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只穿校服外套里面光着上学 超W开车的疼痛声音

他脸色一变,转身就走。

方媛全身颤抖,冒冷汗,慢慢的沿着窗口滑坐下去。

这一夜,陈明峰都没有回来。

方媛竟第一次有些恶毒的想,要是他永远都不回来该有多好。

——

次日下午一点。

葛律师带着人如约而来。

佣人想拦,却怎么也拦不住,眼见佣人想打电话通知陈明峰,葛律师让人将手机抢来,别墅的电话线扯断,冷笑,“还是不费那些力了,你们陈先生守着他的小情人,也没心思管这里。”

说着,再不管这些战战兢兢的佣人,小心扶着方媛就上了车。

方媛全程都很安静,温顺的由葛律师带往医院。

葛律师找的顾医生是他多年来的老朋友,倒是信得过。

方媛像个乖巧的孩子,医生让眨眼就眨眼,让转眼珠子就转眼珠子……

葛律师在一旁十分担心,紧张的像是陪孩子来看病的父母,“怎么样,有没有事?”

“眼睛受过伤吧?”顾医生不理他,只温和的询问方媛。

方媛点点头,迟疑了下,温顺的回话,“不小心跌进了花丛里,可能被扎到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葛律师有些心疼地摸摸她的眼睛,转头就问老朋友,“没什么事吧?”

“还要再做进一步检查,现在不确定眼球有没有损伤。”

听到这话,葛律师更紧张了,平时大杀四方的大律师仪态全无,看着更加憔悴的方媛,不由劝道,“全身也做个检查吧,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你妈妈在天上……也会难过的。”

方媛本来并不想多事,但听他提到妈妈,心不由就跟着塌了一角。

软软答应,“好。”

一番检查下来,已过去了几个小时。

眼睛的报告还没出来,倒是其他项目的检查先出结果了。

顾医生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古怪,他看着方媛的模样有些不赞同,盯着看了几秒还是说道,“身体确实十分虚弱,有点营养不良。”他停顿了下,朝葛律师看了眼,又继续说,“方小姐,你要当妈妈了。”

方媛脸上本挂着的温顺在这刻凝固,变得僵硬起来。

“你说什么?”她下意识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看她的样子,顾医生已然猜到这个孩子恐怕是不受期待的,他转头瞪一眼葛律师,想让他帮着劝几句。

可惜葛律师这个时候已经愣了,表情比方媛还要惊恐可怕。

顾医生叹口气,“如果你不想要,可以……”

“让我想想。”他本来以为方媛会很容易选择,但她却很慎重的说要想一想,便摸索着要出门。在感觉到葛律师要跟着自己出去时勉强笑了下,“葛叔叔,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葛律师站在原地,没有跟出去,他苦笑得抹了把脸,“这个时候我只想打陈明峰一顿。”

“你得注意下她,建议带她找下心理医生疏导下。”趁着只有他们两个,顾医生很严肃的提醒他,“相对于她的身体,我觉得她的心理问题比较严重,她现在已经有抑郁障碍的倾向,整个人的状态就十分消极。”

“她的眼睛出问题应该已经好几天了,如果早点过来,可能问题不大,但现在很有可能眼球已经……”

葛律师整个人颓然坐倒……
方媛静静靠在医院的栏杆上,此刻心烦意乱,脑子乱成一团。

她下意识抚摸着小腹。

这里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了吗,是她……和陈明峰的。

她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恹恹不安。

这个孩子实在来的太不是时候,在和她决意堵上自己的一切和陈明峰他们耗到底的时候,就这么不期而至。

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情来面对它。

娴静忧郁的女人就那么慵懒忧愁的半倚在栏杆上,纵然长相不够艳丽夺目,但那独特的气质还是瞬间吸引住了来来往往的人。

从方茜病房出来透气的陈明峰便是从千百人中一眼就看到了方媛。

他先是一愣,松着领带的动作一顿,继而她胆敢私自离开别墅的愤怒和她已不受他掌控的恐惧让他心头火气上涌,冲着她大喝一声,“你来这里干什么,谁让你滚出来的!”

方媛对他的声音极其敏感,那声厉喝又饱含怒意,像是道惊雷般炸响在耳边。

她心慌意乱间,第一反应是他难道知道了孩子的存在,在这一刻,完全没了往日的镇定,转身就跑。

却没防备现在根本看不太清,一下子和人撞在一起。

她被撞的身体一歪,慌忙伸手去抓身边可以支撑的东西,却一下子抓了个空,尖叫着朝着楼梯摔了下去。

陈明峰被这一幕吓的差点连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他惊恐地喊了声方媛,疯了似的扒开人群冲了过去。

然而他再快,却也是赶不及了。

方媛在要摔下去的时候,出于本能护住了肚子,她闭上眼打算承受滚落地的痛楚,却有一只手臂突然伸过来,揽住她的腰将她护在怀里,任自己的背狠狠撞在楼梯的扶手上。

“唔……”

“刺啦……”

男人被撞的地方,刚好有个尖锐的倒钩,他被撞的闷哼一声,衬衫勾在这上面还被裂了一大道口子。

他似乎对自己受伤全不在意,只小心的护住她,柔声问她,“你没事吧?”

