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娇妻野外交换呻吟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那种视觉上的惊艳和冲击,令他抿直了唇,感觉喉咙也很干涩,他下意识伸手解了一颗衬衫的纽扣,纾解升起的燥热感。

男人暗沉的目光变得极具侵略性,虞尽眠终于察觉到,停下舞步回过身来。

看到门口的孟九云时,她吓了一跳。

“孟……孟叔叔?”

因为刚跳过舞,虞尽眠的呼吸有些喘,脸颊红晕,双眼波光流转,她就这么楚楚又惶惶地看着他。

真是梨花春水一样娇媚。

孟九云眼中一片沉静,几乎没有一点温度。

他已然恢复了理智和平静,目光一片坦然,“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她站在那里,有些拘谨,“我睡不着,我、我马上就睡了。”

孟九云却不说话了,虞尽眠越加忐忑。

她真的很怕沉默的孟九云。

当他面无表情,目光沉沉时,那是由内而外的逼压,连成年男人都为之胆寒的逼人气势,更别提她一个小姑娘。

她紧张得心跳加速,孟九云终于出声,语气不咸不淡:“早点睡。”

不等她回应,他转身大步离开。

虞尽眠眨了眨眼,终于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声不响地站在她房间门口,真是吓死她了。

回到卧室的孟九云脸色有些难看,眼神莫测。

他眉心紧锁,捏了捏晴明穴,脑子里全是女孩儿光姿艳逸的舞姿。

孟九云回忆着,薄唇紧抿。

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当然知道他刚才的情绪反应。

他居然产生了掠夺和欲望。

这让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罪恶感,尤其她还是虞鸿儒的女儿。

孟九云垂下眼帘,闭眼狠狠呼吸了一下。

不可以,这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很危险。

他站了一会儿,将脑中所有的纷乱驱逐干净。

昨天夜里睡得太晚,第二天虞尽眠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她又惊又急,急急忙忙穿校服刷牙洗脸。

下楼的时候,容姨面无表情地问她:“虞小姐,早饭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准备。”

第一天转学报到就迟到,她哪里还顾得上吃早饭,更何况她明显感觉到容姨对她的冷淡和不喜。

虞尽眠摇头:“容姨,不用了,我去学校了。”

容素洁敷衍地点点头,谁管她吃不吃早饭?

看着她走出客厅,她讥诮地撇撇嘴。

一脸儿的狐媚相,一看就知道是个爱招惹男人的主儿,要是敢勾引阿云,她有的是手段让她知难而退。

背后的目光如针芒在刺,虞尽眠脚步越走越快,走到大门时,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过来,神态恭敬。

“虞小姐,孟先生吩咐我送你去学校,我姓李,以后我是你的专职司机和保镖。”

她有些惊讶,没想到孟九云还给她专门配备保镖。

不过,她还是说了声儿谢谢。

李司机替她打开车门,等她上车,关门,他才上了驾驶座。

虞尽眠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有些急:“李大哥,能不能开快点儿?我迟到了……”

“孟先生已经和校方打过招呼了,虞小姐不用担心。”

她松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难怪她睡得那么晚,都没人叫她起床。

她也就怕第一天转学迟到,在老师眼里落得个不好的印象。

曼湾半岛离帝国公学很远,车子足足开了四十几分钟才到学校。

她刚下车,好友陆辛雅打电话过来了,“眠眠,你有没有到学校?”

虞尽眠笑了下,“我刚下车。”

“你赶紧回去,先别来学校!”

手机里的陆辛雅又急又怒,气儿相当不顺,像吃了炸弹。

她愣了下,“怎么了?”
陆辛雅只说:“眠眠,听我的,你赶紧回家!”

虞尽眠心存疑惑,切断通话后,想了一下,最后还是进了校门。

这个时候,正好是帝国公学下课时间,她抱着书本往教师办公室走。

因为孟九云的关系,校长特意和她的班主任打过招呼,但并未说明虞尽眠的身份,只说她是皇家国际舞蹈学院转学过来,以特长生的身份进的学校。

所以,班主任招呼她的时候,态度并不怎么热忱。

帝国公学最不缺的就是特长生,如果她是以贫困尖子生的名义被特招进入帝国公学,她会特别关照。

毕竟,哪个老师不喜欢学霸?

“你是虞尽眠?”

