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早安晚安励志自豪

我爸爸不可能那么软 超W开车的疼痛声音

霍慕沉脚步一顿。

他深眸掠过沉吟,好半晌才压住心疼转头走向她。

“把手放上来。”

宋辞把手放他掌心里,小小的,软软的,放在他掌心,根本不占地方。

霍慕沉有洁癖,她邋遢不堪,他本该甩开,但他没有。

霍慕沉低头,看她巴掌大的小脸布着星星点点的小红包,心头微微一悸。

“你要是每天都能像你犯错后一样听话,就好了。”

他扔出一句硬邦邦的话。

这时,宋辞鼓了股腮帮子,小声哼哧的小嗓传了上来。

同时,霍慕沉感觉到宋辞正试图把小手从他掌心里抽离。

霍慕沉眸光微闪,不动声色的扣紧手指:“说两句就闹脾气,还说不得了?”

“没有!我哪敢气你!就算是生气,我也是气那个人渣居然倒打一耙,下次见面我肯定揍得他满地找牙。”宋辞把拳头狠狠砸向浴缸里,溅了满脸,也溅到了霍慕沉的衣衫上。

“所以你是在向我表明真心?”霍慕沉摁住她的肩膀,顺着她水底若有若无的春光看过去:“你再作下去,就别怪我我现在就把你弄到床上,操哭!”

宋辞:“……”

她做了个鬼脸。

说怕谁!

人奶凶奶凶的,只不过像个纸老虎,一捅就破。

霍慕沉轻勾唇,把人从热水里捞出来,套上保守的睡衣。

咚咚咚!

家庭医生刚好敲门进来,检查了宋辞手臂上的擦伤和腿上几处淤青:“太太,伤口被雨水浇得有点感染,需要上药。”

宋辞乖巧得摊开手臂,伸到他面前,一副‘我没事’的模样看过去。

医生放下随身携带的药箱,蘸着酒精的药棉就这么猝不及防摁压在宋辞的伤口上。

她没忍住,倒抽了口凉气,面不惊色的脸陡然间惨白如纸,睡衣被捏得褶皱,身体朝后缩在霍慕沉怀里。

“轻点!”

霍慕沉单手拍着宋辞的后背,抬眸就冷声呵斥。

“是是是。”

家庭医生额头冒出几滴冷汗。

接下来动作几乎轻得如羽毛,生怕被霍慕沉的眼刀子凌迟了。

上好了药,医生又给宋辞开了一些预防感冒发烧的药,叮嘱道:“太太这几天最好不要再沾冷水,饮食上要清淡,脚踝上的扭伤比较严重,也需要一个月卧床静养,不能走得太久,偶尔也需要适当活动。”

“太太体质弱,又因为今天淋过雨,可能会在半夜感冒发烧,但现在最好不要用药,是药三分毒,可以喝碗姜汤驱寒,最好的话能熬过去。”医生淡淡开口。

宋辞神色恍惚,耳朵嗡嗡的,完全没听到医生在说什么,看得医生有点无语。

倒是霍慕沉听得认真仔细,一字不落印在脑袋里。

这反差,医生唇角抽搐了两下。

“管家,去拿纸笔让家庭医生把刚才说得注意事项记下来,另外安排客房让家庭医生住下来。”霍慕沉沉声吩咐。

他抱着宋辞,宋辞靠在他胸膛里,身子软乎乎的。

霍慕沉见她神色恹恹,接过林妈端上来的热姜汤,轻轻吹了下,送到她唇边:“喝了。”

刺鼻的姜辣味钻入她的鼻翼里,难闻到宋辞满脸拒绝。

她用力向后靠,也不管多少人在场,在被子里揪着霍慕沉的衣角,企图勾起霍慕沉的同情心。

“霍慕沉,姜汤又热又辣,我能不能不喝?”宋辞见霍慕沉半眯起眼神,缩了缩脖子,松开了揪住霍慕沉的衣角,用手指头比划着:“那我能不能只喝一点,就一点点?我身体很好的,你看我撞车都没什么事,淋雨肯定也不能发烧。”

管家和医生齐刷刷无语撑眸,讨价还价还可以这样?

