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赵天爱小声嘀咕道:“谁敢剪她的裙子啊?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每天就想着怎么引诱叶先生。说不定觉得跟我们穿一样的不好引诱人,自己剪的呢。”

  管家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夏一涵,你自己的制服没有保管好,就是你的错。其他理由就不用说了,说了我也不会信。”

  夏一涵心内悲凉一笑,对这个结果也并没什么意外。

  “哎呦,管家,我记得您好像是说了,要是谁的制服出问题了,要赶出去吧?”方丽娜说道,接着赵天爱也补充一句:“就是啊,这可是您立的规矩,刚立就有人破坏,您要不惩治她,以后谁还听您的呀?”

  夏一涵默默的观察着管家的脸色,她知道按他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愿意她留下,会觉得她给他添了麻烦。

  他的表情好像下了决心一般,等他话出口,就不好收回了。

  看此情形,她就算认错,管家也不会轻易放过。

  夏一涵上前一步,轻声问道:“我记得我们进来时是叶先生亲自点名的,真要开除,是不是也得他同意呢?”

  她总有种感觉,姓叶的虽然为难她,却也不会让她走,虽然她也说不清原因是什么。

  管家的脸色很不好看,这等于是在说他说话没用,他阴沉沉地瞪着夏一涵,狠狠地说:“你以为我真不敢开除你?”

  正好这时,他听到耳机内传来叶子墨淡漠的声音。

  “那些女佣,如果谁犯了错,罚她们晚上到大厅里值夜班,连续值班一个星期。”

  管家仔细琢磨他说的,这才领悟到其中的意思,恐怕就是针对夏一涵了。

  他是被夏一涵给气糊涂了,怎么就没听懂他的话呢,忙调整自己的情绪,恭恭敬敬地说:“是!叶先生,罚她晚上到大厅守夜。”

  管家又走回队伍前,很不情愿地说道:“夏一涵,你弄坏了制服,今晚开始到大厅里连续值夜班一个星期。”

  夏一涵松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谢谢!”

  “还有,继续擦地!”

  “好!”

  “还有,你的衣服自己想办法解决,必须得像其他人一样。”他看她怎么解决得了,解决不了的话,他再想别的招对付她。

  他就不信,她能忍得了,到时候她自己就得提出滚蛋。

  “我会的。”

  在大厅值夜班,那可是离太子爷最近的地方,万一他晚上突然有性趣了,就可以近水楼台……

  方丽娜和赵天爱以及孙萌萌三个人,顿时嫉妒极了,要早知道剪掉衣服可以去大厅,她们就把自己的剪烂了,哪会便宜她。

  该死的夏一涵,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好运?

  事情告一段落,管家安排她们继续工作,专挑一些脏活累活安排给夏一涵,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很安静地接受。

  快到中午饭的时候,管家接到通知,海先生到了。

  所有女佣整理好仪容和大部分安保人员一起,在大厅门口列队,一个身穿浅蓝色休闲服的男子在叶家安保的护送下进入大厅。

  “海先生上午好!”女佣们整整齐齐地问候。

  海志轩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女佣们低垂着的脸上扫过,在夏一涵的脸上稍作停留后,加快了步伐。

  走到叶子墨身边,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需要这么隆重吧?”

  叶子墨淡淡地说:“这不算什么,迎接省商会会长的机要秘书,我还嫌太寒酸了。”

  海志轩凑近他,小声说:“就是你们家老爷子,走到哪里也不会这么大排场,你是成心跟他过不去,还是跟我过不去?”

  叶子墨不接他的话,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后院的凉亭顶上和周围被很多绿色植被覆盖,整个凉亭处在偌大的庄园里最凉爽的地方。即使是夏天,也是个清凉的所在。

  叶子墨和海志轩在凉亭的红木桌前坐下,凉亭里毕竟位置有限,所有女佣站在旁边是不可能的。

  叶子墨吩咐方丽娜和夏一涵留在桌边布菜,其他人等站在凉亭外稍微远一些的地方。

  海志轩在亭子内外扫视一遍,开玩笑似的说道:“你这里选的女佣都这么漂亮,可真是会享受生活。”

  叶子墨无所谓地笑了笑,回他:“漂亮吗?有没有你看中的,送给你。这个,你看怎么样?”说着,伸手指向夏一涵。

  这种羞辱是夏一涵从未遇到过的,即使她自小命运多舛,也不曾有哪一刻有此时这么狼狈不堪。

  她下意识地咬着嘴唇羞愤地抬起头,赤红着脸,看向叶子墨,眼睛余光也扫视到了海志轩。

  从海志轩进入叶宅,她全神贯注在忙,此时还是第一次看他,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让她忘记了适才的窘迫。她有些不能相信地定睛在那张俊逸的脸上,没错,真是他 借着叶子墨说这话的机会,海志轩也和她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即云淡风轻的一笑,不着痕迹地避开那个让夏一涵尴尬的话题。

  “我觉得你这道陈皮野味煲做的真不错。”他说完,侧过头问夏一涵:“能麻烦你帮我再上一些吗?”