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姓张,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架在略榻的鼻梁上,显得整张脸有些平扁。

她目光犀利地扫过眼前漂亮得有点儿招风的女孩儿,再想起今天一早就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的流言,当下面色鄙夷。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张老师就以略带斥责的口吻对她说:“我不管你是怎么进的帝国公学,在我这里,学习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她看了下时间,拿起语文课本,一边推眼镜,一边起身。

“快上课了,正好下节课是我的课,你跟我来。”

一进办公室就被训了一通,虞尽眠有些懵,跟着她进了高三(六)班的教室,正好上课铃响。

班里的同学甫一看到她,都怔了一怔,委实惊艳了一把。

那张花朵般无可挑剔的脸,美得叫人心动。

当然,这只是男生们的第一感受,至于女生,除了不屑还有嫉妒。

异性相斥,谁会喜欢一个长得比自己还漂亮的女生?

班主任清咳了一声,面色冷淡,语气敷衍:“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她叫虞尽眠。虞尽眠,最后面的那个位置是你的。”

话落,所有人都惊讶了,教室里顿时一阵喧嚣。

“原来她就是那个虞尽眠啊……”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陪一个老头子睡觉?”

“还能怎么想的?不要脸呗!要不然怎么能进帝国公学,八成是她的老头儿金主给弄进学校的呗!”

“她也姓虞,和虞家有什么关系?”

“就她那副穷酸相也能和虞家扯上关系?虞家只有虞宁菲一个大小姐,你可别侮辱我女神!”

那些窃窃私语不堪入耳,像刀一样刺进虞尽眠的耳朵里,面色刹那雪白。

她很生气,很惶然,很震惊。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实的传言?

她才刚回国,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诋毁她?

难怪辛雅让她回去……

“都给我安静!”班主任提高嗓音,神情严肃,“关于这些有辱校风的传言,谁都不准再提,当然,某些同学最好能端正态度,端正学风,别坏了帝国公学百年的校风校规。”

言中深意,自然是说给虞尽眠听的。

张老师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自个儿没本事,却自甘堕落卖青春的小姑娘。

虞尽眠俨然成了她心里的黑名
那种视觉上的惊艳和冲击,令他抿直了唇,感觉喉咙也很干涩,他下意识伸手解了一颗衬衫的纽扣,纾解升起的燥热感。

男人暗沉的目光变得极具侵略性,虞尽眠终于察觉到,停下舞步回过身来。

看到门口的孟九云时,她吓了一跳。

“孟……孟叔叔?”

因为刚跳过舞,虞尽眠的呼吸有些喘,脸颊红晕,双眼波光流转,她就这么楚楚又惶惶地看着他。

真是梨花春水一样娇媚。
娇妻野外交换呻吟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孟九云眼中一片沉静,几乎没有一点温度。

他已然恢复了理智和平静,目光一片坦然,“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她站在那里,有些拘谨,“我睡不着,我、我马上就睡了。”

孟九云却不说话了,虞尽眠越加忐忑。

她真的很怕沉默的孟九云。

当他面无表情,目光沉沉时,那是由内而外的逼压,连成年男人都为之胆寒的逼人气势,更别提她一个小姑娘。

她紧张得心跳加速,孟九云终于出声,语气不咸不淡:“早点睡。”

不等她回应,他转身大步离开。

虞尽眠眨了眨眼,终于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声不响地站在她房间门口,真是吓死她了。

回到卧室的孟九云脸色有些难看,眼神莫测。

他眉心紧锁,捏了捏晴明穴,脑子里全是女孩儿光姿艳逸的舞姿。

孟九云回忆着,薄唇紧抿。

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当然知道他刚才的情绪反应。

他居然产生了掠夺和欲望。

这让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罪恶感,尤其她还是虞鸿儒的女儿。

孟九云垂下眼帘,闭眼狠狠呼吸了一下。

不可以,这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很危险。

他站了一会儿,将脑中所有的纷乱驱逐干净。

昨天夜里睡得太晚,第二天虞尽眠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她又惊又急,急急忙忙穿校服刷牙洗脸。

下楼的时候,容姨面无表情地问她:“虞小姐,早饭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准备。”

第一天转学报到就迟到,她哪里还顾得上吃早饭,更何况她明显感觉到容姨对她的冷淡和不喜。

虞尽眠摇头:“容姨,不用了,我去学校了。”

容素洁敷衍地点点头,谁管她吃不吃早饭?

