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开车文章(污)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小……小姐?”

被身上的剧痛折磨着清醒过来,安嬷嬷惊愕的看着搀扶着她走进破败不堪的小院,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确定的低喃。

“嗯。”

低低的应了一声,诸葛暮然费力的搀扶着安嬷嬷,凭着记忆往自己的小院艰难的挪步。

她最终也没有杀了丽夫人,尽管她有两个婢女替她挡了不少的鞭打,但还是偶尔会有一两鞭子落在她身上,没她身上的伤痕夸张,却也够丽夫人痛上一段时间。

想着她离开的时候,瞟见丽夫人怨恨的朝某个方向走去,诸葛暮然嘴角勾起一抹冰寒的笑意,她回来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她这身体名义上的父亲也差不多该露面了。

不过……

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在她还没展露出才华之前,趁早跟这一家狼心狗肺划清界限的好。

在长公主还在世时,诸葛家主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副将,后来娶到长公主后才飞黄腾达,连带着诸葛家的势力也逐渐壮大。

细算起来,若没有长公主,又怎么会有今天的诸葛世家?

可惜……

这个诸葛世家狼心狗肺,非但不感恩长公主的提携之情,还狠心的将她留在世上最后的一点儿血脉也害死了。

“呜呜呜,小姐,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老奴还以为您已经……”

虚弱的安嬷嬷分不清现实和假象,迷蒙的眼睛又看不清诸葛暮然的模样,她听到想要的答案后顿时激动起来,挣扎着要离开诸葛暮然的搀扶,迫切的想要确定一下。

“我没死,我回来了。”

同样满身的伤痕,搀扶着安嬷嬷已经很吃力了,这会儿她一挣扎,诸葛暮然险些扶不住,用了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扶住了,身上干涸的伤口又崩裂了几处,刺痛传来,诸葛暮然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呼痛。

“真的?”

被那么一制止,仅有的力气用光了,虚弱的安嬷嬷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没等到答案就合上了双眼,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中。

面对安嬷嬷再一次的昏迷,诸葛暮然反倒轻松了一口气,若任由着她继续折腾下去,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将人弄回她的小院。

时间紧迫,在诸葛家主找上门来之前,她可不想以现在这个模样见人。

“呜呜呜,安嬷嬷……你是?”

绿柳听到动静跑出来,看到伤痕累累昏厥过去的安嬷嬷顿时哭了起来,走的近了才惊觉多了一个人,浑身脏兮兮的看不清模样,忍不住哽咽的开口。

“诸葛暮然。”

将人交给绿柳,诸葛暮然轻松一口气,不理会绿柳惊愕的张大了嘴投递过来的眼神,开口说道:“你给安嬷嬷处理一下身上的伤,我要去洗个澡。”

“啊?哎,小姐,现在没有热水,等奴婢为你烧些热水再洗吧。”

回过神来,绿柳连忙开口嚷道,眉眼间是难掩的激动之色。

太好了,小姐回来了,她还活着。

“不用了。”

摆摆手,凭着记忆找到地方,褪下衣物的扯痛身上的伤口,诸葛暮然皱了一下眉头,便拿着布巾清洗起来。

刚清洗完毕身上的脏污和伤口,还没来得及找些伤药涂抹,她所在的破败小院就闯进来一群人,不顾绿柳的拦阻,直接冲进房间,一通翻找砸摔,一片狼藉,这才气势汹汹的道出来此的目的,“将大小姐交出来,家主有请。”

“你们……”

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绿柳气得说不出话来,又听他们找的是大小姐,漆黑的眼眸里闪过慌乱,可安嬷嬷又身受重伤,她连个可商量的人都没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求上天垂怜,保佑她的大小姐千万没出来。

“这是你们干的?”

披散着头发,诸葛暮然挑眉扫了一圈满屋子的狼藉,冷冷的开口。

“是又怎么样?”

为首的队长轻蔑的看着丑陋瘦弱的诸葛暮然一眼,上前一步,嘲讽的开口:“你废了我弟兄的手,我就砸了这里,若不是家主有请,我才不会这么就算了。”

“呵。”

无所谓的耸耸肩,诸葛暮然径自朝那人走去,见对方被她的气势惊得全身紧绷,戒备的看着她,忍不住嘲讽的笑了一声,绕开他,就往外走,压根就没有要纠缠下去的意思。

见状,本来已经做好了趁机狠狠教训这个废物的准备,结果这人就问了一句话后,就把他们晾在了这里,见人越走越远,众人无奈,也只好跟了上去,将诸葛暮然带到了前厅。

厅上坐满了人,而坐在最上方的中年男子,想来便是诸葛暮然的父亲,诸葛黎辉了。

此人一身墨色锦袍,身材魁梧,五官端庄,浑身散发着戾气。

“诸葛暮然,给我跪下!”

