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结婚以后1v1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叶少瑾,你不要胡说!他是我哥哥,他跟我母亲也没有你说的那种关系!”白予欢反驳。

“白城南,他根本就是不是你们白家的人!”叶少瑾狠声道,“白予欢,你真以为,我没查出来吗?白城南是你母亲抱回来的养子!他跟你们白家,没有半分血缘关系!”

白予欢愣住:“不可能!”

而且,就算白城南真的不是白家亲生骨肉,那他跟自己,也是完全正常的兄妹关系。

叶少瑾所有的话,都是莫须之词!

“白予欢,你还想骗我?”叶少瑾重新将她拽起来,压在墙壁上,大手往下探,粗暴直接的揉捏她的下身。

“疼,不要……”她推拒着叶少瑾胸膛,“你放开我!”

“不要?”叶少瑾反而将手指探得更深,表情狠戾,“白城南碰你的时候,你也这样吗?还是说,扭着腰的喊爽?”

“我没有……我跟我哥哥,根本没有你说的那种关系!”白予欢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叶少瑾就这样偏执的说她跟哥哥有染。

“我不信你,白予欢。”叶少瑾贴身过来,挺身直入,“你当初跟我一次的时候,没见落红,那时你骗我说你也不知道原因,现在想来,怕是早就跟你那个好哥哥做过了吧?”

他掐着白予欢的腰,来回贯穿,一下比一下用力。

没有前戏,白予欢疼得厉害,站不住脚,只能扶着叶少瑾的肩膀,借力艰难稳住身体。

叶少瑾顺势抓起她的一条腿,往上一压,更加深入的顶撞她。

“跟你哥哥比起来,谁要得你更爽?嗯?白予欢,是谁?”

叶少瑾还掐着她的下巴,迫使白予欢与他对视。

白予欢被逼出了眼泪,睫毛湿润,眸色凄楚动人。

哪怕她现在满脸红肿,可她这双眼睛,还是一样的撩人心魂。

可这样动人的模样,却同样在白城南的身下绽放过,叶少瑾想到这一点,胸腔里的怒火,登时燃烧得更加凶猛。

叶少瑾抓着她的手臂,让她趴在床面上,从后面深深挺入。

白予欢痛叫一声,抠住床单,绷起身体。

叶少瑾闷哼一声,俯身贴下,挨着白予欢的耳朵道:“还是这么紧,白城南是不是很小?”

他总是这样羞辱她,羞辱她最敬重的哥哥,白予欢实在生气,忍不住骂道:“叶少瑾,你混蛋!我讨厌你!”

叶少瑾冷笑,撑起身体,大手摁住她白予欢的后脑,不让她挣扎。

“白予欢,你不是想要我救你哥哥吗?我可以答应你。”

他松口了!

白予欢吃惊,绷紧抗拒的身体,顿时松懈下来。

可她这个反应,却让叶少瑾心中的火气更盛,这贱人,就这么在意白城南吗?

“伺候我。”叶少瑾忽然抽身退开,撑着手臂,随性散漫的坐在大床上,“我满意了,我就给你钱,让你去给你哥哥看病。”

白予欢紧攥手指,感到屈辱。

叶少瑾,这是在拿她当妓.女一样的打发。

出卖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金钱,还是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这样的事情,比凌迟还要让白予欢难受。

“不愿意吗?那就算了。”叶少瑾开始整理衣裤,“那你哥哥,就等死去吧……”

“不!”白予欢急忙拉住了叶少瑾的手,“我愿意。”

她闭上眼睛,忍住即将要涌出去的眼泪。

“我伺候你。”

她咬紧嘴唇,坐直身体,跨坐在叶少瑾的身上,准备坐下……

“不,给我含。”

叶少瑾捏着白予欢的下巴,将她从身上推下去:“像是摇尾乞怜的狗那样,跪着,给我舔。”