方媛还有些惊魂未定,下意识摇了摇头,慌不迭的道谢,“谢……谢谢你……”

陈明峰匆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一个低头一个抬眼,脉脉含情对视的画面。

他只觉得心中一空,继而是滔天的怒意。

“你跑什么?”他寒声说道,看着这凭空出现的男人几乎都想杀人,“这男人是谁,和你在医院约会的姘头?”

方媛一愣,她现在还有些反应迟钝,等他将他说的话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想了个遍,脸色猛地一变,眼中满是愤怒,“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龌蹉。”

“你现在可还是我老婆。”他心中不得劲,几步上前要过来攥她的手腕。

男人看到他的动作,忙侧身护住了方媛。

他这一动,后背那被撕裂的口子也跟着一荡,让陈明峰一下子看到了他后背那道长长的疤痕。

他脑中不由嗡的一声,“你是谁?”

男人还是笑的温和,伸出手,“你好,我叫林轩方。”

看着男人以一副守护者的姿态护着他的妻子,陈明峰的脸色全所未有的阴沉,他冷冷的看着林轩方递给来的手。

名字中带方,后背有疤痕……

方媛备注最重要的人……
只穿校服外套里面光着上学 超W开车的疼痛声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站在三楼住院部的方茜看着陈明峰狠狠抓着方媛的手离开,葛律师和林轩方在旁要阻止,也被陈明峰的保镖挡在一旁。

她看着方媛那被迫踉跄着拖着走的狼狈姿态,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

陈明峰拖着方媛,也不管周围人如何说他,哪怕第二天会上报纸头条,他都不管不顾,强制性的将她塞进车里。

关上车门,车子飙了出去!

“陈明峰,你发什么疯!”他开的太快,她有些害怕,她看不清安全带在哪,只好焦虑的四处摸索,只等摸到了才手忙脚乱的系好安全带。

“慢点,陈明峰你慢点!”

“方媛!你是不是是欠收拾!”心里蹿起的火苗怎么都收不住,他只要想到在方媛心里最重要的人竟然不是自己,只要想到方媛想尽千方百计逃出别墅也要来见的人是那个叫林轩方的人,他就气的都要炸。

握着方向盘的手十分用力,骨节都发了白。

他瞪眼看向副驾驶上面色苍白的方媛,恨不得就在这车上教训她!

方媛震惊地转头看他。

他们结婚一年,陈明峰第一次失态。

可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暴怒。

“你神经病!”她颤抖着嘴唇,那过快的车速让她一阵恶心,突然捂住嘴干呕起来。

原来她竟然连看到自己都觉得恶心!

陈明峰心头翻江倒海,那种狂躁感让他想不管不顾就冲着桥墩就这么撞过去。

他猛地一打方向盘,直接抄了条近路,往他在市中心最近的一套公寓开去。

十分钟后,陈明峰抓着方媛,将她半拖半抱的带进了电梯。

陌生的地方让方媛开始害怕起来,“你要带我去哪?”

方媛双手乱挥,紧紧抓着电梯门,不肯松手。

陈明峰粗鲁的将她双手拉了下来,牢牢锁在怀里,低吼一声,“你不要命了!”

他说话间,按下的楼层已到,他抱着不停扭动想挣脱的她,伸手开了指纹锁。

才进屋,他就将她狠狠压在门上。

“陈明峰,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陈明峰压过去,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如毒蛇般,“履行合法丈夫的义务。”

……

第二天海城各大报纸的版面果然都有他。

自从他沥血归来,掌控陈家开始,海城还从没有人敢不打招呼就放他的新闻。

打了个电话让助理去处理,顺便查下那个林轩方。他这才低头看向在床上的方媛。

她卷着毯子的一角,蜷缩着身体护着肚子,身上未着寸缕,白皙的肌肤上全都是他弄出来的痕迹。

他轻轻靠了过去,凑在她的颈窝深深吸了口气。

昨晚他要方媛要的狠了些,她到现在都没醒,他也没打算叫醒她,只连着毯子将她一把抱起塞进了车里,就往别墅开。

才到别墅,佣人就惊慌的迎过来。

在看到他怀里的方媛时,才松了口气,凑近了小声说道,“方先生和茜茜小姐来了。”

他心中一急,疾步走去,果然看到客厅里坐在轮椅上的方茜。

方茜满眼的欢喜在看到他怀里的方媛时愣了下,然后只余下黯淡。

陈明峰下意识脱口而出,“小茜,我心里只有你。”

方媛正巧醒转,她唇角缓缓勾起,抬着酸软无力的手拍了拍手,“真是动听的情话。”

方茜的视线落在她两条手臂连着毛毯掩盖不住的锁骨上,那上头全都是各种痕迹。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泫然欲滴的看了眼陈明峰,摇着轮椅就朝外推。

方哲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一眼,陈明峰心中一急,把方媛往沙发上一扔,转身就追了出去。

方媛被猝不及防的一扔,摔的懵头懵脑。

而她的亲生父亲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带着嘲讽,“你看清楚了,只要茜茜有事,他第一选择永远是茜茜。”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