚秋说出那五万块钱的来历吧。

“还给我。”一伸手,冷冷的目光看着梁淑珍,她真想一巴掌掴过去,这就是她妈吗?她怎么有这样的一个妈。

梁淑珍急忙就踏出了房间,然后随手合上了房门,生怕被仲晚秋看到屋子里的白展楼,扯着她的手走向葡萄架,一路跃过白慧,梁淑珍也顾不得打招 呼了,硬按着仲晚秋的肩膀坐在葡萄架下的一个双人木椅上,这才急匆匆的道:“晚秋,妈也是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白叔叔的公司出问题吧,等妈妈有了 钱立码就还你。”

“不是还我,是还夏景轩,妈,你怎么能随便骗人家的钱呢。”火大了,仲晚秋“腾”的站起来,一张脸也气涨得通红通红。

“晚秋,你小声点。”

“要怎么小声?你是来打工的还是来贴小白脸的?还给我……””

“呜……”梁淑珍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一串串的晶莹着呢,“晚秋,妈真的只是心软呀,妈看不下去,就象当初也看不下去你在孤儿院里被人欺负着一样……”

得,梁淑珍一用这招仲晚秋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她的确是梁淑珍花了两万块从孤儿院里收养的孩子,一说起这话她就想起自己曾经是欠了梁淑珍两万块了,虽然,她已经不知道给过梁淑珍多少钱了,但现在,她跟梁淑珍之间根本就说不清楚。

“妈……”心肠软了下来,梁淑珍永远知道什么是她仲晚秋的软肋。

“晚秋,就这一次,等妈有了钱立刻就拿给你。”

她还能说什么,不住的摇头叹息着,走出白家大门的时候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既为着梁淑珍而难过,可是那五万块呢?她总不能一直被靳若雪戳着脊梁骨骂她不要脸吧。

一边走一边踢着石子,“晚秋,是你吗?”突如其来的,身前就多了一个身影,也替她挡住了火辣辣的阳光,白墨宇正安静的站在她的面前。

“走开。”她不喜欢白墨宇,明明是他总要缠着她给她电话的,可是白慧却总说成是她要高攀他们白家,白家有什么好,现在已经没落了,没落的还要拿她母亲的五万块来救急,现在,五万块于他们也是好的了,从前,五百万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风水轮流转,这就是从云端跌到泥泞的感觉吧。

“晚秋,那五万块我会替我爸还给你的,再给我几天时间就行了,可以吗?”“不用。”大步的越过白墨宇,她一点也不想与白家的人有什么交集,如果不是因为梁淑珍,她真的不会来。

“晚秋……”轻轻的唤她,身后的男子语意中都是歉然。

“再见。”撒腿就跑,她最怕这么帅的帅哥那么唤她那么看着她了,那双眼睛深情如水一样,可她总是觉得那是假的,绝对不是真的,第一次看到白墨宇望着自己的眼睛时,她就仿佛坠入了梦里一样。

可她不喜欢男人那么文雅那么漂亮,孤儿院的老师说她从前的父亲也是这样的,温文尔雅,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倾心的男人。

她不喜欢,如若不是父亲的那双眼睛太勾魂的被女人给勾了去,母亲就不会跳楼自杀,她也就不会因为父亲的悔之晚矣殉情而死而被送入孤儿院了。

一辈子,她也不会爱上象父亲那样的男人。

仲晚秋跑得飞快,仿佛,身后的那个男人是毒蛇猛兽一般。

“咔咔……”

紧急刹车声和汽车喇叭声突兀的响在耳边,身子一晃,剧烈的撞击让仲晚秋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痛,腿上传来刺痛,让她皱起了眉头。

一道影子很快就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却也是熟悉的男声在这一天里再度传来,“仲晚秋,你还不死心吗?”

天,冤家路窄,居然是冷慕洵。

怪不得他说的话那么刺耳,他以为她这是在勾引他吗?

手拄着地,顾不得腿还痛着,仲晚秋倔强的站了起来。

“晚秋,怎么这么不小心?”白墨宇已经追了上来,伸手就要扶她起来,“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么好的一个接近仲晚秋的机会,他直接无视那个撞了仲晚秋的男人了。

“谢谢,我们走吧。”没有看冷慕洵,而是任由白墨宇扶着她一跛一跛的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注视着是不是有的士车经过。

腿,真痛,她与白墨宇谁也没有发现地上正有一滴滴的血在轻轻滴下,冷慕洵看着那鲜红的血色,却是那么的刺眼,由头至尾,仲晚秋都没有看他一眼。

难道,他刚刚的话太重了吗?

忽而想起她转身离开他办公室时的样子,就象是一只受伤的小鹿,那神情真的与从前那些想方设法接近他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也许,真的是他错怪了她。

手机响了,冷慕洵眼看着仲晚秋就那么的与那个扶着她的男子上了的士车,“小张,什么事?”是他的秘书,这么急打来一定是有什么事。

“总裁,美国那边你要的诊断书已经拿到手了。”

“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应该没多少日子了。”

他的心一沉,“我知道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还有一个会议,赶完了才能闲下来,爷爷的事,他要早做打算了。

甩甩头,冷慕洵重新又跳上了车子,既然那女人有男人照顾她,也就不必他操心了,那晚上,他是疯了才会吻上她。

真象,那唇那眸眼都象,可惜,她不是敏秋。

车子如飞一样的驶向会展中心,他今天会是那里的一个主角,所以,再也不能耽搁了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