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长途车军大衣下的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夏若珺烘干手往回走,路过一个包间时听到有开门的动静,她没在意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喊她:“珺珺。”

她讶异地回过头,看见把简单的银灰色西装穿成时装秀的林圣哲正挺拔地站在门口。

在下雨天之后,他们的确有几天没见了。

夏若珺歪着头笑,却没走近:“哥,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林圣哲凉凉地看着她,山不动他便动,走了两步低头注视着她:“跟谁来的?”

很随意的问话,夏若珺却听出了心惊动魄的感觉。

“啊!对了,我得赶快回去了,有时间再说啊哥!”

她挥挥手,迅速转身,逃似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惠荣正品顶上的吊灯泛着璀璨的光,淡金色的光芒跟随她一路奔跑,停在一个男人面前。

那人散发着暴戾之气,在看到她的时候柔和不少,虽然脸上看似不耐烦,可林圣哲还是能一眼看出,他在看到夏若珺那一刻变得安心踏实的细微表情。

林圣哲眯起眼,抬手摸了摸精致的袖口。

——

兰庭上下全都发现彭淳和夏若珺的关系不再像以前般生疏,不再是老板一直骂,下属始终一言不吭。最近似乎有了好转,彭淳的毒舌收敛很多,夏若珺也会嘻嘻哈哈地反将他一军。

事实就是这样的。他爱着她的坦率,她心疼着他的孤独。

这是他们在那一晚,秘密地建立起的革命友谊。

Boss很开心,所以本周星期五的时候决定兰庭上下放假半天,出去happy。

彭淳放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若珺刚走出景盛大厦的45层电梯,一路被引领至总经理办公室,在室外一个小的会客室中捧着木梨花果茶等待林圣哲。

景盛大厦在市中心一个较为繁华的地方,周围林立着住宅和写字楼,交通便利,附近还有小有名气的步行街。

夏若珺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匆匆忙忙的人群,脑中却在想她和林圣哲好久没联系了。

没见过面,没发过简讯,更没通过电话。

自上次惠荣正品一遇之后,他没再主动联系过自己,她不明白心底空洞洞的原因是什么。

她摸着胃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饿了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脚步声,参差不齐的脚步踩在地毯上,然后是男人沉稳悦耳的询问:“还适应吗?”

他的声音总是这样,近在咫尺,似乎又远在天边。

夏若珺扭过头去,看到他正在跟一个知性的女人聊天,随意而不疏远,恰似朋友的距离,刚刚好。

“工作上公事公办,私下相处和谐。圣哲哥,这是你的企业文化吗?”

女人只化了淡妆,整个人的气势是有些凌厉的,脊背挺直衣着干练有气质,可说这话的时候很是俏皮,夏若珺看到她之后自惭形秽只想隐身。

林圣哲是应该与这种干练的精英女人在一起的,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夏若珺看着他们并肩而来的时候心底沉甸甸的,双腿有些无力,极力稳住自己才慢慢站了起来。

那是他心底的人吧,夏若珺想着自己不能不顾及,所以她带着得体的公式化笑容,等到他来到面前时先开口:“林总。”

林圣哲看到她的时候脸上呈现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笑容,在听见她声音的时候笑容减缓,他伸手扣住夏若珺的后脑,惩罚般地揉了揉,才对身后的众人说:“工作。”

众人有条不紊地散去,他把夏若珺拉到自己面前,揉着她的颈项给她放松,看她眯着眼像猫一样的表情,心下一动,凑近她耳边:“林总?嗯?”

夏若珺被微怒的声音吓得仿若惊醒,后退一步,却被林圣哲扣住后脑动弹不得,她脸颊泛着尴尬的红色:“哥,我……”

我只是不想让别人误会,可是误会什么呢,她又说不清。

她只能看着他,而他耐心等待着她的解释,夏若珺最终没“我”出来什么,低下了头。

林圣哲放开她,走在她前面,也是公事公办的语气:“进来吧,夏设计师。”

夏若珺有些委屈,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好似亲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的心里猛然如波涛般涌出一大股不舍来,小跑两步紧紧跟着他的步伐。

小时候也是这样,他生气的时候会走在她前面,而她小心翼翼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看他越走越远就会跑过去攀住他的肩膀,死皮赖脸的让他背。

夏若珺紧盯着他随着时光日益宽厚的背,忽然想回到小时候。
相识十多年,林圣哲在景盛工作六年,夏若珺从未来过他办公的地方,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有工作上的牵扯。

她走进那个大约20平米的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他办公台上那个熟悉的相框。

那是她用大学时期第一笔薪水买来送他的,里面放着他们儿时的照片。

夏若珺走过去,果然看到照片里的女孩儿扎着羊角辫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身旁比她高出很多的男孩儿面对镜头的表情略略僵硬,明显排斥。

“没想到你把它摆在这里。”夏若珺的语气是欣慰的,她从未在他家看到过这个相框,本以为他不喜欢这个礼物,还曾失落过。

林圣哲没有过多表情,坐在办公台后的椅子上,伸手示意夏若珺坐在对面,正经地说起公事:“我明天出差,一个星期后回来,公寓的装潢设计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能出初稿。”

他在公事上强硬惯了,顿了一下,又补充三个字:“可以吗?”