看着她走出客厅,她讥诮地撇撇嘴。

一脸儿的狐媚相,一看就知道是个爱招惹男人的主儿,要是敢勾引阿云,她有的是手段让她知难而退。

背后的目光如针芒在刺,虞尽眠脚步越走越快,走到大门时,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过来,神态恭敬。

“虞小姐,孟先生吩咐我送你去学校,我姓李,以后我是你的专职司机和保镖。”

她有些惊讶,没想到孟九云还给她专门配备保镖。

不过,她还是说了声儿谢谢。

李司机替她打开车门,等她上车,关门,他才上了驾驶座。

虞尽眠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有些急:“李大哥,能不能开快点儿?我迟到了……”

“孟先生已经和校方打过招呼了,虞小姐不用担心。”

她松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难怪她睡得那么晚,都没人叫她起床。

她也就怕第一天转学迟到,在老师眼里落得个不好的印象。

曼湾半岛离帝国公学很远,车子足足开了四十几分钟才到学校。

她刚下车,好友陆辛雅打电话过来了,“眠眠,你有没有到学校?”

虞尽眠笑了下,“我刚下车。”

“你赶紧回去,先别来学校!”

手机里的陆辛雅又急又怒,气儿相当不顺,像吃了炸弹。

她愣了下,“怎么了?”
陆辛雅只说:“眠眠,听我的,你赶紧回家!”

虞尽眠心存疑惑,切断通话后,想了一下,最后还是进了校门。

这个时候,正好是帝国公学下课时间,她抱着书本往教师办公室走。

因为孟九云的关系,校长特意和她的班主任打过招呼,但并未说明虞尽眠的身份,只说她是皇家国际舞蹈学院转学过来,以特长生的身份进的学校。

所以,班主任招呼她的时候,态度并不怎么热忱。

帝国公学最不缺的就是特长生,如果她是以贫困尖子生的名义被特招进入帝国公学,她会特别关照。

毕竟,哪个老师不喜欢学霸?

“你是虞尽眠?”

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姓张,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架在略榻的鼻梁上,显得整张脸有些平扁。

她目光犀利地扫过眼前漂亮得有点儿招风的女孩儿,再想起今天一早就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的流言,当下面色鄙夷。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张老师就以略带斥责的口吻对她说:“我不管你是怎么进的帝国公学,在我这里,学习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她看了下时间,拿起语文课本,一边推眼镜,一边起身。

“快上课了,正好下节课是我的课,你跟我来。”

一进办公室就被训了一通,虞尽眠有些懵,跟着她进了高三(六)班的教室,正好上课铃响。

班里的同学甫一看到她,都怔了一怔,委实惊艳了一把。

那张花朵般无可挑剔的脸,美得叫人心动。

当然,这只是男生们的第一感受,至于女生,除了不屑还有嫉妒。

异性相斥,谁会喜欢一个长得比自己还漂亮的女生?

班主任清咳了一声,面色冷淡,语气敷衍:“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她叫虞尽眠。虞尽眠,最后面的那个位置是你的。”

话落,所有人都惊讶了,教室里顿时一阵喧嚣。

“原来她就是那个虞尽眠啊……”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陪一个老头子睡觉?”

“还能怎么想的?不要脸呗!要不然怎么能进帝国公学,八成是她的老头儿金主给弄进学校的呗!”

“她也姓虞,和虞家有什么关系?”

“就她那副穷酸相也能和虞家扯上关系?虞家只有虞宁菲一个大小姐,你可别侮辱我女神!”

那些窃窃私语不堪入耳,像刀一样刺进虞尽眠的耳朵里,面色刹那雪白。

她很生气,很惶然,很震惊。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实的传言?

她才刚回国,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诋毁她?

难怪辛雅让她回去……

“都给我安静!”班主任提高嗓音,神情严肃,“关于这些有辱校风的传言,谁都不准再提,当然,某些同学最好能端正态度,端正学风,别坏了帝国公学百年的校风校规。”

言中深意,自然是说给虞尽眠听的。

张老师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自个儿没本事,却自甘堕落卖青春的小姑娘。

虞尽眠俨然成了她心里的黑名单。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