  他和夏一涵之间的每个眼神碰撞,叶子墨都瞧的清清楚楚,他脸上始终挂着作为主人的该有的礼貌笑意,看起来是极其沉稳。

  方丽娜觉得夏一涵看海志轩的眼神不对,准是又想引诱他了。

  太子爷就反感她太主动,要是太子爷发现她试图引诱客人,那么她是不是就得滚蛋了?

  想到这儿,她瞅准夏一涵填好一小碗菜给海志轩端过去的时候,脚伸出往夏一涵腿上拌了一下。

  夏一涵根本没有预料到会这样,捧着一碗菜直直的就往海志轩身上倒下去……

  叶子墨的手快速地伸出,只一两秒钟之后,他又缩了回去。

  海志轩和他的动作差不多,也动作利落地伸手抽手。

  就这样,没有一个人阻止夏一涵,她空着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抓住桌子,手中的菜连同汤汁全部洒落到海志轩的蓝色上装的下摆处。

  “对不起,对不起!”夏一涵连连道歉,忙从餐桌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递给他。

  实在菜洒的位置她不好用手去擦,只能麻烦他自己擦了。

  海志轩一边说着没事,一边接过她手中的纸巾擦了两下。

  叶子墨依然端坐不动,只是略带几分歉意地说道:“她新来的,有些笨手笨脚。夏一涵,你带海先生到衣帽间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海志轩的身高和叶子墨差不多,只是身材没有叶子墨这般壮硕,从尺码来说,他还是可以勉强能穿叶子墨的衣服。

  “海先生,真抱歉!请您跟我来。”夏一涵极礼貌地说道。

  “好。”

  海志轩应了一个字后,在夏一涵的带领下步出凉亭,往主宅走去。

  管家忙三两步跑到叶子墨面前小声问道:“叶先生,您看,要不要我跟去伺候?”

  “不用。”

  既然两个人总要单独找个机会交流,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让他们大大方方的去呢。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他叶子墨还会担心小小的女佣?

  四周没有人时,夏一涵再次给海志轩道歉。

  “今天实在对不起,我……”海志轩摆了摆手。

  只剩他们两个人,海志轩脸上那种儒雅的微笑反而不见了,一张脸也相当严肃。

  “你在这里过的不好吧?”他问她。

  夏一涵微微笑了下,回他:“很好,我还没有当面谢谢您。要不是您救了我,还给我指引了这条路,我恐怕还在被人追着四处躲。别说给他翻案了,就是命都可能保不住。”

  海志轩停下脚步,回头认真审视了一下她的脸。

  “谢我就不用了。如果你愿意把你在这里的真实情况告诉我,我一定洗耳恭听。”

  “我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女佣,除了有些累,也谈不上什么真实情况了。”夏一涵淡然说道。

  “你右脸上明显有巴掌的印记,再者别人的衣服都那么合身,为什么只有你的不同呢?”他直视着她的双眼,问道。

  从他进门,他就注意到了这些细节,她在这里情况很糟糕,她说一切都好,应该只是忍着吧。

  夏一涵摸了下自己的脸,自嘲地笑了,轻声说:“有那么明显吗?其实也没什么,她们以为我是想做太子妃,偶尔为难一下我。过一段时间,她们觉得我没那个心,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她不想多说,他也不再多问。

  依然是夏一涵在前方带路,海志轩在后面默默跟着。

  快到主宅之前,夏一涵打破沉默。实在是叶子墨和他父亲之间关系的问题让她始终在猜想,纠结。

  “海先生,我来这里就是想做好女佣的工作,等待着有一天叶先生的父亲来这里看他,我好当面向他告状,给我男朋友翻案。但是……他们父子两个人是不是不和睦,根本就不会见面,如果是那样,我留在这里也没用。”

  海志轩沉吟半晌,“你留在这里,就有可能被叶子墨看中。一般他看中的女人你想过没有,他有可能会强迫你。你真的为了你男朋友,愿意做任何牺牲吗?”

  他又一次认真审视着她的小脸,好像内心里有些期待她说放弃。

  夏一涵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天晚上叶子墨的举动让她想了很多,却没有最终下定决心。如今,这个问题好像避无可避了,她死死咬了一下嘴唇,脸上的表情变的悲壮。

  “如果委身给他真的能把害死小军的人扳倒,我愿意!”