夏若珺又看了眼相框,虚虚的握了下拳:“可以。”

“对于我的要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没有。只是客厅、餐厅和厨房是一体式的,建议把厨房隔开,因为会有油烟飘进。”

“有什么好想法?”

“建议用玻璃墙隔开,美观实用。”

林圣哲眉头微拢:“你喜欢?”

夏若珺幻想着成品的样子,应了一声:“明亮而简洁,配合着暖色墙纸的颜色,很有家的味道。”

林圣哲看了眼桌上的相框:“花纹样式要斟酌,确保孩子的安全。”

夏若珺明白他的意思,暗想他考虑得真的很周到,连以后小孩子的安全都考虑到了,那位“准嫂子”真是好福气。

夏若珺笑了笑:“我明白。”

林圣哲对她很放心,又跟她交流了一下壁纸颜色,迷你客厅改造,沙发品种,地毯面积……这些事之后才拍板定案。

夏若珺聊起这些头头是道,把自己理想中的样式跟他说了个遍,得到他的一致好评,直接采纳。

她做好笔记之后才意识到,哪里是他装修婚房,简直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公寓装潢,这么一想便有些别扭,可又不想跟他挑明,总觉得尴尬。

她整理好东西,笑着告辞:“没其他问题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林圣哲深深地看着她,眼中有让她心虚的情绪,只是他没多话,按下了内线:“送夏设计师离开。”

夏若珺低头咬着唇,心底委屈,放在腿上的双手搅来搅去,再抬头时眼中是一如既往的笑意:“哥,一路顺风。”

林圣哲这才露出那么一丝丝能够让人察觉到的笑容,可他的语气仍旧客套疏远,点头说:“谢谢。”——

夏若珺被拉到KTV的时候还是那副浑浑噩噩的模样,消沉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小艾把话筒放在她的手里:“组长,唱出来,唱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没有事。”夏若珺把麦克风推回她的手中,“我喜欢听你们唱。”

“两个小时了,你一直都是僵尸脸。从景盛受气了?我把场子给你找回来?”

夏若珺笑着勾住她的脖子:“小艾威武!我不要肠子只要肚!”

小艾苦着脸:“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夏若珺被她一逗果真笑了,然后推托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沿着回去的路一直走,突然听见吵闹声。她扭头看去,走廊的尽头一群人高马大的男人正在斗殴,瓶子椅子乱飞,另一端迅速跑过去几个人救援,她赶紧向后退,可还是晚了一步,被他们挥开撞在了一个包间的门上。

里面恰巧有人出来,夏若珺顺势撞在了那人的胸口上,肩膀有些痛,她咬着牙立刻站直,抬头说着抱歉。

两个人见面皆是一愣,男人露齿一笑,森白的牙冒着戏谑的光:“珺珺妹子。”

林圣哲明天出差,一群好友以此名义在老地方相聚,兄弟们看他情绪不高,叫来几个妹妹过来陪酒。

林圣哲不应承也不拒绝,任由身旁的长发女孩儿倚在他身边。他知道他们是故意的,那个女孩儿一双杏眼顾盼生辉,白净清纯的样子像极了夏若珺,一头墨色长发披在肩上,散发着和她相同味道的发香。
长途车军大衣下的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他有些迷茫,今日她的故意疏远让他非常不悦,他到底想看看自己是只喜欢她,还是单单贪恋和她在一起的儿时时光,不忍放弃。

女孩儿剥了一颗葡萄递到他唇边,他看了眼女孩儿青葱细长的手指,微微皱眉,夏若珺的手指同样好看,可她从不喜欢美甲,指甲总是干净圆润,弯弯的月牙非常可爱。

他知道门口有动静,却不能引起他的好奇。他只是低头看着和她相似的这个女孩儿,终于再一次确定,自己非她不可!

