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小诗的玩具日记乡村 裙子下的野兽

滴答滴答——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警卫的胸口落下,染红白予欢的上衣。

她惊恐的大叫,踢开了面色死白的警卫。

枪声巨大,惊动了附近的巡逻的人,大量带枪守卫立即围了过来,见到同事被杀,纷纷警惕,立马大喊:“有暗杀者!”

“我不是……”白予欢摇头解释,“是意外,我没有……”

“快把她抓起来!”守卫们涌上前来,几下就将白予欢捆了起来。

“不要抓我,我没有杀人,刚刚的事情,真的是意外……”

“闭嘴!”有人大骂一句,同时一脚重重踹在白予欢肚子上,痛得她险些吐出苦水,再没有力气说话。

“直接把她抓进牢里去,严刑逼问,看看又是谁派来的杀手!”

白予欢被拖了起来,他们真的要送她进监狱。

可那样的地方,本就孱弱的白予欢若是进去了,哪里还有命能活着出来?

她活不成,那她哥哥也活不成了。

“不要!放开我!”她虚弱的呼喊着挣扎,肚子被踢得太疼了,她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放开……”

力量太小了,她还是被拖出了偏僻的花园,一路,继续往府邸里的私人监狱里走。

就在此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少帅,夫人好!”

一群人停下脚步,纷纷抬手敬礼。

“叶少瑾……”白予欢看到了希望,连忙抬头,穿过人群缝隙,努力往外看,“少瑾……”

她用尽全力的叫他的名字。

“少瑾,救我……”

“叫你给我的闭嘴!”旁边的人嫌她吵,又是一脚踢过去。

白予欢登时摔倒,小腹翻江倒海的疼起来,喉咙里一股腥甜,她绷不住的哇出半口血来。

“怎么了?”顾泪琛询问的声音传来,“那人是谁?”

“是我……”白予欢张口回到,声音却弱不可闻。

“一个偷袭进府的贱人,还杀了我们一个兄弟呢。”有人回禀,“我们这就要带她去审问。”

叶少瑾没什么反应的点点头,不再多问,揽着柳轻眉的腰,继续往府邸里走。

“不要走,少瑾……”白予欢深吸一口气,挪动着身体,不甘心的又往前凑。

“嘿,你个贱.蹄子,还不老实!”旁边人又两脚踢下来。

叶少瑾回头冷冷瞥了一眼,他瞧见白予欢那张红肿变形,还带着血迹的凄惨面容。

脚步,猛然停下了。

守卫们一左一右的将白予欢架起来,拖着她瘫软如破布的身体,往远处走去。

“怎么了,少瑾……”柳轻眉疑惑的出声询问,也跟着叶少瑾的视线往外看。

她没认出白予欢的脸,但认出了那身肮脏破旧的衣服。

表情猛然一变,那个贱女人,竟然找回来了!

柳轻眉预感不好,急忙去看叶少瑾的反应,只见他果真往前走了半步,叫住了他的属下们。

“等等。”

“是,少帅。”拖着白予欢的人,立即停下了脚步,回头等候吩咐。

叶少瑾垂下眸子,紧盯着那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白予欢。

步伐沉稳的,步步走近,直至于停在白予欢的面前。

“白予欢,原来是你。”他出声了,嗓音里,听不出半分情绪。

白予欢动了动手指头,艰难而缓慢的,抬起那张破碎凄惨的脸,眸色黯淡,凄惨的望着叶少瑾。

“少瑾……”她哑声开口,“救救我……”

睫毛颤抖,晶莹的泪珠,还是顺着眼睑落下,在她肮脏的脸上留下两道清晰的痕迹。

“救救我……
叶少瑾只是垂着眼睛,好半响,没有给出反应。

白予欢仰着脸,眼前发黑,没能坚持多久,便虚软的晕了过去。

两个保卫驾着她,不知该怎么反应。

叶少瑾又只是沉默难测的站在前面,更让人猜不出他的意思。

情况,一时僵持。

柳轻眉美眸转了转,随即温柔一笑,急忙上前来,挽住叶少瑾的手腕,柔媚的对着两个守卫说:“把她送到客房去。”

两个守卫看了一眼叶少瑾的反应,见他没出声,这才立马动身,将白予欢拖上了楼。

叶少瑾还垂着眼睑,眸子幽深似海,窥不见半丝波纹。

柳轻眉试探的软声说:“予欢这么坚持的回来找你,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你就听听她的解释吧,或许,当初她离你而去,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柳轻眉衣服善解人意的模样。

叶少瑾嗓音幽寒:“她的事情,我查得还不够清楚吗?她就是个贱人!死不足惜!”

柳轻眉拍拍他的胸口:“别生气,不值得。你不想见她,等会我就叫人把她送走。”

等她把那贱人带出去,必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免得,过去那些误会被解开了,白予欢重新得宠,而死得渣渣都不剩的,就是她柳轻眉了。

“不必。”但出乎意料的,叶少瑾竟然拒绝了柳轻眉的提议,“等她醒了,我要亲自审问她,看看,她到底还有什么借口!”

柳轻眉心口一紧,急忙说:“少瑾,你何必呢?过去的那些事情,难道你还放不下吗?”

叶少瑾皱眉,脸上明显流露出不悦之色。

他不喜欢任何人,提起过去,包括柳轻眉,也不行。

柳轻眉知道自己说错话,心思一狠,干脆又说:“她这次,是跟那个男人一起回来的!”