一声近似咆哮的怒吼,振聋发聩,强烈的威压扑面而来。

大厅上的几个姨娘也被这威严十足的气势,骇得抖了抖身子。

“父亲,我何错之有,为何要下跪?”

清冷的声音冷漠至极,诸葛暮然挺直了腰板,毫不畏惧的直视着诸葛黎辉愤怒的目光,不卑不亢的反问。

“你……”

这是他那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

尽管之前就听丽夫人说过,回来后的诸葛暮然像变了一个人,那时他还不以为意,料想一个人再怎么变也翻不了天去,如今看来,是他小瞧了这个人。

“诸葛暮然,你大胆,竟敢忤逆父亲!”

闷了一肚子火,正准备找父亲禀报就听了诸葛暮然回府后干的好事,急匆匆赶来,恰好瞧见这么一出,诸葛雪依顿时气急,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呵斥出声。

该死的贱人,不仅险些坏了她的好事,还敢对母亲出手,今天不弄死她,难消她心头之恨。
“几时这里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嘲讽的瞟了眼气愤异常的诸葛雪依,诸葛暮然神色淡然的反问了一句,就丢下她不管,随意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抬手拨弄着还湿漉漉的头发,全然不将在场的人放在眼里,可谓嚣张至极。

“混账,谁让你坐的?”

没想到诸葛暮然竟然这么放肆,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诸葛黎辉焉能不气?

“本郡主做什么还需要经过别人同意?”

拨弄的动作一顿,诸葛暮然疑惑的抬眸看向愤怒的诸葛黎辉,不解的反问。

“你!”

“今日你当着太子的面给我难堪,丝毫不顾念姐妹之情,难道没错吗?回府后,不仅阻拦母亲惩处下人,还将其打伤,不敬继母,恶意伤人,难道没错吗?”

见父亲被诸葛暮然气得说不出话来,冷静下来的诸葛雪依没忍住,又一次跳了出来,义正言辞的斥责起来。

“什么!还有这种事!”

诸葛黎辉先是一愣,随即气愤的瞪着悠然自若的诸葛暮然,大声呵斥:“混账,你一个废物谁给你的胆子胡作非为的?太子何许人也,也是你能冒犯的?若不是雪依心软,求得太子饶了你一命,谁知道你非但不感恩,还冒犯她的母亲,简直狼心狗肺。”

看来诸葛雪依颠倒黑白的本事,完全遗传了诸葛黎辉。

仅凭诸葛雪依的一句话,这人就脑补出这么多东西,不仅没有半点求证的意思,反而还顺着诸葛雪依的话斥责她,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她的头上。

这世上还有道理可言吗!

诸葛暮然唇角轻扬,讽刺的笑容分外刺眼,落在诸葛黎辉布满阴霾的瞳孔里,像是一根刺扎入心脏。

“我不顾念姐妹之情,狼心狗肺,那请问诸葛家主你可曾顾念过我们的父女之情?”

诸葛暮然的质问掷地有声,弄得诸葛黎辉表情微僵。

这下子他是被堵得哑口无言,反倒是他右下方,身穿紫色锦裙胳膊上有两道鞭伤的丽夫人面露愤恨,恶狠狠的瞪了诸葛暮然一眼,解围道:“暮然丫头,你顶撞父亲,这难道就是你身为苏家小姐的教养吗?”

“贱妾,刚才的教训还不够,你又想尝尝鞭刑的滋味?这次可没有婢女替你挨鞭子哦。”

以为找了一个仰仗就能咸鱼翻身了?

这未免也太小瞧自己了。

“老爷,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嫡女,这苏家以后怕是没有妾身的立足之地了,连个晚辈都能随便辱骂妾身!”

原以为在诸葛家主面前,这个贱人会有所收敛,丽夫人却没想到,到了这一步她竟然还这么狂妄,愣了一下之后,转身扑入诸葛黎辉的怀里,期期艾艾的哭诉起来。

“混账东西,她可是你的姨娘,你如此大逆不道,今天我非对你家法伺候不可。”

诸葛黎辉最见不得妇人哭哭啼啼,尤其这人还是他最疼爱的雪依的娘亲,再过不久,雪依就要嫁给太子殿下成为太子妃,他怎么能允许诸葛暮然在这个时候羞辱她们二人呢?

愤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造成不小的威压,厅外很快就跑进来几个护卫,操着手中的铁棍就向诸葛暮然逼近过来,为首的人眼底闪过一抹冷光,恶毒的想:这么要了她的命,家主也没理由责备他。

“好大的狗胆,敢打本郡主!”

