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白洁和么公l的第三次 老师白妇少洁高义小说全文

清晨,童知音是被那无形压着她的大山给弄醒的。

全身酸痛不已,像是被车碾压过一般,让她使不上一点劲来。

惺忪的眸微睁,入目麦色肌肤和诱人胸肌。

视线还未停留三秒,身边的男人冷冽的双目一睁,如凶猛的豹狮般赫然苏醒。

他速度极快地掐住她脖子,冷声来袭:“你,是谁?”

声音带着晨起的黯哑性感,却也含着渗冷的杀意。

男人腕力极大,童知音被掐得呼吸不畅,因缺氧,脸呈猪肝色,连着额迹的青筋都突起。

挣扎着想说话的童知音当看清男人的脸时,到嘴的话,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般,眼泪毫无征兆地簌簌而流。

滚烫的泪水滑落眼角,掉在男人手背上。

男人见身下的陌生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剑眉陡然一蹙,眉间带着明显的嫌恶:“滚下去!”

“凭什么要滚?该滚的人不应该是你吗?”这个男人又毁了她的人生!

“你说什么?”男人动作一滞,细长的眸底翻滚熊熊焰火:“趁我现在还没有发火之前,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

话落,直接一甩手,毫不怜惜地将童知音甩在地上。

尊北野刚转身要进入浴室,未料被甩在地上的女人突然发了疯般,速极快地一把跳上他背,撕咬他耳朵!

“该死!疯女人,给我快下来!”尊北野愤青,要把她甩下去,未料背上的女人像树袋熊般缠的极紧。

“来人,给我来人!”耳朵快要被那疯女人给咬下来了!

“像你这种肮脏的男人,就应该去死!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她的话里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疯子!”尊北野抓着她的手臂,狠狠地一刮。

赤果着的童知音摔在了地上……

双手撑地刚要站起来,未料摸到了被扔在地板上的衣服,极快地拾起残缺的衣物随意套在身上。

尊北野捂着涔血的耳朵,厉声盘问:“你可知我是谁!”

“呵,你的名声想来也不用我打听,在整个A市也如雷贯耳了把!”童知音讽刺。

“既然知道也敢算计我?”这个女人,竟敢爬上他的床!

“算计你和我睡么?”童知音说的都要恶心到自己了!

她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清白给他?怎会!

尊北野看到她眼底浓浓的不屑和嫌恶,眸一暗:“女人,你可知在我面前说谎的代价是什么?”

“鼎鼎大名尊少的手段,道上有几个不知的?”腿根的阵阵麻疼,无不在提醒着她,昨晚的耻辱,昨晚她的愚蠢……

尊北野笑得有些阴森:“女人,你很有胆量。”

第一次,看到算计了他的人,还能有骨气将理由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在有胆量也没有尊大少胆大,弄死一个人,轻而易举。也是,你是谁?你可是A市只手遮天的风云人物!”

尊北野阴涔涔的。

她的话,无不在讽刺着他!
“我很想问问,在尊大少手中死去的孤魂,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了把?”她的眼神里,对他充斥着仇恨!

尊北野狭长的眸微眯,眼底蕴含层层晦暗。

“所以,你现在可要好好的看清楚把你睡了的女人长什么样。”对上他的眼,她浓密的睫羽轻挥,嘴角漾着不知名的笑。

因为很快他就要下地狱!所以,好好的睁眼看看这世界最后一眼把!

“承认了?”他的眼底卷起杀意!

“是啊,承认——”【想杀你!】

她速度极快的伸手探过去,刚碰触到他脸,男人反应极为敏捷,一把扼住她手腕,用力一扭!

只听空中响起关节“嘎吱”声,手腕直接被扭伤!

童知音脸色霎间发白,可是却也因此借着空档,将戒指内藏着的银针猛地刺进了他脖颈。

尊北野脖间一痛,伸手摸向脖子。

恍若意料到什么,陡然目眦尽裂,大掌伸向她,要掐她脖子!

未料视线出现重影,下一秒,眼帘一黑,“砰”地一声,沉重的巨身倒在地上,彻底昏了过去。

尊北野一昏,童知音毫不犹豫提起脚狠狠地在他脸上踹了几脚。

男人没有反应……

“这戒指里的麻醉量十头牛都能被放倒,我还就不信你比十头牛还有能耐。”攥起放一侧的鞋,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掴在他脸上!