叶少瑾的眼神,瞬间阴沉。

柳轻眉避开他尖锐的视线,垂首说:“我之前没告诉你,是觉得没必要影响你的心情,但我没想到,她就算是跟那个男人一起回来的,也还是一样的厚着脸皮纠缠你……”

叶少瑾浑身寒气逼人,唇边却勾起了笑容:“那我更要好好看看,白予欢那个贱人,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他说完,气场凛冽的转身,大步进屋。
小诗的玩具日记乡村 裙子下的野兽
柳轻眉在他背后,盯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翘了翘嘴角。

白予欢昏迷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才醒来。

她浑身的脏污都被洗掉了,睡在一间干净宽敞的房间里,柔软的弹簧床,木雕家居,茶几上还摆着鲜花,这房间,雅致又漂亮。

白予欢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自从流亡开始,她就再没住过这样好的房间了。

最艰难的时候,连透风的桥洞,他们都没得睡。

她摸了摸绸缎的光滑被子,眼圈忽然有些发红,为她三年的颠沛流离。

刚醒没一会,屋子的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女佣探头进来看了一眼,随即又啪的一声关上门,什么话也没留下。

白予欢心中奇怪,起身下床。

她身上还换了一套西氏的长袖睡衣,料子舒服,样式宽松,但看着,像是别人穿过的。

难道是……柳轻眉?

这个猜测,让白予欢觉得浑身难受,她想换下衣服。

四处找了找,在柜子里找到了崭新的裙装,刚解开扣子,准备换下,房间门就碰的一声,直接被人粗暴踢开。

白予欢衣衫半解,露出小半雪白肩头。

她惊慌的急忙将衣服扯上去,回头一瞧,来人,是叶少瑾。

叶少瑾勾唇,笑容锋利:“白予欢,你可真是够骚.的啊,一进我家里,就开始打算盘脱衣服,勾引我了?”

他笑意晦暗,反手,将卧室门直接锁住。
叶少瑾勾唇,笑容锋利:“白予欢,你可真是够骚.的啊,一进我家里,就开始打算盘脱衣服,勾引我了?”

他笑意晦暗,反手,将卧室门直接锁住。

———————————————————

白予欢紧张的后退半步,后背紧紧贴着衣柜。

“少瑾……”

叶少瑾抬脚走近,他今天穿着的是西装,没披外套,白色衬衣和灰色马甲,勾勒着他的宽肩窄腰,身量十分俊美修长。

白予欢的心跳,忽然加快了。

不管之前这个男人怎么对她开了枪,他终究,还是她爱了十年,又日夜思念了三年的男人。

白予欢脸上发热,血液涌上脸颊,那些红肿的伤口,便鼓胀的涩痛起来,她这才想起,自己脸上全是巴掌印,现在的模样,一定丑陋极了。

刚刚的羞涩,瞬间变成了难堪。

白予欢不想被叶少瑾看见这样的自己,她侧开头,想要回避叶少瑾的视线。

可根据叶少瑾却依旧三两步逼近,大手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掐住了白予欢的下巴。

“怎么不敢看我?”他嘲讽出声,“你昨天死缠烂打纠缠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脸?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羞涩?恶心!”

白予欢脸色瞬间一白,无意识的攥紧了手指。

“少瑾……”她喃喃开口,重新看去,视线对上叶少瑾凶狠凛冽的眼神,心口瞬间被不安和疼痛包围住,她顿了好一阵,才艰难出声,“你能不能别这样跟我说话……”

叶少瑾勾唇:“哦,那你想我怎么跟你说话?”

白予欢睫毛微颤:“像过去那样……”

叶少瑾只是垂眼盯着她,唇边挂着嘲讽的笑意。

白予欢越发不安。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叶少瑾低声说话,指腹摩挲着白予欢的柔软的下巴,眼神一刻也不离白予欢的脸。

可白予欢现在的容貌,实在是太丑了,她自卑于这样被叶少瑾看着。

微微挣扎,她推开叶少瑾的手,避开他的视线,低着头道:“我哥哥生病了,你不能帮帮我,送他去医院治疗?”

话音落下,整个屋子都陷入了寂静。

叶少瑾没有说话,只有尖锐阴冷的视线,宛如实质一般的刺在白予欢的身上。

她心中疑惑,刚想抬头,就被叶少瑾凶悍无比的掐住了脖子,他似乎是怒极了,狠狠用力,将白予欢抵在墙壁上,掐得白予欢踮起了双脚。

强烈的窒息感,让白予欢满脸涨红。

“白予欢,你拼命回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救他吗?”叶少瑾字字咬牙,仿佛含着刀子似的,愤怒又尖锐。

白予欢被掐得说不出话来,只本能的拼命拍打叶少瑾掐着她的手腕。

叶少瑾眼睛发红,好似真的要就这么掐死白予欢。

“贱人,你跟白城南骗了我这么多年,既然你敢跟他私奔,就别回来找我!”他神色狰狞的死盯着白予欢,“你还敢让我救他,白予欢,你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能一次又一次的算计我!”

白予欢没办法说话,只能拼命摇头。

眼前发黑,肺部刺痛,她真的快要被掐死了。

叶少瑾反应过来,松开了手指。

白予欢狼狈的急忙喘息,脱力的滑倒身体,软软瘫在地上,捂着脖子,不住咳嗽。

好一会之后,她平静下来,含着眼泪的看向叶少瑾:“少瑾,你在胡说什么啊,白城南是我哥哥,亲哥哥!”

叶少瑾冷笑起来,毫无感情的垂眼盯着白予欢。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那点腌臜事情吗?白城南,根本不是你哥哥,他是你母亲养的小白脸!白予欢,你还真是不挑剔啊,你母亲用过的男人,你又来用,你真不觉得脏。”

白予欢彻底茫然,叶少瑾,这到底是在说什么?

白城南明明是她哥哥,怎么在他这里,就变成那样不堪的人了?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