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H动态图 一手抚大(po)泱暖

艾克也觉得蹊跷:“那少爷的意思是有人故意为之?”

尊北野眯眸:“或许,里面的事黄老二很清楚。”

“可是现在黄老二一直昏迷未醒……”艾克不由多嘴一问:“少爷,童小姐这么想见黄老二,真的是想救童熠辰那么简单吗?”

他看,此事可没有那么简单。

“你说呢?”尊北野笑的有些意味不明。

“少爷,你是知道了什么吗?”

尊北野并未在开口,而是用指腹摩挲着掌心的高跟酒杯,从外照进的阳光洒在杯口,散着闪耀夺目的光,恍若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般……

……

这处的童知音偷偷摸摸地爬进了黄老大的宅邸,为掩人耳目好随意走动打听,将一个女仆打昏,换上了女仆装。

脸上红肿已消退,但疹子却触目惊心,看上去,和满脸的麻子没有什么区别。

好在有了这疹子做装饰,在宅邸晃悠了一圈也没有被人起疑。

童知音因童熠辰认识黄老二,所以黄老大的事迹她也听说了不少。

喜欢玩弄妙龄少女,仗着身后有黄老二撑腰,在外面为非作歹。前不久她还道听途说,一个显赫人家的女儿被黄老大绑来给活生生的弄死了,可是后来也不了了之。

童知音之所以会来黄老大的宅邸是因为黄老二和黄老大俩人父母早逝,兄弟两相依为命。所以黄老二出事,黄老大肯定知情,或许黄老大会知道黄老二人在哪也说不定!

童知音着步进入二楼去探探究竟,未料刚有这个打算,突然发现全宅邸的人全员躁动……

童知音不明所以,随手抓了一个女仆询问:“这么慌乱,是出了什么事吗?”

“黄大爷回来了!听说还有一位大人物今天也要大驾光临!”女仆有些惊恐,回答完便逃之夭夭。

童知音拧眉,大人物?是黄老二吗?

“喂,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后面躲躲?”一个瘦小的女仆从童知音面前经过,见童知音傻杵在原地站着,不由拉着她往后院跑去。

童知音被她揪着跑一脸疑惑:“为什么要跑到后面去?既然大人物光临,我们这些打扫的女仆不应该要去前面候着吗?”

“看你这样子想要是新来的把。”女仆呼嗬呼嗬的喘气,十分吃力:“黄大爷一旦回来,就不准有女仆在前面停留。”

“为什么?”

“是因为……”喘着气的女仆脸突然红了下来:“是因为之前有一个女仆被黄大爷……给弄出了人命。后来黄二爷就下令,女仆只准在黄大爷出门时在前面打扫,一旦黄大爷在前面,我们女仆是不能出现在前面的。不过你放心啦,黄二爷和黄大爷有约定,黄大爷是不能踏进后面的。”

童知音一愣,须臾间,眼底泛起一抹愠色:“是吗?”

女仆点了点头,小鸡啄米似般。

童知音笑得有些阴森,缓然间,想到了什么,望向面前的女仆,轻声问道:“你,在这里干了多久?”
“我?”女仆一怔,神情突然流露悲悯之色:“我从小就在这里干活了。”

“那你最近有没有看到过黄老二?”

“黄二爷?”女仆想了想,最后摇头:“没有,黄二爷有好一阵子没来了。不过,我曾听黄大爷身边的护手说黄二爷好像有事出海了,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呢。”

“出海?你确定没听错?”

“当然没有听错啊!不过你打听黄二爷的事干什么?”女仆开始起疑……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童知音嘴角扯出两抹笑,接着便慌称还有工作没有做完,就离开了。

童知音不想在后面干等着,她想去前面看看到底是哪位大人物来了。毕竟天快黑了,要是晚上行动,会对她很不利。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事,她居然迷路了!

真是难以置信,这破大点的地方,她居然还会迷路找不到路?笑话!

童知音理着女仆领着她走的回忆路线往回走,结果越走发现越不对劲,感觉离后院越来越远了……

这里的房子格式设计得很是怪异,童知音稀里糊涂的走到了外园的高尔夫球场,误打误撞看到了一群保镖。

现在是黄昏,童知音离他们不是很近,她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保镖井然有序成群围绕着,想来黄老大在陪那所谓的大人物打高尔夫。

童知音不怕死继续往前,结果刚靠近就被看护保镖发现。童知音以为那保镖会把她给压上去,结果出乎她意料,而是直接被带离。

“放开我!”