  她执着的眼神让海志轩心底再次掠过很特别的一种情愫。

  他没什么表情地说道:“既然是这样……不管他们父子的关系怎么样,你要记得他是叶浩然的儿子,要是儿子不买老子的账,老子总会想办法对他好。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自己去领会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夏一涵好像重新看到了希望。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海先生。”夏一涵诚挚地说道。

  海志轩的立场来说,夏一涵留在叶家,对他有百利无一害,他竟然会开口劝她放弃,这在他自己看来是真的很不可思议。

  叶子墨的衣物区整理的整整齐齐,有两个专人在管理。

  今天当班的是一个梳着平头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的穿着和那些安保人员一样,白衬衫黑色西裤。

  夏一涵走上前礼貌地说明来意,小伙子立即给海志轩问好:“海先生,您好!里面请!”

  海志轩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进了衣帽间,夏一涵等在外面。

  “你姓夏吧?我姓郑,叫郑好。”小伙子热情地跟夏一涵说。

  “你好!”夏一涵微笑道。

  “你不记得我了?哎,果然美女的记忆力是有限的,尤其是对我这种屌丝男。你面试的时候,我站在场子里用喇叭喊话维持秩序啊。”

  “不过你不记得我也正常。你知道吗?从你进来后,那些安保下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你了。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当然,他们说的也不夸张。”

  “夏美女,我是管家的外甥,要是谁欺负你,可以跟我说,我告诉我舅舅。”

  夏一涵在等着海志轩出来时,脑子里面还一直在想着她的制服可怎么办。

  听小伙子说他对这里很熟悉,就小声跟他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我衣服坏了,想借一些针线,可我谁都不认识。”

  “针线啊?小意思,要多少我都能拿到。包在我身上了,下班后我给你送过去。”郑好拍着胸脯保证道。

  郑好刚说完,海志轩就换好了衣服从衣帽间里出来了。

  他沉声问夏一涵:“怎么样?还合适吗?”

  夏一涵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很会选衣服,上身是一件有弹性的T恤,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这样穿在身上就不会显得不合身了。

  他身材高挑,略瘦,如此打扮很有几分浪子的韵味。

  夏一涵由衷地赞道:“非常合适,她们一定会觉得很帅。”

  海志轩轻轻一笑,淡淡问道:“她们说?那你说呢?”

  夏一涵没料到他会有次一问,而且他的目光中还有几分戏谑和宠溺,她曾在小军的眼中看过这样的神采,这让她心里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淡笑了一下,说道:“海先生,请吧,叶先生一直在等您呢。”

  沉稳内敛的海志轩一向自视甚高,还真没有这样明显地对某个女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兴趣。

  他作为省商会会长的机要秘书,正像叶子墨说的那样,不远的将来恐怕就要坐到市商会理事长的位置。为前途考虑,并不适合找夏一涵这样的女人做他的伴侣。

  他收敛起笑容,前面迈步走了,夏一涵赶忙跟上他的脚步。

  回到餐桌,两个男人又含蓄了几句,继续吃饭。

  方丽娜因刚被管家呵斥过,只顾着伤心,没再想着对付夏一涵了。

  午饭过后叶子墨和海志轩离开叶宅,女佣们继续做一些杂事。

  除了夏一涵,其他人基本不怎么累。

  管家吩咐给她做的家务几乎做不完,方丽娜继续对她冷嘲热讽,孙萌萌和赵天爱在一旁帮腔。

  “哎呀,你们没看见她对海先生笑的,真是浪的很,可惜人家就像没看见她似的。”赵天爱对方丽娜说道。

  “就是啊,还故意扑到人家身上去了,亏她干的出来,我看着都不好意思。”方丽娜挑了挑眉头。

  夏一涵低着头,继续把宅子里的脏衣服挑出来分类。

  叶子墨的衣服一律需要手洗,她把衣服分好类别后就拿去洗衣房。

  刘晓娇跟上她,悄悄劝她:“一涵,你别管她们说什么,她们是嫉妒你。我看叶先生和海先生看你的眼神,都是很喜欢你的。你暂时忍一忍,以后你成了叶家的女主人,她们都得听你指挥呢。”

  夏一涵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我没那么大理想,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只想安安分分地在这里做下去,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别因为我成为她们的公敌。”

  “没事,我陪你一起洗,大不了被管家骂一顿。”

  不管夏一涵怎么说,刘晓娇都坚持跟和她一起把那些衣服洗完了。

  女佣们吃过晚饭,管家就吩咐她们回去休息了,夏一涵把那些碎步悄悄带到住宅里放好,开始在大厅里擦地。

  郑好跟裁缝要到了一些针线,给她送来,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他为了给夏一涵留下个好印象,没多逗留就走了。

  最近这几天夏一涵起的最早,睡的最晚,每天做最重的工作,实在是身心疲惫。

  她一边擦地,一边忍不住打了几个呵欠。

  “在这里偷懒?”她正张开口,手捂着嘴巴时,冷不丁背后响起这声凉凉的问话,把她吓了一激灵。

  回头瞧过去,就见叶子墨手插在裤袋里,俯视着贴近她…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