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岳扒开让我添下面_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江御沉望着两人你侬我侬,眼底杀气更重。

“好!好得很!你们这是坚定要当一对恩爱夫妻了?”

“江御沉,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再回头了,你就算强迫我跟你回去又有什么用呢?”慕溪茫然地望着他,恳求道:“你放了我和陆宸吧,我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感激?我他妈要的是你的感激?”江御沉阴鸷地冷笑着。

嗜血的杀气一闪而过。

跟在她身后的保镖,突然将大厅里所有的东西系数砸烂,转眼间一片狼藉,就连宾客们都吓傻了,在一片尖叫声中,江御沉把现场所有人都赶走了。

“就算没有宾客和祝福,我们也不会退缩的!”慕溪咬牙切齿。

然而下一瞬,突然保镖又冲了上来,拽开慕溪和陆宸,陆宸被保镖一拳砸向腹部,他蹙眉隐忍,几乎直不起腰,额头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

“不要,陆宸!”慕溪心慌:“江御沉,你这个禽兽,你不要伤害她……”

“我打他,你心疼了是不是?”江御沉冷笑着,却又是一脚踹向他的胸口:“那你就好好记住,就算你是我不要的人,一辈子也只能是我的人!”

“噗……”

陆宸被踹趴在地上,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疼痛着。

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艰难地望着江御沉:“我不会放开慕溪的,绝对不会……啊!”

五指,被人重重地踩上去,狠狠碾压,像是每一块骨头都要碎裂,慕溪彻底呼吸乱了,拼命地想要扑过去,恨不得代替陆宸承受这一切,可是她手脚都被江御沉禁锢着。

“放开我,江御沉,我恨你!我恨你!陆宸,不要伤害他……”泪如雨下,慕溪眼睛通红,大脑一片充血,陆宸被伤害的画面不停在她眼前被放大。

江御沉紧紧抱着慕溪:“你曾经不是说那么喜欢我么?短短两年,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慕溪,跟我走,我就放了他。”

“啊——”慕溪像是被拉满的弓,下一瞬就会爆裂,她恶狠狠地望着江御沉:“不!我绝不跟你走!如果陆宸死了,我跟他一起死!要我跟你走,我做不到!”

流掉的孩子,断指的噩梦,被流氓盯上的无助……

她宁死也不想再重蹈覆辙。

江御沉眼底的温度一寸寸凉下来,粗粝的指腹在她的小脸上摩挲,被他抚摸过一寸,慕溪就觉得自己被一条毒蛇缠上了:“慕溪,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真的很会惹我生气?”

“我……”

“你们都出去!”江御沉突然一声令下,只留下陆宸在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吐血,临走前还被绑住了手脚,丝毫不能动弹,只能拿凶狠的眼神瞪着江御沉。

慕溪隐约察觉到什么,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江御沉,你别乱来,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

“嘘。”江御沉大掌落向她的脖颈,细腻的肌肤,如丝绸般滑腻。

即便错过了两年,江御沉还是不愿意放她走。

哪怕余生互相厌恶,他也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开她。

身体被压弯成一道诡异的曲线,慕溪被抵在一张圆桌上,男人的大掌逐渐落向她的衣襟,慕溪一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不要!江御沉我求你不要……
裂帛声起,江御沉毫无犹豫。

陆宸也已经双眸赤红:“江御沉,你放开小溪!你这个禽兽!禽兽!”

慕溪内心的防线刹那间崩溃,那些噩梦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荡:“你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是么?”江御沉冷笑着继续深入:“你舍得你的陆公子么?”

慕溪头皮一阵发麻,在抵触到异物的那一瞬,想也不想张嘴冲着舌头咬了下去,江御沉脸色微变,猛地扼住她的下巴逼她张着嘴。

慕溪一口死死咬在他的户口上,鲜血顺着下颌往下滑落……

一股腥甜的味道在鼻息间弥漫。

她瞪着他,眼底藏着憎恨。

江御沉吃痛蹙眉,将她丢在地上,虎口鲜血淋淋,深可见肉,足以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就这么恨他么?薄唇勾起一抹冷厉的笑,继而阴沉道:“算你狠!”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慕溪身上,蛮横地将她打横扛在肩头往外走,慕溪推拒,却换来男人一句狠戾的威胁:“想死就尽快死,死了我在慢慢弄死陆家全家给你陪葬。”

慕溪挣扎的动作慢慢僵下来,在视野里看着陆宸越来越远。

陆宸无力地吐出一大口血,昏了过去……

慕溪心口一痛,也跟着陷入了昏迷。

她身上有很多细细密密的口子。

都是刚才挣扎中被划破的,江御沉低咳两声,强行带慕溪上了飞机,五指拨开她额前的碎发,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疤痕映入眼帘。

据说,这是她被混混盯上时,宁死不屈,撞向墙壁留下来的疤。

指腹在她脸颊摩挲。

慕溪,你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乖一点呢?