“霍太太,你在和商人讲条件,那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报酬?”霍慕沉抚上她的嘴角,怕宋辞咬伤自己,“乖,不许咬。”

宋辞觉得自己又被套路了。

霍慕沉,你这样套路自己老婆好吗?

“那你想要什么报酬?”宋辞双手一摊,觉得她貌似什么都没有,除了今天上午拿回来的五百万,花了十几万给霍慕沉买了鞋子,剩下的什么也都没有了。

对了,她还有霍家给的聘礼和她母亲留给她的丰厚嫁妆,全都在宋家手里!

她一定要拿回来!

“你的心。”

霍慕沉心情好得很,忍不住逗逗宋辞。

“我的心?”宋辞脸颊红扑扑的,美得鼻涕泡都能喷出来,“可我的心,早就给你了啊。这辈子,上辈子都在你身上。”

宋辞在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只见到了霍慕沉,也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心!

人在最危险时,想到的人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霍慕沉是最重要的!

霍慕沉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端住汤碗的手抖了下,差点烫到了宋辞,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他眉头拧起,见她吸了吸红红的鼻子,冷脸道:“既然你的心已经给我了,那这事没商量,喝药。”

宋辞:“……”

“难道不爱我?”

这哪里是一回事?

宋辞被他凌厉的目光盯得无从遁走,乖乖接过碗,捏着鼻子,仰头咕噜咕噜倒进喉咙里。

“咳咳咳……”

宋辞咳嗽得脸都憋红了。

她差点以为要把自己的肺也咳了出来!

霍慕沉轻轻拍着她的背让她喉咙舒服些,心疼的看着她。

直到宋辞眼泪停下来咳嗽,她直接把头埋到他怀里,瓮声瓮气的道:“好苦啊。”

突然,下巴被冰凉的指尖抬起,唇瓣印上菲薄的凉唇,舌尖描摹着她的轮廓。

宋辞心砰砰跳动得极为的厉害,眼睛眨巴眨巴得泛着迷离,呼吸被纠缠得越来越紧。

直到一刻钟后,宋辞差点觉得自己会成为因为接吻而窒息的女人时,霍慕沉才松开了她。

她回头看向屋里,发现没了人,拍了拍自己的月匈口,幸好幸好,丢脸没丢到家!

“现在甜了么?”

“啊?”宋辞愣了下,突然懊恼回神,抡起拳头捶了下他的肩膀,和猫挠痒痒似的,“才不甜呢,是酸的,巨酸的那种。”

大醋缸!

前世就是个大醋缸,只要她一和陆怀可接触,就会被他拖到床上,教训一顿!

至于怎么教训,大概就是身体负距离吧!

“你甜就行。”霍慕沉拍了拍她的小脸蛋,直起身朝外走,“乖点,我去给你拿蜜枣。”

宋辞顿时亮起眼眸,捣蒜式的点头。

立马又反应回神。

尼玛,又被调戏了。

霍慕沉什么时候这么撩?
出了门,医生和管家还在门口,看到霍慕沉衣服上的褶皱,不约而同笑了笑。

照先生和太太恩爱的程度,霍园马上就要有小少爷了。

要知道霍慕沉天生洁癖狂,而且不喜家里佣人太多,所以霍园别墅内并没有太多佣人,大部分都是打扫后就会离开。

霍慕沉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他工作,只是娶了宋辞才将老宅里的林妈和管家带过来,照顾宋辞不好好吃饭的毛病。

医生把刚才写的注意事项交到霍慕沉手中,然后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小瓶药膏,用极低的嗓音道:“先生,这是事后可以涂抹,消减太太痛苦的药。”