“低贱的下流胚子!鬼鬼祟祟到前面来不就是想挨愺吗!”保镖将童知音压进一间杂物间。

童知音心咯噔一跳:“你想要干什么?”

这里的保镖这么恶心的吗?一见到女人就往上扑?

“呵,忘了黄大爷下的命令了?但凡敢到前面来的女仆,愺死一个算一个!”黑暗中,保镖目光狰狞。

童知音模糊地见保镖迫不及待脱衣朝她动手,佞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享。”

话一落,童知音从怀中掏出事先备好的麻醉手枪抵上保镖的额头,“滋”地一枪,保镖直接倒地。

童知音没有废一点时间,直接扒了保镖的衣服披在身上,戴着帽子往高尔夫球场走去。

保镖体格大,衣服穿在她身上,就像是一个偷穿大人的小孩。

童知音巧妙的将肥大的衣服扎紧,挽袖,折叠。一段路的功夫,成功将男士大衣改装成女士西装。

来到高尔夫球场,童知音挤进保镖人群里。

在一群保镖里,她身高不占优势,只得踮着脚仰着脑袋望去。

当她看到站在不远处微弓着上身,戴着素白手套挥杆的尊北野时,眸一刺。

他怎么会来这?真是阴魂不散!

童知音见到所谓的“大人物”真容,极为倒胃口,刚想全身而退,未料黄老大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叫站在外围的保镖全部上前!

童知音不敢轻举妄动,立在队伍最后。
“尊少,您看看是哪位保镖刚刚冒犯了您。”挺着大肚腩的黄老大搓着手,赔着笑脸。

尊北野并未搭话,斯条慢理地将白手套取下。

一侧的艾克接过,忙不迭地送上热毛巾。

尊北野边擦着手边走至众保镖之前,一米九的大个鹤立鸡群,浑身散发的王者气息让众保镖涩涩颤栗。

夕阳西下,淡淡光芒笼罩全身,宛如被镀上了层层金辉……

他的视线很冷,扫得让在场的每一位保镖口干舌燥。

与身俱来的气压,无不是修罗磁场。

当尊北野的目光锁定至站在最后一排低着头的“瘦小保镖”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全场的保镖惴惴不安,忐忑不已!只有童知音心如止水。

直至一双被擦得锃亮的限量版皮鞋引入眼帘时,童知音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

想玩她是把?那她就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头,抬起来。”冷冽的声音传响整个草坪,搅得每一个人心里直打堂鼓。

童知音缓缓抬起头,当她清澈的双眸对上那双深谙的隼眸时,突然咧嘴一笑,张臂猛地抱住面前的尊北野,软酥酥的,声音要多娇就要多娇:“好啦我错了嘛,我不会在逃了啦。你要是还生气,就罚我一辈子不要离开你好不好?”

说完,童知音踮起脚尖,艰难地仰着脑袋在他下巴落下一个吻。

全场的人瞠目,极为吃惊地盯着“相拥”的两人。

一侧的艾克眉骨抽了抽,不敢相信有一天,少爷被亲楞的画面,果然辣眼睛……

旁人的视角看到童知音亲到了尊北野,可是,却只有近距离靠近的两人知道,童知音靠的是借位……

尊北野很平静,并未推开她,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看得童知音直发毛……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H动态图 一手抚大(po)泱暖

“北野……你,还没有原谅我吗?”童知音咬着朱唇,那模样极为委屈,可是此时的她并不知,满脸布满如麻子般的红疹露出这小媳妇模样时,有多么的滑稽。

尊北野微眯眸,伸手捏起她下巴,语气甚是玩味:“就你这姿色,也配?”

和他演,和他玩是吗?那他就玩死她!

全场哗然!

一侧的黄老大一听尊北野的话,立马上前,速度极快,一巴掌就呼了上去,直接将懵住的童知音扇倒在地,连着戴在头上的帽子都掉落在了一侧。

“就你这破烂货色,也想伺候尊少?”黄老大历经情场,岂不知面前的女人想使出浑身解数攀上这颗大树,享荣华富贵?可是她也不瞧瞧自己长什么德行!

“来人,把这女仆带下去给我好好的伺候!”绝对不能让她毁了今天的好事!

尊北野冷眼旁观,丝毫没有一点要插手的意思。

当童知音被保镖架起来时,脸颊巴掌印和嘴角殷红血液异常显目。她没有言语,而是森森地盯着看戏的尊北野。

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黄老大性情粗暴!下手如此狠!

童知音被保镖压着带下去时她没有反抗,哼都没有哼一声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