白予欢脸色瞬间就白了。

叶少瑾冷冷看着她,毫无怜惜
白予欢别无选择,只能按照叶少瑾的要求做。

叶少瑾最后还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狠狠再要了一次之后,也不管白予欢的浑身狼藉,以及没被解开的双手,整理好裤子,直接离开。

白予欢眼前发黑的蜷缩在床上,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还要费力的去挣脱手腕上的绳子。

她浑身黏腻,又不着寸缕,现在只想洗个澡,重新换上衣服。

可没等她把绳子弄松开,卧室门,就猛然被人给推开了。

白予欢大惊,尖叫喊道:“不要进来!出去!”

她现在这个模样,如何见得人?

但那脚步声,还是一样响起了,而且不是一个人。

白予欢扭动着身体,想要遮挡赤裸的肌肤:“出去啊,别进来!”

“啧。”嘲讽的声音,就在她面前响起,为首走近的,是柳轻眉,她身后,跟着两个丫鬟,“白予欢,你现在的模样,可真贱啊。”

她上下打量着白予欢的身体,满脸厌恶。

“说实话,这几年,我还真的见过不少妓.女,但她们,都没有你的一半不堪和下贱。”柳轻眉盯着白予欢的被绑住的双手,“那些妓.女,可不会被顾客绑起来,搞完之后还不松开,留给下人来参观!”

她身后的两个丫鬟配合的嘲讽笑起来,眼神肆意的打量着白予欢的胸口和身下。

白予欢脸色惨白,满眼绝望,生不如死。

柳轻眉走近到白予欢的眼前,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她:“白予欢,你想要被松绑吗?求我啊。”

白予欢死死咬着嘴唇,恨恨瞪着柳轻眉,不肯服软。

柳轻眉扫了一眼,笑起来:“这么凶啊,那算了,我还是去叫外面的警卫,来帮你松绑吧。”

警卫,可全是男的。

“不要!”白予欢急忙大喊,“柳轻眉,你帮我松绑,我求你!”

白予欢半垂眼睑,不得不妥协,低声下气。

柳轻眉看着自己的手指:“你就这样没诚意的求我吗?”

白予欢哀莫心死,只得顺着问:“你想我怎么求你?”

柳轻眉这才侧眸盯着她:“哎,说起来,你这么下贱,我就算是叫你下跪,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你学两声狗叫吧。”

柳轻眉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要学得像一点哦,要不然可不算数。”

白予欢死死攥紧拳头,绷着身体,沙哑的叫了一声。
结婚以后1v1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柳轻眉啪啪的拍着白予欢的脸:“我说要学得像一点,你听不懂人话吗?知不知道狗是怎么叫的?”

白予欢忍不住愤怒,死盯着柳轻眉。

柳轻眉笑起来:“哟,你还瞪着我呢,看来你还是更希望警卫来帮你解开绳子……”

她起身便要走。

白予欢闭上眼睛,尖着嗓音,重新再叫遍:“汪汪汪……”

“嗯,这下终于有一点像了……”柳轻眉又走回去,饶有兴致道,“继续叫,叫到我满意为止。?”

白予欢死死闭着眼睛,认命的一声又一声的脚。

柳轻眉哈哈大笑,又对着一旁的丫鬟道:“去,把宅子里其他的女佣也叫过来,让大家都开开眼界,过来看贱母狗。”

白予欢脸色惨白,哀求起来:“不要……轻眉,我求你了,别再叫人过来了。”

她彻底服软,为了自己仅剩夏的那一点尊严。

柳轻眉垂着眼睛,欣赏了一阵她卑贱的表情,最终却是嚣张残忍的笑起来道:“去,给我叫人来。”