江御沉抱着慕溪回别墅,童婶第一次看江御沉这么关心一个女孩子,还特意请来了家庭医生给她治疗,挂上水,家庭医生战战兢兢道:“江先生,慕小姐体虚,情绪也不太稳,最近最好不要刺激她。”

“我知道了。”江御沉说着,又咳嗽了两声。

得知慕溪要和陆宸结婚,他便匆忙布局弄垮陆家,最近也没有好好休息,此刻有轻微头重脚轻,医生见状提议:“江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您检查一下?”

“不必了,你好好照顾她。”江御沉声音冷鹜:“我要她完完整整的,没有任何伤口。”

“是。”

……

慕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再挂水了。

窗外迷离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泻在床单上,她只觉得腰间被什么东西箍着,低头细看,竟然是江御沉双手缠在她腰间,她的后背紧贴在男人胸膛。

茫然地望着窗外,有一瞬间的恍然。

她掰开他的手臂下床。

江御沉迷迷糊糊的察觉到慕溪的动作,但喉咙干涩,视线也不太清明:“你醒了?楼下童婶应该熬了粥,我让她拿给你。”说着,便撑起双臂想坐起来,起身那一瞬,眼前又是一黑。

慕溪看也没多看江御沉一眼。

在她眼底,他自作自受,死了……也是活该。

是的吧,他活该。
明明她的幸福唾手可得,他偏偏要横插一脚,破坏她和陆宸,也不知道陆宸现在怎么样了?江御沉昏了过去,慕溪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偷偷在他的西裤口袋里找到了手机。

手机有密码,她拿他的指纹解了锁,想要拨陆宸的电话,手指堪堪在屏幕上挪动,动作却又僵住。

捂着嘴,她靠在墙角,又无力地往下滑。

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和陆宸通话?

一切因她而起。

慕溪头重脚轻地下了楼,童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慕小姐,你起来了?我给您熬了小米粥……”

“谢谢。”慕溪坐在餐桌前,安安静静地用餐。
岳扒开让我添下面_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童婶不太放心的往楼上望了几眼:“江先生还没起床么?”

“应该吧。”慕溪面无表情地说着,童婶饶是想上楼去看看,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心想着可能江御沉最近太过忙碌,就让他好好地休息一番。

江御沉这一睡就睡了一整天,童婶偶尔和慕溪搭话:“我虽然是江先生这两年才聘请的,但我能感觉到江先生是真的喜欢你,他经常一个人坐在那边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睡着了,一觉醒来就会叫你的名字。”

“……”慕溪依旧没什么表情,望着远方发呆。

童婶叹了口气,又继续说:“我曾问他,慕溪是谁,江先生只说是一个他弄丢了的人,如今慕小姐您回来了,江先生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好么?

当着她的婚礼把她抢走,当着未婚夫的面强迫她。

这叫很好么?

慕溪轻笑了声,示意自己累了,她上楼的时候,江御沉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略有苍白,额头伸出细密的汗珠,她走过去瞧了一眼,浑身滚烫。

江御沉发烧了,而且烧得不轻。

是不是他死了,她就可以重新回到陆宸的身边?

他睡得很熟。

慕溪拿起了一旁的软枕,双手颤抖放在江御沉的脸上,缓缓往下用力,将他所有的呼吸都堵住,时间过得很快,又像是过得很慢,她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叩叩叩。

突然,敲门声响起,慕溪手下一抖,手中的枕头也掉在了地上。

“什……什么事?”慕溪略带哆嗦的声音响起。

童婶站在门口,不明所以:“慕小姐,家庭医生来了电话,问您如今病情好转了么?需不需要继续挂水……”

“我很好,叫他不用来了。”慕溪恢复了些许镇定,将枕头捡起来放回一旁,然后若无其事地说:“我很困,晚餐不用叫我了。”

“好的。”童婶不疑有他:“那江先生……”

“他也很困。”

“哦,那你们好好休息。”童婶嘴里嘀咕了句奇怪,江御沉的身体向来很好,每天早上都会起来锻炼,很少会这样一直睡一整天的。

童婶离开后,没有人再打扰,慕溪将江御沉的手机关了机,她侧身躺在他身边。

白皙的手指在他脸上细细描摹,如果是两年前,她能这样躺在他的身边,她一定很高兴,可是现在,她只剩下满满的抗拒,收回手,没再多想,她背对着他入眠。

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他的体温越来越高。

就像是源源不断的火炉,传递给她热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