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abo车深度标记塞东西

“姜女士,请问你之前的未婚夫扭头和你妹妹订婚了,这件事你怎么看呢?”

下一秒,姜莹莹就被淹没在了记者的话筒里。

“是啊姜女士,难道之前的订婚只是个乌龙,墨离先生对你妹妹的感情才是真的么?”

“姜女士,您对于出席前未婚夫的订婚典礼,有什么感想吗?”

“是啊姜女士,您怎么不说话呢?”

而在慌乱中,一个大手拉起了姜莹莹就往殿堂外跑了出去,坐上了路边的小轿车。

“左阳,谢谢。”

虽然姜莹莹什么也没解释跑了出来,但姜莹莹知道,明日江城最大的头条就会是她了。

“他都和哪个女人订婚了,你还不肯跟我走么?”

左阳这会儿一脸的着急,看姜莹莹没有说话,左阳就已经知道她什么意思了。

左阳知道姜莹莹性子倔,没有再多劝什么,而是把他新的号码存到了姜莹莹手机上。

“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你一个人在墨家注意安全。”

说完,左阳轻轻叹了口气,让司机把姜莹莹送回了墨家。

这个傻女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江城喜欢她姜莹莹的不止墨离一个啊。

等姜莹莹回到墨家,订婚宴已经结束了,而墨离这会儿正和姜瑶正在一楼大厅浓情蜜意的有说有笑着。

不想污染了自己的眼睛,姜莹莹就直接上楼去了。

“墨离,其实我这会儿还好好的,不需要非拿姐姐的心脏……”

姜瑶又在不经意间提起了这件事,一副善良的样子。

“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听着墨离的保证,姜瑶瞬间觉得放心了不少。

姜莹莹要怪,就怪自己吧,谁让墨离喜欢她呢,谁让她喜欢墨离呢,谁让姜莹莹心不够狠呢!

第二天一大早,墨离捏着报纸就皱了皱眉头。

“墨离订婚现场,前未婚妻公然和左阳秀恩爱,手牵手离开现场,疑似墨离被分手?”

看到这条标题,墨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这下好了,整座姜城的人都知道他戴绿帽子了!

下一秒,报纸就被揉碎在了墨离的手里。

姜莹莹前两天演的戏码不错,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自己以为冤枉了她呢!

墨离咬咬牙,起身直接走到了姜莹莹的房间里。

而这会儿,姜莹莹才刚刚睡醒。

在墨离进门的一瞬间,姜莹莹就觉得从墨离的眼底露出一抹冰冷来。

把检查报告单,一把甩在了姜莹莹的脸上。

姜莹莹立马就呆住了,心脏病?

“瑶瑶有心脏病,你知道么。”

姜莹莹摇摇头,不是从小到大一直好好的么,怎么会……

下一秒,墨离的冷笑声就传到了姜莹莹的耳朵里。

真是可笑,她不想把心脏给姜瑶,自然会说不知道姜瑶有心脏病。

“已经查过了,和瑶瑶最匹配的心脏是你的,你害的瑶瑶流产,这颗心脏就当你的补偿吧。”

“可我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啊……”

姜莹莹皱着眉头。

“近亲不能移植心脏你不知道么?”
说完,墨离就摔门而出,他得不到的,就毁了她!

而姜莹莹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床上,姜瑶得了心脏病?还要挖她的心脏?

看来这一出,又是姜瑶的戏码,不去娱乐圈拿个金马影后真是可惜了一个人才啊。

下一秒,姜莹莹就拿出手机给左阳发了条短信。

“左阳,救我……”

左阳看见短信立马就开车到了墨家,而这会儿,姜莹莹正瑟瑟发抖的蜷缩在一楼的沙发上。

头顶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吊灯,整个墨家都是墨离按她最喜欢的风格装修的,而现在,墨家对姜莹莹来说就像烈狱一样,姜莹莹下意识的,只想逃。

旁边的姜瑶和墨离一副浓情蜜意的,根本顾不上姜莹莹怎么样,而看见左阳进来的一瞬间,墨离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姜莹莹,你胆子真够大的,养的野男人都跑家里来了。”墨离没好气儿的看着左阳。

左阳也不啰嗦,“我这个野男人今天是来带莹莹走的,你开个条件吧。”

“左少就这么喜欢玩儿别人玩儿过的破鞋么?”墨离的脸上略挂着一丝讽刺。

“把左家给我。”

墨离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呵,他倒要让姜莹莹看看,这个男人爱她究竟有没有那么深!

