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景莫,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么,别在这里.做……”

向晚白撑着身体,奋力不让自己碰到面前的幕布,这里,可是她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啊!

垂帘背后,就是全校师生!

“别的地方?”顾景莫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你不是最喜欢在人前勾引我吗?我在这做,你该高兴!把裙子给我掀起来,听见没有!”

“不要这样……”向晚白哭了起来,如果是平时,在车里,野地,甚至办公室玻璃后,她都可以忍气吞声的隐忍。

可这里是学校!

“向晚白,我给过机会了!你自己不配合,那就别怪我!”顾景莫直接粗暴撕扯她的礼服。

她是毕业典礼的主持人,礼服坏了,一会还怎么上台?

“景莫,你别这样对我,我怀孕了!”她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得试图用孩子来让顾景莫留情,“两个半月了,你的孩子!”

顾景莫动作果真僵住了。

晦暗阴沉的眸色涌动片刻后,他忽然冰冷笑起来:“怀孕了更好,让全校师生都看看,是你怎么勾引你未来姐夫,还怀上野种的!”

“撕拉——!”顾景莫扯开了她的礼裙。

雪白的肌肤暴露出来,向晚白一声短促尖叫,她礼服里面只有胸贴,勉强蔽体。

可这还不够,顾景莫甚至还伸手去拉垂帘,要将她就这样推出去!

“不要……”向晚白绝望大喊!

特定的手机铃声,忽然在这时响起。

顾景莫神色一变,立马将向晚白扔开,接通了手机。

“安安……”他嗓音温柔多情,分外柔和,但电话那边,却是医生焦急的声音。

“顾总,向小姐的血压又骤降了,她必须要马上输血!”

顾景莫脸上的温柔顿时消散,他一把抓着向晚白的手臂,拖着她往外走。

“安安要血,你马上给我去医院!”

向晚白跟向安安都是罕见的熊猫血。

“不行,我怀孕了!”向晚白捂着散乱的礼服,跌跌撞撞的跟上顾景莫脚步。

“你肚子里的贱种死了又如何!”顾景莫狠狠盯着她,“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孩子,都比不上安安的一根手指头重要!就算把你浑身的血都抽干,那也是你活该!”

顾景莫对她,向来不留半分情面!

“顾景莫,我不去医院!”向晚白疯狂挣扎起来,顾景白一时没抓住,让她挣脱。

两人已经走出了后台,向晚白摔倒在三楼的露台边,她抓着栏杆,撑起身体,狠狠道:“你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三楼,七米的高度,不死也残。

顾景莫却只是冷笑:“行啊,那你就跳!你若是敢不跳,那从今以后,我就要你过得生不如死!”

向晚白绝望痛哭:“我真的从来没有算计过向安安,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你为什么就不信我!现在我怀孕了,你连你自己的孩子,也要杀吗?”

她紧紧捂着小腹,对腹中胎儿的在意,清清楚楚写在脸上。

顾景莫看出来了,他勾起唇角,笑意渐深。

“向晚白,你想要保住这个孩子,是不是?”

向晚白看到了希望,眼底升起光芒:“景莫,我求你了,看在孩子是你骨肉的份上,你别……”

“你跟孩子的命,只能保一个。”顾景莫打断她,随即又说出一句更加残忍的话,“向晚白,你选一个。你要你活,还是你孩子活?”

向晚白撑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顾景莫,他怎么能如此残忍?
向晚白,你选啊!”顾景莫冷声逼问,眼底满是毫不留情的寒光。

向晚白用力捏紧扶手:“景莫,你不能这样,我肚子里的,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能伤害他!”

顾景莫字字残忍:“那你就是选择你自己死了?”

向晚白张了张嘴唇,喉咙发堵,一个字说不出来。

她知道顾景莫对她有误会,知道他恨自己,喜欢折磨自己,但她从没想过,顾景莫竟然会想要她的命!

“安安在医院等抽血给她,向晚白,从现在开始,你好好配合安安的身体需要,我就帮你,好好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你敢不配合让安安出事,那你腹中的贱种,也别活着!”

向晚白抓着栏杆的手指紧了又紧,她很想一赌气,直接跳下去。

可是……她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

“向晚白,你没听见我说话吗?!”不过片刻,顾景莫就已尽失耐心,三两步上前来,直接抓着向晚白的手腕,一路拖行。

“我叫你去医院给我抽血!”

向晚白哭起来:“可我怀孕了,这样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保不住啊!景莫,我求你了!我求你别这样……”

可顾景莫,根本不听。

向晚白还是被带到了医院,摁住手腕,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将针头插入她的手臂,抽出一支又一支的鲜血。

身体阵阵发冷,向晚白眼前漆黑,头晕目眩,终于还是撑不住,软软倒下,思绪飘忽,她几乎晕厥。

旁边的护士扶住她,皱眉说:“这些血,恐怕还不够……”

“那就继续抽!”迷糊中,向晚白听见了顾景莫残忍的声音。
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可是继续抽,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不用管!”

