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山村翁熄粗大乱怀孕刘雪 娇妻在别人胯下呻呤共8章

“回到我身边。”江御沉听着她面前,修长的五指摩挲着她微红的脸颊,因为被冷水洗过,带着一丝寒气,他细细摩挲:“阔别两年,我发现我还是最忘不了你,忘不了你在我床上绽放的样子,所以,我后悔了。”

“你滚开!”慕溪被恶心得胃里一阵翻涌,伸出双手用力地推了他一掌:“你一句后悔,就要颠覆我两年的付出?江御沉,你已经有苏薇薇了,你放过我吧!”

江御沉一时不察,被推得往后趔趄两步:“我会和苏薇薇取消订婚……”

“你以为一句取消订婚就能弥补我过去的一切么?”慕溪指着自己的心脏:“这里,曾经为你撕心裂肺的疼,为了这段婚姻,我赔上一个肾、一只手,换来的代价是我被你抛弃,是大雨里被你赶出家门,是差点被人轮,是好几次的死里逃生!江御沉,我们回不去了,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回头。”

长长的一段话,让江御沉身躯猛然一震,瞳孔也下意识地紧缩:“怎么可能?我给了你两千万,就算离婚,你也可以过得很好……”

“这就是你所谓的很好么?”慕溪猛地取下右手的白色手套,无名指是一种特别诡异的形状,横陈在江御沉面前。

江御沉呼吸几乎骤然停顿,难以置信地望着扭曲的手指。

当初,离婚的那一夜,他也曾在她的手指上看到过这样的形状,但他以为那只是扭伤,很快就能康复,却没想到两年过去成了顽疾,难以根除。

良久,他才重新开口,嗓音沙哑,像是喉咙里堵着一块海绵:“你说被人轮.奸,死里逃生,是怎么回事?”

“就在你把我赶出来的那一晚,其他的情况,有多恶劣你就可以自动脑补多恶劣,我不想再跟你继续谈下去。”慕溪挣扎着,推开江御沉,转身想走。

手腕猝然被他扼住。

江御沉将她拽回自己怀里,眼底藏着化不开的情潮,声音低哑:“就当是我欠了你,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可以把这一切都补偿给你,就当做……”

啪!

突来的一巴掌,狠狠甩到了江御沉的脸上。

江御沉的脸被打偏在一侧,足以见慕溪用了多大的力度。

她痴痴傻傻地笑,笑得讽刺。

“江御沉,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开来看一看,究竟是不是黑色的?我想,没有哪个女人在遭遇这一切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回到你身边,如果能,那么记住,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你,和你同归于尽。”

江御沉舌尖抵到唇角,隐隐能尝到腥甜的气息:“你就真的这么恨我?”

“不是很,而是无谓,无谓在为你这样一个不值得的人,浪费不值得的感情。”

“原来……我只是你眼中不值得的人。”江御沉眸中掠过一抹锋芒,大掌猝然扣着慕溪的后脑勺,俯下身,狠狠地吻了上去。

唇舌霸道地在她口腔里作乱。

一股铁锈味在鼻息间弥漫,慕溪拼命地挣扎:“放开我……唔……”

可是,男女天生力量悬殊,不管她怎么做,都于事无补。

此刻,洗手间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叩叩叩。”
“小溪?小溪你在不在里面?”陆宸在楼下久等不到慕溪,便去洗手间查看,还特意请了一位女顾客帮她检查了洗手间,但依旧没有找到慕溪。

此刻有人提醒他可以上楼来看看。

“唔……”慕溪嘴里发出呜咽声,小手伸向门口的方向。

陆宸。

救我,陆宸……

像是听到了慕溪的求救声,陆宸脸色一沉,也顾不得太多,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大门,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惊……

只见慕溪被江御沉紧紧抱在怀中,以一种强迫的姿势吻着她。

一股难以言喻的无名火涌上心头,陆宸眼帘幽深,狠狠地冲了过来,挥拳砸向江御沉:“禽兽,你放开小溪!”

为了避开这一拳,江御沉被迫松开了慕溪,两人分开时,唇齿间还夹杂着一根银线,上面染着猩红的血,江御沉后退两步,抵在洗手台上,指腹摩挲着唇瓣。

刚才是在接吻的时候,慕溪咬破了他的嘴唇。

血色弥漫。

他骨子里的兽性却被激发。

陆宸紧抱着慕溪,大掌落在她的后背,一点点给她安抚的力量:“乖,没事了,我在这里,已经平安了。”

“呜呜……”慕溪靠在陆宸的怀里,小手紧攥着他的衣摆:“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我现在就带你走。”陆宸狠狠地瞪了一眼江御沉。
山村翁熄粗大乱怀孕刘雪 娇妻在别人胯下呻呤共8章