他低头和女孩儿对视的模样太过专注,女孩儿一直保持着递给她葡萄的动作,带着期盼。

包间里的灯光昏暗,可越是细弱的光芒越是能把暧昧衬托出来,夏若珺自然看不清他们的眼神,但只是彼此的动作就够她浑身发寒。
她从未见过哥哥和其他女孩儿亲密的样子,那天还取笑他是gay……多么可笑。从自己心底不好女色的正直林圣哲原来是个假象,那个女孩儿明显就是KTV里……

她心底一阵阵泛酸,还透着一股失望,想要转身就走可半点挪不动脚步。

最后还是被她撞到的魏楠喊他:“圣哲,你看谁来了?”

林圣哲漫不经心的回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夏若珺以为是错觉,他蹙了下眉,便看见夏若珺嘴角的笑容十分勉强,有一种嫌弃他的感觉,还是喊了声:“哥。”

然后笑着跟包间里认识的打了招呼,寻了借口离开。

林圣哲猛然站起,此刻的他太明确自己的目的,他三两步走出门外,抓住夏若珺的衣领给她拉了回来。

刚刚斗殴的一群人被保全制服送走了,走廊的尽头有几名服务生在清理玻璃碎屑和血迹,夏若珺还没看清就被一个大力拉回,下一秒被按到了墙上。

林圣哲身上是一如既往的清爽木香,没有其他女人的香味让夏若珺的脸色有一丝好转。

她抬头看着他,望向他眼中的挣扎,不自在地笑了下:“哥,你怎么了?”

他嘴角微倾,伸出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大掌扣住她后脑,缓缓揉着给她放松:“我很好。”

夏若珺身体微微僵硬,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她有些不安的挣扎起来:“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我很清醒。”林圣哲低下头,额头抵住她的,把她又向自己拉近一份,“珺珺,我对你的心一直都非常明了。”

“我当然知道,哥……”

夏若珺看着他逐渐放大的脸,脑中瞬间空白,她觉得自己预感会发生的事是不可能的,可唇上的柔软和温热告诉她好像真的被自己哥哥吻了。

虽然只是唇瓣相贴,夏若珺的脑中却也是嗡地炸开,连推开他都忘记了,心脏跳得飞快,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而他同样睁着眼,把她所有的细微表情尽收眼底。

四片唇相触只是几秒而已,夏若珺却觉得仿佛过了几年的漫长时间。她看着林圣哲,嘴唇哆嗦着问:“你……你怎么……”

林圣哲依旧揉着她的后脑给她放松,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中痛不可遏,可面上却没有表情,眼神更是冷静,问:“珺珺,你有什么感觉?”

夏若珺的眸子溢出水雾,瞪得更大,他怎么还能问出这种话?

林圣哲似是叹了口气:“珺珺,我跟你一样,所以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身边有了谁就会抛弃你,不必因为谁在我身边就刻意跟我拉开距离。”

“……”

“放心,哥哥一直都在。”

是的,他一直都在,可是最近真的有什么在悄然变化着,夏若珺感受得到。

她抬手攀住林圣哲的手臂,制止他所有的动作,低着头甚至不敢再去看他,乞求着:“哥,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

“珺珺,我从未改变。”林圣哲的手还是顺着夏若珺的脊背缓缓向下,温热的手指一点点揉着她发僵的脊背,迫使她放松,面上的神色再自然不过,别有深意地补充,“至少我这样认为。”

她的手机械地随着林圣哲的胳膊移动着,闭眼不敢抬头,脑中嗡嗡乱响,脸颊烧得像是下一秒就会着火,左胸口的心脏也是没有规律的跳着,这混乱的感觉让她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她缓缓抬头,平视着林圣哲的紫色衬衣,衣料下面包裹着的胸肌随着他的呼吸起伏,有种禁欲的魅惑。

夏若珺暗恼自己此刻竟然生出这种乱糟糟的想法,吓得猛然推开林圣哲。

而他没有丝毫防备,果然被她爆发的力气推得退后几步。

沉默,四周有不大清晰的高歌声令人心烦,而她始终未抬头看他一眼,咬着唇负气而走。

林圣哲盯着那个纤细的背影,用抚过她的发丝和脊背的手捂住发疼的左胸口,自嘲一笑。

你看,不爱就是不爱,一试就知,无法勉强——

夏若珺见鬼似的跑进包厢,拿起包包准备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艾眼尖手快地抓住她:“组长,你去哪儿啊?”

“我有点儿不舒服,先走了,老板回来的时候拜托你跟他说一声了。”

“怎么了,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回家睡一觉就好了。”夏若珺拍拍小艾的手,虚弱地扯了下嘴角离去。

待她乘上观光电梯的那刻,心才渐渐稳下来,她闭着眼靠在电梯壁上,缓缓吐出一口气。走出KTV的大门,她环胸漫无目的地乱走,脑中林圣哲和那个女孩儿依偎暧昧的画面与低头亲吻自己的镜头来回转换,她头痛地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