她对待白予欢,也一样的不留情,就像是叶少瑾一样。

这些人,都只想要白予欢痛苦得生不如死。

卧室里的人,渐渐多了。

所有的女佣,都来看了一遍白予欢。

白予欢屈辱得,想要死掉
那些人走后,白予欢被放开了。

她冲进浴室里,拧开花洒,蜷缩在哗啦的凉水里,捂脸痛哭。

今天的这些侮辱,让她尊严尽失,再没有半点脸面。

她哭了许久,直到眼泪流干,才哆哆嗦嗦的从浴室里走出。

淋了太久的冷水,她嘴唇都冻紫了,翻出一套衣服,她裹起身体,茫然失措的坐在床边,思绪恍恍惚惚,很长一段时间里,白予欢都不知道想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脑子里一片空白,好似什么都没有。

知道外面忽然响起女佣的说话声,有人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少帅。”

白予欢思绪瞬间回身,对,她还要去找叶少瑾要钱,要去救她哥哥。

现在,只有哥哥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和温暖了。

白予欢立即起身,开门出去,刚好看见叶少瑾进了一间书房。

她三两步追过去,咔嚓一下推开书房门。

叶少瑾刚走到书桌前,他刚办完公回来,一身肃然威严的军装,军帽压低,挡住了他那双十分凛冽的眉眼,仅露出精致的鼻梁和嘴唇。

单看外貌,这个男人,俊美得惊心动魄。

他抬手略推了推帽子,露出那双极其有攻击力的眼睛,眸光尖锐,盯在白予欢的脸上。

“怎么?”

白予欢垂着的手指攥紧,心里无数情绪翻涌而过,最终,只留下平静。

“你答应给我的钱呢?”她开门见山,想赶紧拿了钱,然后离开。

叶少瑾眼神晦暗锋利,他勾唇笑了一下,慢条斯理的在办公桌后面坐下。

“你想要多少?”他开口,又笑了一声说,“不,你觉得,你那副下贱的身体,值多少钱?”

他话里的尖锐,还是让白予欢的心尖狠狠一疼。

她深吸了一口气,竭力镇定,往前走近,对上叶少瑾的眼睛:“我要一百个大洋。”

西洋医院太贵了,钱不够的话,她哥哥的命就一样救不回来。

叶少瑾轻笑:“白予欢,你还真能狮子大开口,一百个大洋,你去卖身一辈子,能挣到这么多的钱吗?”

白予欢嘴唇颤抖:“我不管那些,叶少瑾,你答应我的,你就应该给我。”

反正她的尊严都已经被践踏碎了,那她现在就豁出去了,她只要钱。

叶少瑾点点头,拉开抽屉:“行,我答应你的,我给你。”

他向来说话算话,以前是,现在,一样是。

啪嗒——一根金条,扔在桌面上,这东西,值几百大洋。

白予欢心尖一紧,立即上前去拿。

刚碰到金条尖,另一头就被叶少瑾压住:“我答应给你钱,我可以给,但你杀了我一个手下,这笔账,我们又应该怎么算?”

白予欢微愣:“是他先对我不轨……”

“我不管那过程是怎么样的,我只看结果。”叶少瑾盯着白予欢的眼睛,气压强势,“结果就是,我的一个人,被你杀死了。”

那人的确是死了,白予欢软下态度:“你想要我怎样?”

叶少瑾勾着笑意,将金条抽走。

“这根金条,用来赔我手下的一条命。白予欢,现在我们两清,你该滚了。”

白予欢愣住:“你不能这样!这是我哥哥的救命钱!”

叶少瑾挑眸看着她,轻飘飘道:“怎么?你哥哥的命是命,我手下的命,就不是命了吗?白予欢,一命偿一命,公平的。”

“叶少瑾,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打算给我钱!”白予欢红了眼睛,愤怒的瞪着他,“你只是想羞辱我!”

叶少瑾冷笑:“是又如何?”

白予欢心脏狠狠一疼,浑身颤抖。

是啊,她就是蝼蚁,根本奈何不了叶少瑾。

“我真后悔。”白予欢忍不住落下泪,“后悔三年前,为了保护你,付出了所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