诸葛暮然没想到诸葛黎辉说动手就动手,怒喝一声,底气十足,气势强横,成功的阻止了那几个护卫的动作,这才冷着脸,望向诸葛黎辉,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森寒,看得诸葛黎辉莫名心底发寒。

“诸葛黎辉,如果正式的算来,你我是君臣关系,喊你一声父亲,是看得起你,你却蹬鼻子上脸。以为诸葛雪依攀上太子殿下,这桩婚事十拿九稳了,你就可以不将本郡主放在眼里了,你说若是皇上知道今日之事,还会赐婚吗?你为了一个贱妾试图杖杀本郡主,一旦皇上查实此事,这世上怕是再无诸葛世家了吧。”

闻言一惊,诸葛黎辉怒得拽紧了拳头,鼓着眼睛瞪着诸葛暮然,愤怒的表情之下,却被诸葛暮然的话震动不已。

皇上为人凉薄,却独独对长公主这个妹妹疼爱有加,因而对诸葛暮然也多了几分偏爱。

上次若不是南宫家主冒着被皇上记恨的风险,硬是不松口,逼得皇上无法,才眼睁睁的看着南宫家主将人带走,原以为这诸葛暮然必死无疑,可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月,这人就活生生的回到了诸葛家。

若说这里面没有皇上的关照,诸葛黎辉是绝对不相信的。

现在这人才刚回府就出了事,传到皇上耳中,略微一调查就能查到事情的原委,到时候,只怕真如这个废物所说的那样,炎烨国内再无诸葛世家的立足之地了。

许是想明白了,诸葛暮然温怒的面色缓和了些许,挥手欲遣退所有的护卫。

看到这里,诸葛暮然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扫了一眼诸葛黎辉和丽夫人,冷声阻止:“慢着。”

“诸葛暮然,你不要太过分。”

没想到这个废物口齿这么伶俐,连父亲都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能暂时妥协,诸葛雪依纵然心里再恨,她也明白这个时候不宜与诸葛暮然发生冲突,免得她真的破坏了她与太子殿下的婚事。

可……

他们都已经让步了,这个废物竟然还不依不饶起来,诸葛雪依怎么能允许她继续嚣张狂妄下去?

“我那住处虽然破败了点,但好歹还能遮风避雨,可刚才这些狗东西竟然毁了它,让我无地可住,难道父亲不该让他们给本郡主一个交代?”

压根不理会诸葛雪依,诸葛暮然指着为首的那个护卫长,悠悠然的开口,她可没忘记这个人刚才眼中对她的杀意,竟然妄想杀她,那么,不叫他付出代价,那她就不是金牌杀手银狐了。

“拖下去杖责一百军棍。”

不等那些护卫为自己辩解,诸葛黎辉已经做了处决,没有分毫的犹豫。

现在当务之急是安抚住诸葛暮然的情绪,免得她在皇上面前信口开河,给诸葛世家带来灭顶之灾,至于这几个护卫,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做了那件事,既然被诸葛暮然盯上了,算他们倒霉吧。

“现如今我没住处了,这诸葛府别的地方我也不认识,不如……”

等那些护卫被拖下去后,诸葛暮然这才慢悠悠的“放肆,那是我母亲所住的地方,也是你这个废物敢窥探的?”

父亲第一次站在了这个废物那边出手教训下人,这在诸葛雪依看来,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不得不说,归来的诸葛暮然确实变了很多,这口齿伶俐的不少不说,还特别懂得抓住人的软肋,否则,怎么可能连父亲也被她压了一头?

可就算这样又如何?

她竟然以为父亲妥协了一次就会妥协第二次,一开口就直接针对她的母亲,竟狂妄的讨要母亲所居住的芙蓉苑,莫名的,此刻的诸葛雪依心里有一丝的慌乱,她害怕,害怕万一父亲真的应允了诸葛暮然这个废物的要求,那今后这诸葛世家哪里还有她们母女的立足之地?

不可以。

就算这个时候实在不是她一个小辈该站出来的时候,但心急如焚的诸葛雪依也顾不上那些,她必须阻止,绝不能让诸葛暮然得逞。
开车文章(污)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诸葛家主,意下如何?”

理也懒得理诸葛雪依的反驳,诸葛暮然眉宇轻挑,只轻笑着看着脸色铁青的诸葛家主,等着他的回答。

“不妥,芙蓉苑乃是夫人居住的地方,身为大小姐,并不适合住在那里。”

好在诸葛黎辉也不糊涂,不会一味的妥协,在他眼里,诸葛世家的未来他可指望不上诸葛暮然这个废物,哪怕她再深得皇上喜爱,没有办法修炼,那她依然在诸葛世家没有立足之地。

身为诸葛世家,他自然希望家族在他的手里更上一层楼,成为炎烨国最炙手可热的豪门家族,以前没有机会,可现在不同,太子殿下钦慕雪依,只等皇上赐婚,雪依就能成为太子妃,连带着诸葛世家也成了皇亲国戚,因而,即便被诸葛暮然占了上风,诸葛黎辉也不可能为了她而得罪诸葛雪依母女。

更何况……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宠爱丽夫人,否则,也不可能让她住进正妻才能居住的芙蓉苑。

“嗯哼?”