冰冷三个字,彻底踩碎了向晚白心中所有的希望。

针头再次扎入,医生继续抽血,身体越来越冷,像是坠入了深渊地狱……意识渐渐飘忽,她终究还是撑不住,彻底昏迷。

再醒来,已是一天之后。

向晚白不知道自己被抽掉了多少鲜血,她浑身虚软的躺着,动一动手指,都极其费力。

她很想知道腹中的孩子怎么样了,却连喊一声医生的力气,都没有。

挣扎半天,她艰难的抬起手指,准备按下呼叫器。

病房的门,却在这时被推开,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是向安安。

向安安自从车祸,从山崖滚落后,身体就留下了严重病根,常年住院不说,连站起来都很费力,总是坐在轮椅上。

她推着轮椅进入,面色憔悴可怜,但那双精致的眉眼里,却满是凶狠歹毒。

“向晚白,你放心,你肚子里的贱种,还在。”她停在向晚白的病床边上,狠毒的眼神寸寸扫过向晚白的身体,像是恨不得,直接生吞活剥了她。

“你竟然敢趁着我养伤的时候,勾引景莫,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你这个贱人!”

向晚白闭了闭发黑的眼睛,撑起力气,笑道:“对,我不仅怀孕了,景莫特别高兴,说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护我生下来!”

向安安表情瞬时扭曲:“向晚白,你这个贱货!”

向晚白神色平静,尽管表面平静,可她自己才知道,其实她早就已经输得什么都不剩了,顾景莫,根本就不在意她!

“景莫喜欢你肚子里的孩子?行,那我就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你肚子里的贱种留下来!就算你侥幸生下来了,我也会活活掐死他!不仅如此,我还要当着你的面,把你的野种挫骨扬灰,叫他死无全尸!”

向安安眼底的凶光几乎化为实质,恨不得现在就剜开向晚白的肚皮
“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就杀了你!”向晚白激动的坐起身来,恨恨盯着恶毒的向安安,“你算计了我这么多年,迟早有一天,我会把我所受的全部痛苦,通通都还给你!”

“你想杀了我?”向安安满脸不屑冷笑,“向晚白,你永远也不可能,动得了我!看着吧,看我以后,怎么让你和你的孩子,死无葬身之地!”

向晚白真的愤怒极了,脱口便喊道:“向安安,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不管用什么方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一定能要你死!”

“向晚白,你闭嘴!”病房门口,顾景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满眼阴沉的盯着她,“你害了安安一次还不够,不知悔改,是不是非要逼我把你送到监狱去!”

“明明就是她在逼我!”向晚白委屈的愤怒吼道。

顾景莫却只是温柔的揽住向安安的肩膀,阴鹜眸光锐利无比的落在向晚白身上:“你是不是忘记了,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平安的想生下来,就乖乖给我听话!”

向安安这时抬起头,满脸天真,精致的眸子里泪光隐约,楚楚可怜的问道:“你们那天到底说过什么话?刚刚晚白跟我说,她说你很开心她怀孕了,还说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了,你们就会结婚,然后不管我的死活,把我卖到乡下去,给那些乡里野人做玩物……”

她说着,泪珠滚滚落下,无比委屈:“是真的吗?景莫,你是不是真的嫌弃我了?我浑身都是病,处处连累你,我就是个废物……”

向安安捂着泪湿的脸,费力从轮椅上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安安!”顾景莫急忙抱住她,搂进怀里,温柔安抚,“我绝对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我根本就没打算过要留下她肚子里的贱种!”

向安安只是捂着苍白的小脸,哽咽哭泣:“我不信,那毕竟是你的孩子!”

顾景莫侧眸,阴狠无比的睨了一眼向晚白。

“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个贱人怀着的,无关紧要的贱东西!我根本不在乎!我留着她孩子,不过是为了你!”顾景莫抬起向安安的脸,满眸柔光,“但如果,你不喜欢,那我这就打了那个贱种!”

向晚白心脏狠狠缩紧,疼得她浑身发颤。

向安安抽噎道:“那你会娶她吗?”

顾景莫皱眉道:“我怎么可能娶那种贱女人?我让她活着,只是会因为你需要她的血。她存在,也就这一点价值而已!”

“真的吗?”向安安眼眸含泪,贴进顾景莫的怀里,“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别伤害孩子……”

“好。”顾景莫轻抚着向安安的后背,“我什么都依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们恩爱无比,可对于向晚白来说,眼前这一幕幕,却无异于诛心之刀,戳得向晚白心口出血,遍体鳞伤。

“顾景莫,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她闭上眼睛,不再去看这刺眼的一幕。

“蠢男贱女,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向晚白用力道,“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们!你们滚出去!”

向晚白抓起床边的花瓶,用力丢了过去。

她本来只是胡乱一扔,根本没有瞄准任何人,却没想到,向安安尖叫了一声,竟然自己迎着花瓶,撞了上去。

哗啦——玻璃花瓶应声碎裂,飞溅的碎片割花了向安安的脸,鲜红夺目的血,涌流出来。

“啊——”她大声惨叫,捂住了满是血液的脸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