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翁止熄痒禁伦短文合集 列车上的小黄说说1000字

夜晚,如被泼的墨,渲染每一寸。

童知音换下病服,穿着女仆准备的衣服,戴上口罩,踩着高跟打开房门,准备离开医院。

一直守在门口的艾克看到童知音出来时,忙跟上:“童小姐,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

童知音一个眼神都不赏,理都不带理艾克。

“童小姐,你不能离开医院!”艾克谨遵尊北野命令,不准童知音离开。

“让开。”童知音心情很不爽。

艾克拦住童知音,单手作揖,示意童知音返回病房。

“要我不离开医院也可以。”童知音妥协,起坏心眼:“不过,让尊北野那贱男人带着黄老二来见我。”

“童小姐,少爷众事繁多,恐怕一时半会……”

童知音冷着一张脸推开他:“那就别挡道。”

“童小姐若不安分在医院等着少爷,那恐怕童熠辰的案件只得沈匿。”艾克也不拦,直接威胁。

童知音脚一顿,退到艾克身侧,阴森森地盯着他:“你以为我会被你这一言两语给威胁到?”

艾克微微颌首:“童小姐,我想当初你费尽心思爬上少爷的床,就知我家少爷能不能在A市一手遮天。”

“你……”童知音气得脸霎红:“行,可以!你们能耐!”

说着,童知音踩着高跟鞋,执意要离开。她还就不信,他们还敢对她动粗不成!

艾克也没有恼,眼神示意一侧的保镖追上去。

保镖心领意会,上前将要离开的童知音架住,童知音反抗,保镖直接摁着她双臂,将她活生生地压进了病房。

“该死!”童知音手臂酸痛,一个劲的骂mmp。

一晚上,童知音不知咒骂了尊北野那对主仆多少次。

翌日。

护士端着药盘进病房给童知音换药,结果一进去就直接被童知音给打昏。

童知音麻利脱掉护士的衣服换上,刻意在房间停留了几分钟,见时间差不多便端着药盘推开门,若无其事的低着头离开。

“站住。”身后艾克的声音响起。

童知音背一僵,手紧抓着托盘,犹豫着停下来还是撒腿就跑,忽然听见前方大动作的声音响起。

原本要上前盘问她的艾克径自越过她,朝前走去。

童知音一看这么大的阵势就知尊北野来了,忙低头默默退到一侧。

尊北野为首,身侧跟着艾克,身后一群黑西装保镖,画面极为壮观。整层楼的病房全都清场,只有医务人员和侍从在两旁候着。

当尊北野从她面前走过,一阵浓溺的男性龙涎香蔓延鼻尖,让童知音差点破功打喷嚏被识出,好在被她硬生忍住,直至他进入病房消失不见,童知音才一个喷嚏打出来,端着药盘迅速退离。

“噹噹噹!”身后响起一连串噼里啪啦东西砸在地上的金属声,紧接着就是尊北野粗败的怒吼声:“人呢!”

“刚刚护士还进来为童小姐换药……少爷,我立马将童小姐抓回来!”

童知音听着艾克慌忙的声音,狡黠一笑,接着便逃之夭夭…
童知音特意走逃生出入口,因为这是盲口,没有摄像头。

下来的童知音万万没有想到尊北野居然还留了一手,派了一批保镖在下面守着!

昨晚童知音见硬闯行不通,便计划着怎么逃离,却意外发现病房还安装了摄像头。

为了不被发现早上她和护士掉换,特意用布把摄像头全都给包了起来。

童知音原路返回,脱掉护士服扔在走廊垃圾桶内,便佯装成病人进到住院部。

“少爷,在医院里并没有找到童小姐的踪迹。”将整个医院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童知音,艾克姗姗而回。

尊北野搭着二郎腿陷坐在沙发里,慵懒的视线扫着大屏幕上拿着床单艰难遮裹摄像头的童知音。许久,殷红的菲唇才缓缓地勾起:“她既然这么喜欢跑,那就让她跑个够。”

艾克知道尊北野想用童熠辰的案子限制住童知音,可是却隐觉不安:“少爷,我觉得童小姐她做的事总和我们所想的往往相反。”

那女人可狡猾着呢,没点功夫和手段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爬上少爷的床?不仅算计了少爷还把少爷给耍得团团转。

尊北野冷冷的笑了两声:“你觉得她现在还有时间蹦跶吗。”

大半个月都在为她哥哥的事奔波,她哥哥的案子还有两天就要开庭,不乖乖回来求他,还指望谁能帮她?