虽然很想再教训江御沉一顿,但他更清楚,慕溪现在对这种事特别抗拒,因为两年前差点被那群混混强迫,她不惜撞墙自尽保卫清白。

再醒来后,虽不抗拒他的触碰,却也不能再深入。

很显然,江御沉的强势,引起了她那些特别不好的回忆……

像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孩子,慕溪将陆宸当做全部的依靠,心慌地靠在他怀里,陆宸不做犹豫,将她打横抱起,阔步离开了这家餐厅。

江御沉望着慕溪对陆宸的依赖,眼神被刺得生疼。

甚至喉间哽咽,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让他快要不能呼吸,有服务员经过,看到江御沉杵在洗手间内,战战兢兢地上前:“江先生,您还好么?”

江御沉没有理他,径直往外。

经理也跟了过来:“江先生,包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看……”

“滚——”

回应他的,只有江御沉极为不耐烦的一个字眼。

——

江御沉心烦意燥,什么东西都没吃。

慕溪的那些话,犹如魔音一遍遍在他耳畔回荡。

【你和苏薇薇风花雪月的时候,我在医院里苦苦求生,你和其他女人缠绵床榻的时候,我睁着眼辗转到天亮。】

【为了这段婚姻,我赔上一个肾、一只手,换来的代价是我被你抛弃,是大雨里被你赶出家门,是差点被人轮肩,是好几次的死里逃生!江御沉,我们回不去了,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回头。】

【江御沉,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开来看一看,究竟是不是黑色的?】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你,和你同归于尽。】
到了旗下酒吧,江御沉掉了好几大酒,一瓶瓶往嘴里灌,明明很想将慕溪那张脸从他脑海中驱散,可笑着的她,哭着的她,倔强的她,无助的她,所有的画面全都是她!

哗啦啦!

江御沉一脚踹翻了桌角,酒水四溅,弄脏了整个包间。

包间里其他江御沉的朋友见状纷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片刻后,才有人试探性地询问道:“御沉,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惹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慕溪。”江御沉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

在场的人也是知道他和慕溪的那段婚姻的,有个自作聪明的,忽然笑道:“就是那个逼你跟她结婚,婚后却不安分的女人啊?早说嘛,我帮找人去捅她两刀,给她点教训……”

砰!

江御沉手里一瓶酒,狠狠砸到了说话那人的脑袋上:“谁他妈敢动她一根头发,我要他的命!”

男人被砸的头破血流。

包间里的气氛又是一阵诡异。

以前明明恨得咬牙切齿,如今别人提上一句,他却这般发狂。

江御沉,这是着魔了么?

江御沉浑身酒气往外走,不知道他是怎么和她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好像是一步错,又好像是步步错。

直到现在,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对谁错。

酒吧迷醉的灯光,将他寂寥的影子拖得老长,途径门口时,正欲离开,忽然听到大厅内有人在说——

“我手上这颗钻戒据传是江御沉买给她老婆的独家定制,全世界只有一款,叫生生世世,我打算拿去卖了,你们说能卖多少钱?”

“你吹什么牛?江太太的东西,你能拿到?”

“当然,那一晚我还差点上了……”说到一半,男人话音一顿,戒备地看了眼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算了,我就卖个一百万,尽快脱手。”

……

男人和朋友侃完大山,带着醉意回家,走在漆黑的巷口,视线里出现两个穿着黑衣的冷酷保镖。

男人脸色微变,转身想逃。
 

一双铮亮的皮鞋落入他的眼帘,缓缓往上,赫然是江御沉那张冷峻的脸,此刻的江御沉,周身包裹着嗜血的杀气,像来自地狱的恶魔。

男人吓得双腿发软:“江……江先生……”

“我前妻的戒指,在你手里?”

“不……不是的,我开玩笑……”男人再无刚才的镇定,满脸惊恐不安。

“戒指对我而言很有意义,你交出戒指,我放你走,没有戒指,那就留下一双手脚。”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太好。

男人当场摔跌在地:“不要!戒指……戒指在我家里,我可以带你去拿,求你,江先生,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求你放过我……”

带着江御沉回了家,男人将戒指恭恭敬敬地拿出来,递给江御沉。

江御沉只看了一眼已经认出这就是当初在婚礼上,他塞进慕溪纤细手指里的那一颗。

但他怕认错了,指尖略颤地取下自己无名指的那一枚。

两者对比,同款同貌。

如死一般的静默后,男人双眸骤然赤红,拎着那男人的领口,像看着死人一般看着他:“谁指使你们强迫她的?”

如果只是偶然,他不会知道慕溪是他江御沉的太太!

背后……有人买通他们。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