下一秒,墨离看左阳恨不得掐死他的样子,就立马爽朗的笑了起来。

“开个玩笑而已,姜莹莹的心脏和瑶瑶最配,区区一个左家就想来换瑶瑶的命,不过在左少的心里,似乎姜莹莹没有左家的财产重要啊。”

说着,墨离就略带讽刺的看了一眼姜莹莹,这是她背叛他的代价,是她自找的!

而左阳却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墨离这是,想要姜莹莹的命么!

“瑶瑶的心脏病,做手术已经迫在眉睫了。”

墨离一脸冷漠的看着左阳,又冷冷的看了一眼姜莹莹。

“姜瑶有心脏病?”左阳也皱了皱眉头。

明明一直身体不太舒服的是姜莹莹才对啊!

当左阳的眼睛扫过姜瑶的时候,她突然就一副害怕的模样立马缩在了墨离的怀里。

“我没……我没有心脏病……我没有……”

而墨离这会儿更为生气,“左阳,墨家不欢迎你!”

“墨离,如果能选择,我宁愿从不认识你……”

姜莹莹的眼角噙着泪花,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误会,这是多么难受啊。

难受的痛彻心扉,姜莹莹觉得墨离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化作了利箭,不停的刺中了她的心脏……

墨离冷笑,然后立马又拽着姜莹莹上楼了。

到房间里,墨离顺手就把门给关上,狠狠地把姜莹莹给扔到了床上。

而姜莹莹脸色煞白,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

一想到这个女人和其他男人做着同样的事情,墨离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要气炸了。

是,他在吃醋,明明他快要把姜莹莹捧上了天,可这个女人却要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厮混!
而楼下,左阳并没有离开,听着楼上传来姜莹莹一阵阵的歇斯底里的声音,左阳却也只能紧紧握着拳头。

不爱她,却非要这么折磨她!

姜瑶却一副惬意的躺在了沙发上。

“可惜了,你的这一片真心啊,人家根本看不到,宁可留下来任凭墨离折磨啊……”

姜瑶的脸上多出了一抹嘲笑来。

姜莹莹哪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能让江城两大公子哥都争相喜欢。

“姜瑶,你这么做对得起姜家么,要是没有姜家,你这会儿还是个孤儿院的无名氏!”

姜瑶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哼,谁让墨离喜欢她呢,谁让我喜欢墨离呢。”

“所以你就陷害姜莹莹,撺掇墨离收购姜氏,姜伯父已经得心脏病了,受不起刺激!”

左阳的眼里燃起一丝怒火来。

“左阳,你在这儿忿忿不平,你听听楼上的声音,说不定姜莹莹这会儿正在享受着呢。”

而左阳的眼里,在下一秒就闪过一丝嘲讽来。

“你明知道墨离喜欢莹莹,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就这么开心么?”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abo车深度标记塞东西

下一秒,姜瑶就把拳头给捏了起来,她恨,她怎么能不恨!

她恨姜莹莹恨得要死,凭什么她从小处处比她高一等,凭什么她就能霸占着墨离的心!

二楼,房间里。

“你说,哪个男人怎么会来!”墨离狠狠地把姜莹莹按在了床上,发泄着他的满腔怒火。

姜瑶靠着沙发一脸怯意的模样,说出来的话也是云淡风轻的。

“难道要我在墨家等死么?”姜莹莹苦笑,一张惨白的小脸看起来有些瘆人。

墨离穿好衣服,丢在姜莹莹身上一张邀请函。

“今天晚上江城的慈善晚会,你收拾收拾和我一块儿去。”

“墨先生,您带着未婚妻不是更好么。”

姜莹莹的脸上不见任何表情,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她!

墨离却冷冷一笑,“瑶瑶她刚做了手术需要休养,参加这种场合会容易累的。”

姜莹莹一咬牙,呵,她刚做了手术就大出血进医院了。

墨离对姜瑶还真是体贴的很啊。

入夜,会场一片灯红酒绿,姜莹莹以前最喜欢挽着墨离的胳膊出入这种场合。

仿佛可以向所有人昭告这个男人是她的。

而现在,姜莹莹一身简单的白色小礼服,却也只能拖着一具破败的身子硬着头皮跟在墨离的身后。

“姜家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啊!”

跟墨离说话的这个男人姜莹莹认得,之前和姜氏集团有过合作。

“墨先生,久仰大名啊!”

男人跟姜莹莹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举着酒杯想要攀上墨离。

毕竟墨家的实力,在整个帝国都没人能撼动,如果能攀上墨家,那他的身价也就会跟着翻倍了!

墨离看着男人的眼睛不停的在姜莹莹的身上打转,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冷冷的“嗯”了一声,墨离拉着姜莹莹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姜莹莹,今日故意穿了白色的小礼服,是准备继续扮演乖乖女的形象么,不过你眼光也太差了,那种油腻的大叔也能看上!”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