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医生教授文po 穿网球裙的英语老师

“晏时渊,我怀孕了。”顾依恩捏紧手机,咬牙出声,“所以,你现在再不离开那个女人回家来,我就带着你的孩子,一尸两命,死给你看!”

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

手指越发攥紧,顾依恩额头上早已经冷汗涔涔。

“晏时渊,我说我……”

“嘟嘟——”

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顾依恩愣住,好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她说她怀孕了,说她要自杀,可她的新婚丈夫,却连一个反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就算是不在乎她,那孩子呢?

他们新婚夜的时候,晏时渊不是还抚摸着她的肚子,喃喃的说希望她能怀孕,为他生下子嗣吗?

可现在,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顾依恩不甘心,又一次拨通了电话——关机。

大脑,一片空白。

手机消息提示音忽而响起,一条娱乐新闻跳出来——晏氏总裁与当红明星游艇度假,为博美人一笑,晏氏总裁豪掷上百万,扑洒鲜花海面。

下面,是一张张高清的图片。

顾依恩手指发抖,她在这里闹自杀,而她的丈夫,却在与她的杀父仇人宋媛媛,恩爱私会。

恨!

恨意涌上大脑,顾依恩双眸发红,她扔开手机,冲进厨房,翻出一把锋利的切菜刀,再回到卧室,给浴缸放满了水。

身体,泡入热水中,血液加速流动,接下来,只要割断手腕动脉,她就能……死了。

回想起父亲惨死的画面,宋媛媛那得意的嘴脸,还有晏时渊漠不在乎的冰冷态度……不甘心。

冲动之下,顾依恩当真在手腕上刮了一刀,伤口不深,却涌出不少血来。

她拍下照片,再次发给晏时渊。

“我只要你回来,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

没有回复。

浴缸里的水,渐渐凉了。

连带着冷静下来的,还有顾依恩的理智。

看着手腕上凝固的伤口,她猛然回神,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宋媛媛算计了她一辈子,害死她父亲,这些仇,她一定要报!

从浴缸里起身,顾依恩浑身湿淋淋的走出去,刚准备处理一下手腕上的伤口,卧室门,就忽然被人粗鲁推开,晏时渊,回来了!

顾依恩猛然惊喜,连忙站起身:“时渊,你终于回来了……”

晏时渊垂眸,满眼冰凉,气魄压人:“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死。”

顾依恩脚步一顿,神色不自然的捂着手腕,不知该如何应答。

“怀上了?”他又问。

顾依恩抚着平坦小腹,眉眼里藏不住的欣喜:“对,我今天刚做了检查,医生说已经怀孕七周了……时渊,你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我终于怀上了,以后,你好好跟我过日子,好不好?”

“我不想要孩子。”晏时渊朝着顾依恩走过去,眼神,残忍凛冽,“我只是,想要你怀孕,然后,再亲自送你去流产!”

顾依恩不明所以:“你什么意思?”

晏时渊继续步步走近,薄唇微勾,笑意却森冷幽寒:“你当初害媛媛流产的罪,该赎了。”

顾依恩愣住,后背猛然幽寒,预感不好,大声解释:“那根本就是诬陷!”

晏时渊却只是冷笑:“顾依恩,我根本不相信你说的半个字,我跟你结婚,也不过是为了这一天,让你怀孕,再让你好好感受,肚子里的骨肉被生生剥离的滋味!”

他说着,眸光又下移,盯着顾依恩带着伤口的手腕:“或者,你现在就再表演一次自杀,一尸两命给我看看,要是表演精彩,或许,我就会放过你了。
顾依恩愣住,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他这是,在叫她去死给他看吗?

“怎么?不用自杀来威胁我了?”晏时渊冷笑,“顾依恩,你不是要自杀吗,怎么还不去死?怕了,懦弱了?”

顾依恩满脸惨白,哑声道:“我只是……为了让你回来,我怀孕了,时渊,我们的家庭有孩子了。”

“家庭?”晏时渊嘲讽出声,“顾依恩,你原来还没明白,你在我这里,到底算个什么下贱玩意。”

他说着,浑身气势冰冷,抬手叫了一声来人,两个强壮的保镖立即蹿进来,来者不善。

让顾依恩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情不自禁的往后退。

“既然你不敢自杀,那我也不给你表演的机会了,你现在,就去医院,把你肚子里的贱种,给我打了!”

“不!”顾依恩大叫着后退,“晏时渊,你不能这样对我!”

晏时渊动动手指,两个保镖几步上前,揪住顾依恩的手臂,直接往外拖。

“放开我!”顾依恩用力挣扎,“时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怀着的是你的孩子!你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

她不愿意相信。

从结婚,到婚后的交融,再到怀孕……这所有的所有,都是他为了宋媛媛设计的,报复自己的阴谋。

整整半年婚姻生活,她付出所有感情,倾注一切的婚姻,竟然只是骗局。

宋媛媛那个女人,到如今,还是如恶魔一样躲在暗处,日夜算计她。

不甘心!

顾依恩无论如何,也不能甘心。

“时渊,你不要再被宋媛媛欺骗了,她就是个恶毒的女人,她以前怀孕,怀的根本不是你的孩子,她……”

“把她的嘴巴给我堵上!”晏时渊不耐烦的打断顾依恩的话,“若以后,她再敢说媛媛的半个不是,你们就把她的舌头,给我割了!满口谎言就算了,还整日恶言恶语,这样的贱人,就应该永远闭嘴!”