医生已经把话说得很隐晦,但还是被霍慕沉甩了个眼刀子。

“刚才我为太太检查过身体,有一些没有说出来,太太宫寒比较严重,可能受孕的几率比较低,一旦怀孕后会比其他女人要受累许多。”医者仁心,他也不希望宋辞出事。

“能调理好吗?”霍慕沉抿唇问道。

“能。”

霍家的家庭医生是全华城内顶尖知名医生,也是霍家钦点专用医学世家安家,医术自然有保证。

只要他说能好,就一定能调理好。

“恩,先开药给我吃我,等她身体调理好再要孩子。”霍慕沉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捏了捏纸页,沉声吩咐:“这件事情不许任何人告诉她。”

“好的,先生。”

医生答应得很干脆,又感受到脖颈上凉飕飕的,两道警惕的目光就落了下来。

最后管家看他流了满头大汗,如救世主在医生求救的目光下把人带走。

霍慕沉丝毫不知情他的气场吓坏了不少人,反而还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只要宋辞不怕他就行。

他去楼下找林妈拿了蜜枣,又见管家拿着手机过来:“先生,是江先生来了电话,说是太太出车祸的案子有了进展。”

霍慕沉眼沉似海,接过手机走进书房,听到对面江景行戏谑的问候:“人没被折腾死吧。”

在警察局里,就看到老三怒气冲冲将人拎回去的,这会都折腾完了。

“你来就是问这个?”霍慕沉声音低冷。

“当然不是,刚才陆家来人要把陆怀可保释出去,我审问了会,半带着警告就让陆家提走了。不过,陆怀可那小子不知道自己的车被人动了手脚,看来就是个替罪羊,背后有人是冲着你老婆去的。”江景行说得不正经,但每个字都带了杀意。

霍慕沉呼吸冷沉,浑身被戾气笼罩。

“上次查出来是谁动了手脚?”

“暂时还没,不过一旦找到,你打算怎么做?”江景行还在警局翻看着当时的视频,冷静的分析道:“要不要等等,背后可能有人不止是冲着宋辞,而可能是你。”

霍慕沉作为华城青年创业领袖,占据重大资源人脉,抢走盘踞在华城内其他企业的生意,自然让他们无比眼红,他们暗地里巴不得霍慕沉能出事。

商场上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多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战场。

霍慕沉喉咙滚动了下,抬起腕表看着时间,狠厉开口,直截了当给了江景行结果:“不用等,敢有胆子动宋辞,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三,我的意思是不如用宋辞……”

“大哥。”霍慕沉打断江景行的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宋辞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会拿她当诱饵,我的事业里也不需要宋辞付出什么代价。”

江景行话被噎回喉咙,霍慕沉已经看穿他什么心思,只能转移话题道:“宋辞回去和你说了什么?”

他有点想知道宋辞有没有告他的状。

要知道老三就是重度妻控,宋辞因为他出事早就提刀来找他了!

不过老三也极能隐忍,现在不说,将来也可能暗搓搓使坏。

这点从霍慕沉可以隐忍许久将竞争对手逼到走投无路就可以看得出来,霍慕沉绝对不像声音里听出来那么风平浪静。

霍慕沉眉头一拧,指尖叩打着檀木桌,清明的眼神逐渐被寒霜笼络。

随着一分一秒过去,他脸色铁青,薄唇抿起,冷沉的开口:“大哥,你在试探宋辞?”

“……”顿了一秒,江景行才悻悻然道:“额……她和你说了。”

“她很乖,什么都没和我说。”霍慕沉垂眸,声音沉郁:“不过她去找你,却撞车,还爬了墙才让你带她到警察局,不是你不给她开门,还能因为什么?

不如大哥,你也给我想一个好借口?”

尼玛,被阴了!

江景行怎么忘记霍慕沉可是个狡猾阴险的商人,话里话外都像谈判似的,就这么被套出来了。

“好吧,被你看出来了。”江景行说得自然,半点没有愧疚的意思:“就是看不惯她之前那么对你,教训了下,看看能为你做到什么程度,只不过我也没想到宋辞居然能在大雨里站了那么久还爬墙进来找我,这不也促进你们夫妻感情了?”

