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朕的司寝女官 溪水长流 水蜜桃全文阅读

鲜血,溅射而出。

向晚白竟然真的刺破了自己的一只眼睛,这一幕,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谁能对自己这么狠心?

向晚白用力扔开带血的刀子,冷硬的金属滚到顾景莫的脚边,留下一地血迹。

“顾景莫,你要的,我都还给你了。从今以后,我们再没有瓜葛!”向晚白说完,不管满脸惨烈的鲜血,直往门口走。

严重贫血,再加上大量的失血,让她头晕不已,眼前早已经彻底漆黑,她步履蹒跚,不过走了几步,便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意识恍惚中,她做了一个冗长而又可怕的噩梦。

在梦里,顾景莫与向安安两个人,轮番用刀子寸寸割磨向晚白的皮肉,如此还不够,还要挖开她的肚子,把她的孩子一并取出来,碎尸万段!

向晚白尖叫着醒来。

窗外一片漆黑,正是深夜。

一看时间,原来她昏迷了三天两夜,眼睛仍旧残留着浓重的刺痛,只有左眼能看见东西,视野变窄,一切都变得有些奇怪。

她捂着眼睛,缓了一会疼痛后,下床出门。

不能在医院久留了,她现在就要走。

夜深深沉,走廊里幽静无人,向晚白出门得急,连鞋子也没穿,光脚无声无息的穿过走廊。

经过某个病房时,她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

“我改主意了,我不要向晚白流产,我要她生下来!然后让她跟孩子骨肉分离,还要看她看着她的孩子,是怎么被他的亲生父亲,折磨到死的!”里面,是向安安狠毒的声音。

向晚白脸色瞬间惨白,不由往后退了数步,直到后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

向安安太狠毒了……她更加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向晚白转身,不顾身体虚弱也眼睛的疼痛,狂奔冲出医院……

天色,渐渐明亮。

列行检查的护士推开病房门,却并没有看见原本该躺在病床上的病患。

她吓得血色尽失,立马将这个事情通报上去。

等顾景莫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是晚上。

“向晚白失踪?什么意思?”他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眸光阴鹜。

秘书垂头说:“医院那边通知的,说向晚白小姐一早就不见人了,找遍了整个医院也没发现……”

话音刚落,一堆文件便从天砸下。

“早上失踪,你为什么现在才说!”顾景莫神色沉戾,满眼怒火。

秘书连忙解释:“您今天公事繁忙,而且……您之前说过,任何关于向晚白小姐的事情,您都不想听,所以……”

顾景莫垂在身侧的手指狠狠捏拳:“马上去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揪回来!”

“是!”秘书连忙应下,逃似的立即从房间里退出去。

顾景莫靠在老板椅背上,用力捏住眉心。

他没去细想自己为何在听见向晚白失踪的消息后,会如此愤怒,他只是又恨又气。

那个女人,竟然敢不顾他的命令,私自逃走!

他明明说过,他不会放过她的!

就算她瞎了一只眼睛,也别想就此逃脱!他也要折磨,要束缚她一辈子!

向晚白藏匿得十分小心,顾景莫派人一连找了她一个月,竟然没有一点动静。

只知道,那个女人买了一张半夜的飞机票,再之后,就彻底没了痕迹。

顾景莫因此一天比一天烦躁。

尤其是,当他回到空荡的别墅,却再没有一个人,巴巴跟在他背后,嘘寒问暖,讨好关心之后。

他甚至觉得,连饭菜都失了原本的滋味。

有时候夜半醒来,口干舌燥,床边却空荡冰凉,再没有人,会急急忙忙的下床,给他端来温度适宜的热水了。

顾景莫按住眉心,再怎么也压抑不住那股暴躁,不顾深夜人眠,也一个电话下去,加倍派人,仔仔细细的给他搜!
向晚白离开医院后,直接买了机票,然后又转长途大巴,公交,黑面包车,再转大巴车,最终躲在靠近边界的一个小村庄里。

这边偏僻贫穷,顾景莫一定不会找来的!

向晚白租了一间民房住下,闭门不出,专心养胎养身体,竟然平安无事的渡过两个月。

顾景莫那边没有一点动静,看来他是真的已经放过自己了。

向晚白安下心来,抚摸着已经微微有些凸起的小腹,面上勾起恬静的笑容。

为了孩子,她愿意在这个地方,默默无闻的隐居一辈子。

另一边,医院里。

顾景莫正陪着向安安用午餐时,手机在这时忽然响了。

来电人,是秘书。

顾景莫立即放下碗筷,接通了电话:“人找到了吗?”

向安安吃饭的动作,猛然僵住。

电话那边报告了向晚白此刻的地理位置,顾景莫眼神幽暗,冷冷道:“现在就派人过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抓回来!”

向安安捏紧筷子,柔声纯真问道:“是晚白有消息了吗?”

顾景莫点点头,拿起纸巾擦嘴,看样子也准备要走了。

向安安马上道:“景莫,你把晚白带回来了之后,打算怎么处理她?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恐怕已经五个月吧……”

顾景莫半垂眼睑,一时竟未说话。

向安安手指越攥越紧,尤其是想到,这两个月,顾景莫非要找到那个女人的固执模样,她就是气得恨不得剁了那个贱人!