这话的意思就是让她继续回去住那个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咯?

别看银狐是个杀手,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历过各种严苛的环境考验,但她从没在生活上亏待过自己,吃住用都是用的最好的,现在来到这个异时空,若是个寻常百姓也就罢了,偏偏让她成了一个世家的大小姐,哪怕不受待见,诸葛暮然也断不可能委屈了自己。

再说了,旁的地方也就罢了,那芙蓉苑可是原主人母亲居住过的地方。

诸葛暮然眼底闪过一抹森冷,诸葛黎辉不同意丽夫人搬出芙蓉苑,其用心可见一般,若不是长公主身份实在太过珍贵,非得皇上同意,侧室才能取而代之,而当今圣上又偏疼这个亲妹,断不可能允许别人踩到胞妹头上,只怕诸葛黎辉早就请旨,升丽夫人为正室。

丽夫人鸠占鹊巢这么多年,也该物归原主了。

“卿明阁尚且空着,你带着你的人搬去那里居住吧。”

对上诸葛暮然冷凝的眼神,诸葛黎辉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打消了让她滚回原来的住处的打算,想了想,才将位置较为偏僻的卿明阁拨给诸葛暮然。

“不必了。”

随便拿个地方就想打发了她?

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诸葛黎辉还没看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还以为她是原来的诸葛暮然,随便给点甜头就能打发了。

错,大错特错。

她诸葛暮然既然开了那个口,就势必要得到想要的,芙蓉苑她是一定要得到的,既然他不想给,那么,她只好找能给她的人讨要,就希望诸葛黎辉到时候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

这么想着,诸葛暮然丑陋恐怖的脸扬起一抹浅笑,意味不明的冲着诸葛黎辉挑了挑眉,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爷,她太过分了。”

诸葛暮然一离开,丽夫人立刻就扑进诸葛黎辉的怀里,梨花带雨的哭泣起来,“不仅用鞭子抽打我,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老爷,这还不算,她还要抢我的芙蓉苑,完全不把老爷您放在眼里,再由她这么嚣张下去,以后诸葛家就再也没有安宁了。”

“父亲,诸葛暮然怨恨我们,肯定不会看着我们好,皇上就要为我和太子赐婚了,万一她从中作梗的话……”

还从没有被人那么无视过,尤其无视她的人还是她一直瞧不上的诸葛暮然,早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个时候自然要火上添油,点燃父亲心里的那团怒火,才好让父亲下定决心,除掉诸葛暮然那个小贱人。

“她敢!”

诸葛暮然临走时给他的那个眼神在诸葛黎辉的心里画上了抹不去的一笔,总让他有些惶惶不安,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会儿又听到丽夫人和雪依的话,诸葛黎辉更加的恼怒起来。

“老爷,她是皇上亲封的沁荷郡主,又有随时能进宫的腰牌,万一……这可如何是好啊?”

经过诸葛雪依的提醒,丽夫人心里也咯噔了一下,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狠绝,越发坚定了除掉诸葛暮然的心,她绝不允许任何破坏她女儿的这桩婚事。

“那就除掉她,让她永远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漆眸里闪过一抹狠辣,诸葛黎辉森冷的开口,那个小畜生留不得,她活着只会让诸葛世家蒙羞和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可是……”

尽管这本就是她原本的打算,但丽夫人也不傻,这人才刚回来就出了事,势必会引起皇上的注意,那可就不妙了。

“风云学院不是快开学了吗?”

诸葛雪依倒是高兴了,见母亲还有所顾虑,怕她说多了惹得父亲动摇了决心,连忙开口打断她,轻笑着提议:“谁不知道风云学院的入学考核出了名的严苛凶险,我们偷偷替她报名,让她去参加入学考核,到时候出了事,皇上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这个主意倒是好,但她没有灵气只怕连第一关的过不了。”

丽夫人眼前一亮,随即又皱起眉头,担忧的提醒。

“这个母亲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

信誓旦旦的保证,诸葛雪依显然已经想好了应对之法。

“好,这事就交给雪依来办,务必干净利索,别留下把柄。”

诸葛黎辉见诸葛雪依这么信心满满,也就打消了最后一点顾虑,仔细的叮嘱了几句,就同意了诸葛雪依的提议,决定在风云学院入学考核上对诸葛暮然动手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