“所以说,你故意不直接找我,等她去找你,也是你设计范围内?”霍慕沉斜倚在阳台栏杆,眸色与夜色相融,深不见底。

尼玛,又被阴了!

“你就不能不用智商碾压我?”江景行无语吐槽,火爆的道:“不就是和你老婆开了个玩笑,我也不是立马就知道陆怀可到警察局报案,也是警察局里的人告诉了我。”

“不过依你的手段,不用想,我就知道没什么大事。”江景行坦然承认他就是在试探宋辞,甚至整她为霍慕沉出气!

霍慕沉口气微冷:“宋辞是我妻子,年纪小不懂事,大哥我希望你们能和平共处。”

江景行有些怔住。

他也知道不能让霍慕沉夹在其中:“这件事情我做的确实有些冲动了,不如你做东,把我们兄弟几个都叫出来,就当给你单独开场新婚宴席,也算是我赔罪,你……”

霍慕沉和宋辞的婚礼是在一场笑话中度过的,没什么多余的流程。

甚至连宣誓都没有。

按照道理来说,霍氏霍慕沉是要带新婚妻子出席新闻发布会,这样也能打响在华城知名度,可惜迟迟都没有。

霍慕沉眉眼蹙起,又扫了眼办公桌上的蜜罐。

“大哥,宋辞没我睡不着,吃饭赔罪,以后再说。”

‘嘟嘟嘟’——

江景行还没说完,就被霍慕沉打断。

他呆滞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爆了句粗口。

“艹,有老婆就了不起了!”

有老婆,确实了不起。

对于霍慕沉来说,这辈子做得最光明磊落又腹黑阴诡的事就是把宋辞冠上他的姓氏!
霍慕沉唇角勾起,踩着悠闲的步调往主卧走。

推开卧室门,一道柔和的光芒泄出来。

男人透过门缝,看见被子里滚来滚去的女人,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宠溺的笑。

“你回来了?”

宋辞听到声音猛地转头,露出一抹尴尬。

她见霍慕沉手里拿着透明精致的小盒,装着蜜枣,绯红的唇角都亮起了笑意。

霍慕沉见她眼巴巴看自己,像个嗷嗷待哺的小雏鸟,难掩唇角的笑意。

宋辞伸出小手,还没展开笑颜,就见到霍慕沉抬手把盒子举得高高的。

“你想干嘛?”

“我挺想的。”

宋辞囧,脸‘唰’地红了起来。

“耍流氓!”她嘟囔了句。

“对自己太太耍流氓叫尽义务。”霍慕沉纠正着她,从盒子里掏出一颗蜜枣,堵住她的嘴巴,俯身朝她耳边靠近,嗓音低哑的咬住她的耳垂:“不过,现在你身体还不行,等你好了,看我还会不会让你有力气下床!”

宋辞心底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咽了咽口水。

“往后不要找别的男人,我说过做霍慕沉的太太,不需和任何人低头,懂?”霍慕沉掀开被子,把人拖到怀里,让宋辞枕在他胳膊上。

宋辞点点头,感受到后背贴到他炙热的胸膛上,担心得皱起眉头,往旁边挪了挪。

霍慕沉遒劲有力的长臂勾回女人纤细的腰肢,不满的道:“又怕我?”

为什么要用‘又’?

宋辞心肝颤了下,感受到腰间的臂弯几乎要勒断了。

她感觉不到疼,只是心疼道:“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给你,你离我远一点。”

“呵……”霍慕沉又气又笑,捂住了她眼眸,关上了床头灯:“睡觉!”

宋辞憋住笑意,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得更紧。

男人把手横亘在她腰间,摸到一把骨头,眉目冷沉,这么瘦?

明天要让林妈多做点肉给她补补。

宋辞折腾了一天,又喝了姜汤,浑身疲惫。

嗅着他熟悉的气息,宋辞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可这一夜,怎么也睡得也不安稳。

她呼吸泛着疼意,看到她又躺在手术台上。

两个人正挖走她最后一个肾,血蜿蜒了满地,她眼睁睁看到房间露了一道缝隙,霍慕沉就要进来了,可是宋嫣然却花言巧语把霍慕沉骗走了。

不!