可面上却分毫不显:“现在也不早了,你还有事就快去忙吧,我也睡觉了。”

顾景莫点点头:“你好好休息。”

说完之后,他起身便走。

向安安眸光温柔的目送着他离开,等他走远了,向安安暴怒的一把掀翻了满桌饭菜,神色扭曲,眼神阴狠。

片刻后,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而扯开嘴唇笑起来。

“向晚白,这次你要是敢回来,我一定要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向晚白是在梦中,被破门声陡然惊醒的。

一群黑衣人踢开大门,冲了进来,粗暴将她一把从床上扯下。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向晚白用力挣扎,还是被他们一路拖出卧室,扔在客厅。

她跪倒在地,小腹一阵剧痛。

“向晚白,我找了你整整两个月!”顾景莫的嗓音,在她上方响起。

向晚白浑身僵住,不可置信的猛然抬眸,盯着眼前熟悉无比的男人。

“顾景莫……”她撑着地板,本能的后退,“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我们已经两清了!”

她连自己的眼睛都割瞎了一只!这样还不够吗?

“两清?”顾景莫缓缓蹲下身,逼近向晚白慌乱发白的面容,眼神锐利而冰冷,“我说过了,你欠我和安安的,用你这条命,都不够还!”
朕的司寝女官 溪水长流 水蜜桃全文阅读
“我没有欠你们什么!”向晚白崩溃大喊,“你到底要我解释多少遍,我根本没欠过你们任何东西!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顾景莫,算我求你行不行?”

向晚白抓住他的手臂,哀求道:“我求你了,放过我和孩子!”

眼圈发红,泪水染湿她明澈的眸子,她其中一只眼睛早已失去光彩,眼睑上还清楚留着丑陋的疤痕,模样可怜不堪。

顾景莫抿紧红唇,陡然沉默。

自从知道这个女人偷偷跑掉之后,他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躁里,像是胸口积了一堆无处发泄的火焰,在日日灼烧他的心脏肺腑。

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个女人重新抓回来!

他想要消灭自己胸口那些失控的怒火,可现在……看见这个女人含泪求他的样子,那股灼人的怒火,反而燃烧得更加凶猛了。

他狠狠捏住向晚白的下巴,用力道:“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吗?”

向晚白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却也不想再问理由。

她冷笑,狠狠道:“何止是想离开你,现在我只想要想起自己曾经跟你在一起过,我就恶心!顾景莫,我一点,也不想再看见你!
“向晚白!”顾景莫高高举起手,作势要一耳光扇下来。

向晚白本能恐惧的闭紧了眼睛,等待那狠戾的一巴掌。

但预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有落下。

顾景莫满脸阴沉冷霜,但仍旧收回了手,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狠狠盯着向晚白的肚子。

“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种,既然是我的孩子,那就得生下来给我!”

向晚白陡然大惊:“顾景莫,你什么意思?你别动我的孩子,不然我跟你拼命!”

顾景莫往后退了两步,面上只有好不动容的冰冷:“把她给我带走!”

两个保镖立即上前去,架起向晚白便走。

“放开我!”向晚白蹬腿挣扎,她肚子已经显怀,而且四个多月,正是危险期,她挣扎一剧烈,肚子就隐隐作痛起来。

向晚白连忙收敛动作。

很快,她便被带上了顾景莫的轿车,扔进后座里,向晚白捂着疼痛尚未平息的肚子,没出息的又下眼泪,她抬手急忙擦掉。

顾景莫面无表情坐在旁边,引擎启动,车子平稳向前开去。

向晚白看着窗外倒退的乡村景色,泪痕未干,哑声问道:“顾景莫,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拿走我的孩子之后,你是不是就要我的命了?”

顾景莫冷冷睨她一眼,根本不说话。

向晚白越发绝望,神色凄惨:“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相信我,然后,跟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平静正常的过日子?”

顾景莫眉头渐拧,竟然说出一句:“当初的车祸,你真的……”

话还未说完,顾景莫的手机铃声便陡然响起,声音特殊,又是向安安。

顾景莫看着来电人,没像之前那样,立即接通电话,他顿了几秒之后,才接通。

“景莫,我肚子好疼……”向安安痛苦的声音传过来,含着痛苦哭腔,哀婉动人,“景莫,我真的好疼啊……”

“怎么回事?”顾景莫皱眉问。

“我……其实也没事。”向安安欲言又止,明明话里还有话未说,顿了顿,反常的说,“景莫,我很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说完,电话啪的挂掉。

顾景莫脸色难看的皱眉,他不傻,感觉不出来向安安出事了。

皱眉沉眸,他马上又给医院打了电话:“安安怎么了?”

医生焦急叹气道:“向安安小姐突然急性双肾衰竭,刚刚进了重症监护室!她的器官衰竭没办法抑制,身体机能迅速下降,可能撑不过十二个小时啊!”

“什么?”顾景莫表情剧变,字字阴寒,“怎么会这样?”

医生道:“安安小姐自从车祸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这些年又不断吃各种药,肾脏透支厉害,出事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我不管你们那些过程和借口,不论用什么办法,花多少钱,都要把安安给我救回来!要不然,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去给她陪葬!”

医生立即道:“要想救安安小姐的命,就只有马上做肾脏移植,但跟她这个血型,很难找到合适的肾源啊!”

顾景莫抿紧了嘴唇,转眸,盯着一旁的顾晚白。

几秒之后,他才喉咙沙哑道:“安排手术,我会在六个小时之内,把合适的肾源,亲自带到医院来!”

“好!”医生欣喜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顾景莫眼神冷漠,又恢复了那可极度可怕的魔鬼样子。

车里安静,电话里的对话,向晚白全都听清楚了。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给向安安找肾,对吗?”

顾景莫直视着向晚白的眼睛,冷漠的吐出三个字:“不然呢?”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