没有几下,男人俊脸瞬时红肿,印着显目的鞋印。

“这脸印上梅花,不说,倒还真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点石成金了。”她低低的笑着:“毕竟,敢在A市太岁爷头上动土的人,除了我童知音,找不出第二个来——”

话落,童知音又一耳光过去,像是打猪一样,没有一点怜惜。

乘他现在漏单,保镖还未找来,想神不知鬼不觉解决掉他,未料门口大动作响起……

童知音眸一暗:“就先把你这条狗命放了!”

在井然有序的保镖进来之前,童知音完美的躲进了卫生间,成功躲过尊北野的人耳目。

……

八星级皇宫酒店,总统豪华套房,镶金墙壁、顶级装潢、一流名画依次挂满。

尊北野身着暗红色浴袍陷坐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迤逦窗幔放下,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无尽恐怖笼罩,看不清他神色,阴森气息从他周身散出,弥漫整个房间。

空间静得诡谲,整整两个小时,跪在地上的保镖不敢出一声。

“少爷,监控中这位小姐并未入住酒店,资料根本无从查起……”英国管家艾克姗姗而来,站在尊北野身侧如实禀告。

“嘭呲!”手中琉璃高跟酒杯粉碎,殷红液体顺着白皙指尖嘀嗒掉在羊毛地毯上,画面奢靡。

保镖纷纷吸气,连常年跟在尊北野身边的艾克都察觉到从不轻易动怒的少爷生气了!

究竟是哪个找死的女人敢把少爷脸打成那样?

“给我查!掘地三尺也要将那个女人给我挖出来!”帧帧魔音恍若从十八层地狱盘旋,阴森地响荡偌大的酒店。
从药店出来的童知音接到了童熠辰还被困在高利贷那里的电话:“那你就叫童熠辰去死!他死了我也不用在担心他以后还会再来祸害我!”

撂下狠话,童知音便挂断电话,蹲在路边。

手机嗯嗯的再次震动,童知音甩手一把扔进垃圾桶!

不知蹲了多久,心情慢慢平静下来的童知音才把买的避孕药撕开,塞进嘴里干咽下去。

没有水,满嘴药味苦涩蔓延,尤其心脏那处……
白洁和么公l的第三次 老师白妇少洁高义小说全文

童知音将手中的药盒扔进垃圾桶,见垃圾桶里的手机还锲而不舍亮着屏幕响着,拾起接听:“童熠辰在哪?黄老二,你若要是在使诈,可不要怪我撕破脸皮,大不了玉石俱焚,一起下地狱。”

挂断后,收到高利贷黄老二给的准确地址短信,接着便马不停蹄赶了过去。

当进到旅馆,看到童熠辰和他跟班奉千弦两人坐在沙发上,吃着西域紫葡萄悠哉打着游戏不见黄老二时,童知音气得七窍生烟。

心口淤着一口血,走过去一脚狠狠地踹在他小腿肚上。

“嗷,童知音你谋杀亲哥啊!”童熠辰抱膝嚎叫。

一侧的奉千弦见童知音火气冲冲,做贼心虚般默默退下。

毕竟昨晚的事,他也有参与……

“童熠辰,你是不是想要玩死我,你才甘心?”童知音见他安然无恙,心落下,可是却红了眼眶。

童熠辰一听,有些不悦了:“这话可说得难听了啊。”

他不过就是和黄老二打赌,看她听到他被高利贷扣住会不会来救他而已。虽然知道她有夜盲症晚上鲜少出来,但是有他在,谁敢动她?

“所以说,那件事你是知情的?”不顾手腕的痛,拿起桌上的葡萄对着童熠辰一通乱打。

“童知音你疯了?”

“是!我疯了——我疯了才会为你这一无是处的人渣跑东跑西!”

“童熠辰,我对你很失望。我一直以为你就是玩心大点,不管你在外面和你那群狐朋狗友怎么乱来都不会将主意打在我头上。可是我错了,因为你畜生都不如,连你亲妹妹都不放过!”童知音泣不成声:“以后,我再也不会管你的事!童熠辰你自由了,再也不会有人管着你,限制你!”

童熠辰心咯噔一跳,感觉不对劲。

忙起身,追上童知音询问:“怎么了?你,发生了什么事?”

童知音对童熠辰心灰意冷。

童熠辰慌了,俩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他以前即便做错事,童知音最多骂他吼他打他。今日却很不对劲,因为童知音居然哭了!

“童知音我问你话呢!”他一米八六的大个堵住童知音的去路:“是不是黄老二抹黑我,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他一直知道黄老二有童知音的手机号码,昨晚他狠狠的敲了黄老二一笔,指不定他在童知音面前说了他什么。

而且他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但凡知道他的人,都知道谁是他的底线,所以黄老二是不敢碰童知音的!

因为只要敢触及他的雷区,他会让那人死得很惨!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