艾克没有再说话,由昨晚童知音的态度表明,她不可能就这么束手就擒。

……

童知音在医院误打误撞看到了之前跟在黄老二身边做事的下属,满心欢喜跟上去,意外发现了黄老二的病房。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在童知音想上前和那位小弟攀谈几句时,突然,她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

也不知是她目光太过炙热还是驻留太久,站在病房门口的人仿若感应到了般,缓缓抬起头,将视线望向了童知音那处。

顿然,四目相望……

童知音就这么楞站在原地,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般,怎么也迈不动脚。

直至病房门口的人走到她面前,她才知道自己在怎么乔装打扮还是一眼就被相处了十几年的人认出,她并未脱掉口罩,而是沙哑着嗓音问:“他,在里面?”

李管家微微点头:“童小姐你要不要……”

“不需要!”童知音慌乱打断李管家,“不要告诉他说见到过我。算是我对你的请求。”

说着,童知音仓皇转身,没有做任何停留便离去。

李管家盯着童知音落荒而逃的背影,摇着头叹息。

而随着童知音一离去,病房的门被打开,从内走出身穿棕色夹克衫的绝美男人。

“李管家。”性感的声音在寂静的医院走廊响起,使得拐角处的童知音脚一顿,紧接着便是那低低醇厚的熟悉声音响起:“怎么站在这里?”

“哦,没事,就是问了护士几句话。”

男人没有怀疑李管家,并未再追问……
童知音站在拐角处好久好久,直到没有在听到李管家和他的声音,才呆滞地扭头望向尽头那端。

那处,只要少数的病人来回路过,并未再看到熟悉的身影。显然,俩人已经离去。

不知盯着那空荡荡的地方多久,直到双目发酸……童知音才转身离开。

她没有离开医院,而是回了病房。

因为她知道,或许借着尊北野的手见到黄老二,童熠辰的事便会解决的很轻松。

回到病房时,看到尊北野和艾克还在,没有意外,而是极为平静地坐回病床。

艾克看到童知音回来时一脸震惊,万万没有想到好不容易逃出去的童知音居然自投罗网回来了。

不过即便她再怎么逃,他们想找她,不费吹灰之力。

艾克见尊北野没有说话,便识趣退下。

病房只剩下两人,空间冷却般的静……

谁都没有出声,直至尊北野冷漠的视线扫去,见出去一趟回来死气沉沉的童知音,冷笑:“既然知道在怎么跑始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又何必多此一举?”

此时的童知音满脑全是刚刚在下面看到李管家和……他的画面。

下面是黄老二的病房吗?若是,那李管家和他出现在黄老二的病房里,是专门找黄老二,让黄老二松口童熠辰的事吗?还是别的其他事?

童知音不知道,脑子一团乱!

下巴被不知何时走到面前的尊北野粗鲁地捏起,不悦的声音从上而降:“女人,在我面前也敢走神?”

童知音冷着音警告他:“少对我动手动脚!”

“你说什么?”细长的眸危险一眯。


翁止熄痒禁伦短文合集 列车上的小黄说说1000字

“我警告你少对我动手动脚,否则……”话落,童知音一脚踹过去,毫不怜惜踢在尊北野膝盖上。

“该死!”尊北野脸色大变,伸出大掌就要掐她脖子,结果童知音又是一脚过去,趾高气昂:“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这次可不是踢膝盖那么简单了!”

尊北野气的发指:“童知音!”

童知音看他脸色发青,心里贼爽:“我要见黄老二,你什么时候安排我去见他。”

她借着尊北野的手不仅可以救出童熠辰还可以查清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鬼,毕竟黄老二也没有这个闲功夫绕这么一圈把她送上尊北野的床。

“你觉得可能吗?”就她这态度,也想命令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见可以,那什么时候让黄老二松口,放了我哥?”

尊北野笑:“女人,你真以为和我睡了一次,就可以趾高气昂在我面前对我指手画脚?”

提及那晚,童知音眉间染上一抹恶心:“若不是这半月来你在背后搞鬼,我早就见到黄老二,事情早已经解决了!”

“那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对她,他一点也不怜悯!

当初在他面前说看上他,欲情故纵想吸引他的注意,话可是说的天花乱坠。现在呢?呵,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肯不计前嫌!放过我?”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