顾依恩哑然的撑大眼睑,一个保镖伸手,用力捂住了她的口鼻,手下力气凶狠,很快就将她从别墅里,给拖了出去。

扔在车里,启动引擎,直奔医院。

顾依恩抱着手臂,蜷缩在后座里,满脸失魂。

真相太过于残忍,她无法相信……

可现实更加冷酷,没给她任何缓冲的时间,医院就到了,她被两个保镖,直接架着,送进了流产手术室。

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也早已经准备好,保镖一进入,便直接将她往手术床上按。

“不,我不流产!”顾依恩疯狂挣扎起来,“放开我!你们要是敢伤害我和孩子,我就跟你们拼了!”

“老实点,别逼我们给你打麻药!”一旁的医生忍不住开口,“到时候你失去知觉,就算我们割了你的子宫,你也不知道!”

“不能打麻药。”其中一个保镖接话,“少爷有吩咐,要给她做最痛的人流。”

医生皱眉:“这,她要是挣扎,很容易出事,万一引起什么大出血……”

“没关系,这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你们不用管她死活,只要让她疼得死去活来就行了。”

顾依恩惊愕的僵住:“这些话,是时渊亲自吩咐的吗?”

她逃避的不肯相信。

但保镖们根本不屑回答,掐死了顾依恩的手臂,将她弄上床。

一旁的小护士立即拿过纱布,捆住顾依恩的四肢,让她再也不能挣扎。

医生拿起器具,吩咐护士脱掉顾依恩的裤子。

“不要,放开我!”顾依恩抵抗的并拢双腿,嘶声大喊,“放开我!”
医生教授文po 穿网球裙的英语老师
可双腿,还是被护士用力的直接掰开,裤子不好脱,她们干脆直接剪开。

医生拿着器械走上前,手术,随即开始
冰冷的器械探入身体里,刮割着她的血肉。

疼,撕心裂肺的疼……

“住手,不要!”顾依恩忍不住挣扎,痛苦之下,胡言乱语的喊叫,“你们这是犯罪!我会告你们的,让你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行啊,顾依恩,那你就去告。”身旁,忽而响起了熟悉的恶毒嗓音。

顾依恩猛然转眸,死死盯着那个刚出现的女人——宋媛媛。

“是你!”顾依恩死死盯着她,满眼恨意。

宋媛媛踩着高跟鞋,缓缓走近,居高临下,得意洋洋的盯着病床上的顾依恩:“流产的滋味怎么样?爽不爽?”

顾依恩攥紧手指,克制不住的挣扎扭动,可她一动,身体的器械就更加粗暴的刮过她肚子里的肉,疼得她惨叫一声,又跌回病床上。

殷红的鲜血,大量从腿间涌出。

“哎呀,手术过程中你怎么能乱动呢?要是一不小心,留下什么后遗症……比如,不孕不育,可怎么办?”

这话里,满满都是威胁。

顾依恩满脸冷汗,疼得浑身发抖。

腿间的鲜血,滴答滴答的不断流着,带走顾依恩的体温和生命力。

“宋媛媛,你这样对我,就不怕别人知道吗?”

宋媛媛甜美一笑,她相貌生得艳美精准,一颦一笑,都极其动人。

“被谁知道,时渊吗?”她抬手撩开碎发,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傲慢得意,“顾伊恩,你当初不是拿着我出轨的证据,摆在时渊面前了吗?可他,信过你半个字么?”

她笑着弯下腰,盯着顾依恩颤抖的眼睛:“我肚子里那个野种被流掉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多有伤心。哪里像现在……”

她扫过顾依恩尽是鲜血的下半身:“啧啧,亲自送你来流掉自己的骨肉,我们家时渊,可真是残忍呢。不,不能说是残忍,应该说,他真是爱我,爱到丢失了理智呢。”

宋媛媛每一句,都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边割碎顾依恩的心脏,一边挑衅她的理智。

是啊,晏时渊对宋媛媛,好到了极致,而对她,却残忍到了极致。

宋媛媛是晏时渊心里的宝贝,而她,就是晏时渊眼里最下贱,恶心的垃圾,扔掉了,也不足为惜。

真不甘心……

顾依恩浑身抖得越发厉害,下面太疼了,血也流得太多了,她眼前发黑,思绪像是被卷入了一个黑暗的旋涡里。

天旋地转,又冰冷刺骨。

“哦,对了。”宋媛媛这时又想起什么似的,笑着开口道,“依恩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呢,如果你命贱,没死在流产手术室,那这份惊喜,一定会让你……很开心。”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格外意味深长。

顾依恩睫毛颤了颤,想应话,却又抵不住那强烈的眩晕,彻底的昏过去了。

这一觉,充满了疼痛和冰冷。

哪怕是在半梦半醒里,顾依恩都还能感觉到,腹部一阵一阵的绞痛。

好似在祭奠她那个还没出世的孩子。

顾依恩在腹部的疼痛中,醒来。

她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也是在半夜。

病房里安静空荡,窗外,更是一片漆黑。

她睁眸盯着天花板,意识仍旧昏沉麻木,浑浑噩噩,让人提不起力气,也找不出,任何面对生活的激情。

孩子没了,那段她用尽一切去经营的婚姻,也在残忍里破碎了……

生活,好似一瞬间失去了意义。

她就这样,睁眼到了天明。

门口,忽而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扭动门把,吱呀推开病房门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