她还没死!

霍慕沉,你回头看看我,我还没死……

“不,求求你别走……我没死……”

“宋辞,你已经死了!陆夫人你不是最爱陆少吗,她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和她儿子永远在一起,满足了你最后一个心愿!”

“不,我不要死!”
我爸爸不可能那么软 超W开车的疼痛声音

“霍慕沉,你救救我!”

一股强大的痛苦涌入宋辞的四肢百骸,她感觉到生命一点点被陆怀可拽走,身体因为不能呼吸而越发的沉重,被挖空的腰又空又疼的。

她看到陆怀可用着她的肾左拥右抱,他根本就是拿了她的两个肾!

滔天的恨意充斥着宋辞的脑海,她很想努力抬手冲过去掐死陆怀可,可却什么都做不了!

一股无助感困拢住宋辞,她只能看到霍慕沉撕裂黑暗,走到她身边,眼眸猩红的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想要拼命的止住她的血,却只能眼睁睁看她死去!

“宋辞,你不许死!”

“我还没带你回家!”

“只要你活过来,我立刻答应你离婚!”

“……宋辞”男人沙哑声就在她耳边不断徘徊,他紧紧搂住她冰冷的身体,英俊的脸深埋在她被折磨得,从心底深处翻滚出无边无际的戾气,咬牙切齿的道:“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不许你离开,就算你死,我也不允许你独自一个人丢下我!”

“你在黄泉路上等我,乖乖听话,不许喝孟婆汤,就站在原地等我,听见没?”

“等我处理完我们的后事,我就去陪你。”

“好不好?”

最后一句轻柔的问话,让宋辞觉得有一只大手撕裂她的胸膛,把她的心狠狠撕扯出来。

再扔到绞肉机里。

疼。

宋辞感受到肩头的湿意,是霍慕沉在哭!

他哭了!

一个一米九的男人穿着西装抱住她的尸体,就双腿跪在地上狼狈的放声大哭,哭得如同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跟在霍慕沉身后的几个男人都忍不住哀恸,红了眼眶。

黑暗的场景翻滚而来,似乎故意折磨着宋辞的神经,让她看看‘后悔’二字怎么写。

黑压压的天气死寂压抑。

偌大的霍园后院里有一处墓园,安静祥和。

宋辞看到墓碑上的照片是自己的,她死了!

难道她又死了一次?

霍慕沉站在墓碑前,他慢慢蹲下身来,习惯性用戴着戒指的左手抚摸着她的照片,嗓音低沉黯哑,透出浓稠的狠厉和疲惫:“小辞,欺负你的人都死了,他们都下了地狱。”

男人亲吻着墓碑上的照片,目光缱绻带着深深的爱恋:“不过你别怕他们在黄泉路上欺负你,我下去陪你一起走,生生世世你都只能冠上我霍慕沉的姓氏!”

男人从怀里拿出一把刀朝他的心口抵住,腕骨一用力,宋辞还来不及惊呼就见到他已经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我还有一句没和你说过,那就是我爱你……”

“不,你别死,求求你……”

这不是他们该有的结局!

画面忽然一转,宋辞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霍慕沉,猛地低头,发现是自己拿着刀,是她刺中了他的心脏!

她被宋嫣然怂恿,觉得霍慕沉不爱她,只是为了宋家的股份才娶了她,把她当宠物一样圈养。

结果她所谓最相信的家人,把她和霍慕沉逼上了绝路!

她不要再上宋嫣然的当!

宋辞再次感觉到无边为的绝望笼罩着她,她想要抱住霍慕沉的身体却被宋嫣然和江景行扯着踹出来门外。

这种被压在胸口的窒息让宋辞处于冰火两重天。

隐约间,她好像感觉到有人在扯着她,走向光明……

相关专题: