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了 穿越当天龙八部乔峰日众女

江御沉单手揣在口袋里,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拳,竟然没有丝毫的闪躲。

“现在后悔有什么用?这女人,注定不是你陆宸的……”

陆宸狠狠落下一拳,脸色阴沉,被江御沉刺激的不轻,抡起拳头接连不断的砸在他的身上。

慕溪望着江御沉面无表情的模样,心底滋生出一股难以言语的恐慌……

果然,不到一分钟。

几个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出现在视野内,直接以蓄意伤人罪名将陆宸逮捕,陆宸被戴上手铐,双手背在背后,俊彦紧贴着墙壁,半张脸被挤压的变了形……

“陆宸……”慕溪惊恐的丢了手袋,担忧地上前,却在即将触碰到陆宸时,被江御沉一把扼住了手腕。

“怎么,你心疼了?”江御沉冷冷得睨着她的脸,眼底的担忧像是迎面给了他一记耳光:“他动手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心疼?”

“放手!”慕溪拼命的挣扎,无果,扬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江御沉,你真的无药可救了!”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酒店走廊。

江御沉的俊彦被打偏到了一侧,脸上火辣辣的刺痛,男人猩红的眼底浮现一抹阴鸷,犹如暴风骤雨来临的前夕。

昨天当他回到别墅的时候,童婶告诉他,慕溪一直在楼上休息,他起初真的相信了。

直到下属传来消息,说在机场看到慕溪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如果不是他赶到及时,或许她此刻已经和陆宸私奔,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扣着她手腕力度猝然加重,慕溪疼得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小溪!”陆宸被压制,但他更加担心慕溪,咬牙切齿道:“江御沉,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你放了小溪!如果你敢伤害小溪,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自量力。”江御沉冷笑一声,侧头看向警员:“张警员,你听到了吧?陆宸贼心不死,你帮我再记他一条恐吓罪!”

慕溪和陆宸到现在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江御沉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激怒陆宸,然后在陆宸动手打他之后,警员顺理成章的出现,将陆宸逮捕。

这一切都是江御沉布的局!

“江御沉,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就不相信你永远都这么高高在上,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欠我的和欠小溪的,一起拿回来!”

“对不起,陆宸,是我害了你……”

“别哭,小溪别哭,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陆宸大口喘息着,一边安慰慕溪,慕溪的眼泪反而更加汹涌。

江御沉瞥了警员一眼:“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警员得到吩咐,颔首:“把他带回警局,协助调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陆宸的身影在慕溪的眼底逐渐变成一个黑点,最终消失不见……

慕溪失声痛哭,江御沉心口猛地窜起一股无名火,拽着慕溪往房间里而去:“慕溪,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天没有放你走,你就休想给我戴绿帽……”

空气中有片刻的沉默,沉默之后,慕溪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指着自己的心脏:“那你最好速度弄死我,否则,我会每天给你戴绿帽,直到我死!”

笑声落在江御沉的耳朵里,刺耳且讥诮。
“你——”江御沉猛地卡住她纤细的脖颈,将她压在墙壁上,怒意瞬间爆棚:“好,好的很,慕溪,记住了,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话落,江御沉一把将她扛起来,丢进了柔软的大床上,身体被抛空,男人高大的身影骤然覆盖上来。

“不要……”慕溪惊慌地推拒:“江御沉,你想干什么?”

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但江御沉充耳未闻,反而将她的手固定在她头顶,低头狠狠覆盖上她的唇:“你说我要干什么?”

“唔唔……”慕溪害怕的浑身哆嗦,可江御沉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犹如一头蛮横的野兽。

唇瓣被啃咬的鲜血淋漓,她痛苦的喊道:“别碰我,江御沉,你走开……”

“那你要谁?陆宸么?”江御沉眼底只剩下滔天的愤怒……

“我求你,江御沉,求求你,不要……”

求饶的话还在喉咙里打转,话音却戛然而止,眼泪顺着眼角往下话滑落,慕溪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当初被江御沉赶出家门的画面……

一幕幕回忆在眼前交织,慕溪如坠深渊,浑身冰冷瑟瑟发抖,她想要求助,却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好像怎么都逃不出去……

江御沉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慕溪尝到了咸湿的味道,却不知道究竟是他的汗水还是自己的泪水。

她终于停止了反抗。

静静地望着头顶洁白的天花板,眸中的惊恐也渐渐消散,麻木地像是一尊雕塑,毫无表情和反应……

江御沉情绪被愤怒左右,直到慕溪昏了过去,他才勉强恢复了些许理智,直接将她打横抱起,一路回了别墅。

丢进卧室,他连看也没有多看她一眼,吩咐童婶叫来医生给她检查,然后外出了……

晨起,静谧。

他一脚将油门直踩到底,疯狂地在马路上飙车疾行。

慕溪的抗拒,对他的厌恶,此刻恍然变成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扎进他的心脏,慕溪,慕溪……她真的以为他恨她么?不,他不是恨,是爱。

或许,慕溪早就不记得了。

但他还记得。

慕溪离开孤儿院以后,当了一名护士,有一年江城地震,他和一个小女孩被困在地下,那几乎是他唯一一次好心,救了那个小女孩,自己却被掉下来的货架砸伤,失血过多……

他被送去的医院,恰好是慕溪工作的医院。

彼时,他满脸是血,脏兮兮的,偏偏赶上医院里没有适合他的血液,要从附近的医院调取,但是时间来不及了,她连他是谁都没问,直接告诉医生她的血型匹配。

那个傻丫头,给他捐献了八百cc的血液,为了不被医生发现她捐献过多,趁着医生不注意自己给自己抽血……

当他后来知道是她救了自己的时候,她患上了贫血的毛病,直到今天,他也始终记得他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苍白着小脸,瘦弱的像是一只小猫,局促无措地拧着手指……

砰。

突然,侧面路口撞过来一辆黑色小货车。
刺目的光线在眼前一晃而过。

耳畔蓦地闪过一声巨响,在他猛打方向盘的同时,车子不受控地撞到了道路尽头的大树上,江御沉脑袋撞到了方向盘,安全气囊迅速弹出来,她整个人又被反弹回去……

虚眯着眼,他像是回到新婚那夜,他看到了慕溪在跟他招手。

“江御沉,我们结婚了……”

薄唇勾起一抹低笑,江御沉失去了意识。

——

就在江御沉车祸的那一刻,别墅里,慕溪也缓缓转醒,她看到熟悉的环境,赤脚踩在地板上,窗外的月亮那么圆,又那么远……

陆宸被江御沉害得进了监狱。

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如果她不在了,是不是这些噩梦就会结束了?

进了浴室。

冰冷刺骨的水从头顶浇灌而下,她身上遍布青紫的淤痕,一直从脖颈蔓延到了更隐蔽的反常……

她机械地摩挲着这些痕迹,用力、再用力,直到肌肤被搓红,那些斑驳的血痕交错,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扣掉了一层皮肉,看着便让人头皮发麻。

最后,她累了,真的很累很累了。

躺在浴缸里,机械地像个没有生机的布娃娃。

——

江御沉动完手术出来,表情也很虚弱,他通知了助理将他出车祸的消息封锁,坚决不能让这件事影响到公司。

坐在床沿良久,胸口缠着厚重的绷带,一块玻璃扎进他胸口,鲜血淋漓……

“江先生,消息已经封锁了,但是早上江太太来找过我,问苏小姐的事……”助理毕恭毕敬地报告道。

苏薇薇爆出那些大尺度的视频和丑闻,基本上整个人就废了,而且她还被媒体抹黑,说成了有艾滋病。

如今苏薇薇的父亲也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停职接受检查,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宋冉担心苏薇薇艾滋病是真的,而且她如今无权无势了,宋冉关心江御沉的身体,迫不及待想要再给江御沉找个更有权势的大家闺秀结婚。

江御沉抚了抚额角。

宋冉很多时候已经不喜欢在江御沉面前装大度了,自从慕溪走后,她嘴边嘀咕的都是让江御沉尽快和苏薇薇结婚。

江御沉缓缓笑了,笑自己当年的痴傻。

“江先生?”见江御沉在笑,助理一阵胆寒。

“没什么,她想知道什么,你就如实告诉她。”江御沉笑着笑着,忽然又想到了慕溪,她现在在做什么?

一定很恨自己吧。
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了 穿越当天龙八部乔峰日众女

那么讨厌他,他还强迫了她……

还有她在他身下的那个眼神,空洞的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一切都超脱了,莫名地让他有一丝恐慌。

明明他是想要对她好的……

突然,心口蓦然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了进去,单手捂着胸口,江御沉疼得直不起腰来。

“江先生?”助理不安地上前扶他:“是不是扯到伤口了?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不必了。”江御沉摇了摇头,此刻,他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童婶打过来的,左眼皮也蓦地狠狠跳动了下,有一阵不祥的预感在心底滋生……

助理不知道童婶在电话那端说了什么,然后,他看到江御沉像是傻了一样呆坐在那里。

搭在腿上的大掌狠狠掐了一把大腿,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病房里的气氛凝重的犹如窒息。

“啪嗒”。

江御沉手一滑,手机掉在了地上,可江御沉却恍若未见,接过搭在一旁的外套,风一样冲出了病房。

“江先生你现在还受着伤,医生说不能出院,江……”助理紧跟其后,他出病房的那一瞬,江御沉已经彻底消失在眼帘。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